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受伤)(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嗓音温和,似乎有些耳熟。

    但南浠还是本能往后退了一步。

    她不认识他——即使以她极为挑剔的眼光来看,也不得不承认这张脸是她见过的男性颜值巅峰,但她的戒备心不允许她冒然接受一个男人好意,尤其是在,这种场合。

    直到她抬眸,跌入一双静如潭水的眼。

    是莫铮庭。

    他果然有一张极其好看的脸,比她起初预想的还要出众——不仅仅是搭配在一起的好看,是无论哪一部分单拎出来,都无可挑剔的俊朗,像雕琢过的玉石,又极具有自己鲜明风格。

    在他之前,南浠从未见过有的人,可以只需要一眼,就给她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他垂眸看着她时,温润如暖玉,但当他别开目光,独自一人静默不语,又禁欲如高岭之花。

    南浠很轻地笑了下,眼波流转,攥着莫铮庭的衣角,指尖随意系好斗篷,长发随之飞扬:“莫医生,我们走。”

    “噗......”听到南浠唤他的称呼,起初被男人气场噤声的搭讪者,忍不住嘲笑出声。

    南浠懒得搭理,指尖依然紧紧攥着莫铮庭的衣角,继续往前。

    没走几步,拦路狗再度上线,只不过这次被拦的不是南浠,而是莫铮庭。

    “哥们,做笔生意。”还惦记着猎物的油头贼心不死,抽出一张银行卡,在莫铮庭眼前晃晃,然后塞入他口袋,拍拍他,踮起脚凑到他耳边,“这里面有五十万,你走,她归我。”

    莫铮庭平静垂眸,看着对面写满志在必得的油腻男人,下颔线微微绷紧。

    南浠指尖不由松开,红唇讥讽:五十万?这人他妈的还真敢说啊!她商业价值排名小花旦第一,微博接个广告都至少七位数,买个包都不止五十万,这人既然把五十万说出了上亿的架势,那不如她花五十万买一堆鸡,关进鸡笼陪他玩。

    油头见莫铮庭不说话,还以为有戏,颇为得意地冲莫铮庭挑挑眉:“哥们,识时务者为俊杰,两条腿的母猪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多的是,你说对吧?”

    南浠脸色冰冷,刚压下的火已经蹭蹭往上冒,活动着手腕正想送油头命根子上天,却被莫铮庭止住了。

    男人温厚的手掌轻轻拽住她,指腹有薄茧,轻擦过她腕骨,一碰即放。

    莫铮庭眼眸平静如初,只是薄唇似乎很轻地抿起了一瞬,被立领微挡,看不真切。

    他收回手,从口袋里拿出那张银行卡,连同一张名片,递给对方,嗓音微冷:“我不做生意,但如果你哪天受伤,可以来找我。”

    油头看清名片上的骨科医生头衔和一堆类似「断肢重接」的业务范畴,勃然大怒:“我艹,哥们,别给脸不要——”

    话音未落,他突然看到对方淡淡侧眸,目光落在他身上。

    只一眼,男人温润眉目无声拧起,凌厉如剑锋,与方才的温和判若两人。

    油头被这一眼盯得没来由失了底气,白纸黑字的名片还停留在他掌心,他本想直接撕了当众打男人脸,却在看清上面内容时,本能踟蹰了一瞬。

    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

    但很快,急转直下的形势已容不得他思考。

    一阵急促的脚步由远及近,似乎隐隐克制着愠色。

    油头回身,见是黎朗,立刻像找到鸡妈妈的小鸡,围了上去:“黎公子,你也忒不厚道了吧,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真他妈的扫兴。”

    黎朗目光一直紧紧放在南浠身上,见她还好端端地站着,这才松口气,转向油头,用力攥着拳,深呼吸,这才忍住想揍上去的冲动:“王先生,你说的对,我的确不应该把阿猫阿狗放进来。”

    “那是,快找保安把他们赶走,哦,男人赶走就行,女的可以留下——”油头没说完,被两个身高马大的保安一人架着一边,双脚腾空,老鹰叼小鸡似的叼走了,“黎朗,你什么意思!我艹你他妈的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和我翻脸......”

    渐渐微弱的骂声弥散在几人耳边,黎朗回过身,在看到南浠和莫铮庭站在一起时,眼底微有惊愕,不过只是一瞬。

    “莫先生,借一步说话。”黎朗深深看眼南浠,收回视线,冲莫铮庭微微颔首。

    莫铮庭平静点头,跟他走到一侧。

    南浠站在原地纠结了一会儿。

    按照她的性格,她是一秒钟都不想在黎家多呆,但是不和莫铮庭打声招呼就走,是不是有些不太厚道?毕竟人家刚刚也算救了她。

    南浠没能纠结多长时间。

    “浠浠。”突然响起的徐月华嗓音远远传来,似乎非常欣喜她还没走,快步上前,“玩得还开心吗?”

    玩?

    南浠嘴角慢慢浮上了一丝冷笑。

    直到此刻,她才突然明白今天徐月华为什么拼命挽留她——她根本不是想和自己一起吃顿饭,而是想给她找一个金龟婿。

    徐月华并未察觉南浠脸色不对,还在絮絮叨叨说:“你自己一个人不是拍戏就是宅家,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楼上还有空房,浠浠,要不你搬过来住吧?妈妈也能时常见到你——”

    南浠冷声打断:“搬过来,然后呢?像你一样,用美貌作为跳板,给自己找一个长期饭票?”

    “浠浠!你在说什么啊!”徐月华一脸惊愕。

    “说什么你心里清楚。”南浠冷笑,“你不是想让我搬过来,你是想让我退出演艺圈,换份工作然后嫁人。”

    徐月华被拆穿,一张脸尴尬涨红,索性说实话:“那拍戏有什么好,被一群不认识的人追着喊着在网上骂,连带着祖宗八辈都被翻出来,浠浠,妈妈都是为你好,女孩子名声被败坏了,以后还怎么嫁人?”

    耀眼的白炽光灼灼映下,照出南浠此刻比之前更为冰冷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