第十一章(再遇)(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信则有,不信则无。”少顷,莫铮庭才开口,声音是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将垫在南浠颈后的长臂轻轻抽出来,直起身,去找矿泉水。

    月色映出一道狭长的影子,男人屈膝蹲地,一只手拿着矿泉水,浸湿毛巾,往日清朗的下颚线在月光下闪着柔和的光影。

    少女在他抬眼就能看到的地方,正怔怔望着车内出神。

    冰凉的毛巾敷上脚踝的刹那,南浠猛地一缩。

    莫铮庭没放手,按住南浠,一只手轻缓地托起她的脚踝,拿过靠枕垫在她腿下,固定好后,这才松开,轻声叮嘱:“别乱动。”

    南浠:“......”

    只是扭到了一点点,她回家喷点喷剂就好了,不需要这么认真处理的吧?

    四年的拍戏生涯早已把当年娇滴滴的小仙女变成流血流汗不流泪的女王,私下里的南浠进可上桌换灯泡退可徒手捉蟑螂,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连她自己都不记得有多久都不会再因为一点点擦伤就大张旗鼓找医生。

    但此刻因着莫铮庭的存在,南浠好像有一瞬间被人放在心上的错觉,声音也随之软了几分:“我这样还能开车吗?”

    莫铮庭已经启动车子,虽未说话,但微微蹙起的眉峰明显写着“不能”俩字。

    南浠只好闭上嘴,视线落到莫铮庭单手扶着方向盘的修长手指,微愣。

    这个瞬间,她脑海里没来由蹦出了一句话,“男人单手倒车时最帅”。

    她曾经对这句话嗤之以鼻:帅?哪里帅了?就正常倒个车,能觉得帅的十有八九都是对方刻意装出来的,不觉得很油腻吗?

    但此刻,当做这件事的人变成莫铮庭,南浠不得不承认,真的很养眼——他微微绷紧的肌肉线条,利落的下颚线,清俊的侧脸,以及若隐若现的喉结。

    无一不是极致的风景。

    而且她一点儿都没看出刻意。

    少女心思有一瞬不受控的荡漾,却也只是一瞬。

    南浠回过神,望向窗外,没什么生气的墨眸透过黑沉沉的夜空看向远处,声音很轻:“莫铮庭,你忘了我的车。”

    莫铮庭腾出手找南浠的车钥匙,没多想:“他们会安排代驾。”

    话音刚落,耳边传来一句,“可我不想让他们碰我的车。”

    嗓音很闷。

    他即将触到钥匙的手倏地顿了下,在后视镜看到少女决绝割离的侧脸,几秒后,“嗯”了一声,停车开门。

    走到另一侧,打开车门,把怔怔看他的少女小心翼翼抱起,径直返回原路。

    南浠的车已经近在眼前,她默不作声地看着莫铮庭把自己放在后座,先是检查了她的伤,重新换过一条新的冰毛巾,敷好,又给她垫好靠垫,这才坐上驾驶位。

    夜色映出一道平缓驶出黎家大门的车影,朝着省医院的方向疾驰,车速虽快,但平稳安静,教人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颠簸。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却用最恰当的方式维护了她脆弱的自尊。

    南浠没来由地鼻尖一酸。

    她深呼吸,靠在车窗上,认认真真地看了眼莫铮庭——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男人半张侧脸,被飞驰倒退的路灯蒙着一层明灭的光,有些模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