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黎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如果不是许一鸣大张旗鼓地跑来医院,只专注工作的莫铮庭,不会把无数病人中、一个只是行为略显古怪的病人往明星方面联想——他不上微博,也很少看电影,对娱乐圈的印象还停留在老一辈艺术家。

    所以,此刻被许一鸣用那种看山顶洞人的眼神盯着,莫铮庭才恍觉,上午那个惊鸿一瞥的少女,似乎很红。

    “卧槽哥你村通网吗?!”许一鸣立刻重新坐回莫铮庭身边,想起他之前是在国外上学,半信半疑,“哥,你和我说句实话,你留学的地方是不是非洲?只能2G上网?”

    莫铮庭平静地看他一眼,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许一鸣嘿嘿笑起来。

    他这人虽然自来熟,但也分得清哪些人能开玩笑哪些人不能,比如,现在坐他旁边,从入职开始就引起全院轰动的顶尖男神——莫铮庭,就属于能适度开玩笑的那种。

    长得好,气质好,温润清俊,对待工作一丝不苟,私下里却没什么架子。

    听说他昨晚上还救了个被遗弃的老人,知道对方家属是不想花钱给老人看病,故意把人丢在医院,想让其自生自灭,直接报警,并替老人联系了律师,救人追责两不耽误。

    许一鸣扪心自问,觉得自己既做不到垫付医药费救人,也做不到插手病人家事——都说医生救死扶伤,可当精力有限,能顾好医院里的那些病人已经不错,哪儿还有那么多精力操心没钱进医院的。

    因着这些突然冒出来的感慨,许一鸣此刻再看莫铮庭,就带了点男人间由衷敬佩的欣赏,一双眼也从刚才自嗨的迷弟表情,不知不觉转向了莫铮庭本人。

    “庭哥,你长这么帅,追你的小姑娘又那么多,肯定谈过不少恋爱吧?”许一鸣一时八卦心起,全然忘记自己起初留下来是想和莫铮庭安利自己女神。

    莫铮庭没说话,静如潭水的眼睛只轻轻扫了他一眼,有警告,也有否认。

    “卧槽!庭哥你该不会,还没谈过——”许一鸣猛地刹住嘴,想起院里那么多追莫铮庭的都铩羽而归,猜测得到验证,用那种几乎看稀有大熊猫的眼神看着莫铮庭,“卧槽槽槽!我知道咱们学医的苦,没时间谈恋爱,单身久了更是看个尸体都觉得眉清目秀,但你这样的竟然一直单身,妈呀,简直浪费资源!”

    莫铮庭依然平静翻着手里的骨科手术学,并未搭腔。

    “哥,快和我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我可提醒你,对着骨头都能觉得好看是一种畸形审美观,咱们学医的很容易患这种毛病。”许一鸣瞥见莫铮庭正在翻阅的血淋淋的图,赶紧儿掏出手机,对着相册里的女神洗眼睛,“啊,还是我女神美,真希望有一天能见到她,对她亲口说我喜欢她。”

    那些絮叨的碎碎念传入莫铮庭耳中时,仿佛被自动隔开,他垂眸不语,指尖翻开下一页。

    “安静的?有才华的?事儿少不黏人的?”许一鸣偏头看着自带禁欲气息的莫铮庭,笃定道,“那你肯定不会喜欢我女神,她学历低还脾气不好,除了美貌和演技好像没啥大优点,嘿嘿,不过我喜欢。”

    莫铮庭指尖很轻地顿了一瞬,定格在书上,过了几秒,缓缓翻页。

    “给你看照片,保证你也会爱上。”许一鸣终于记起要给人安利他女神,兴奋点开相册,把满屏的美照凑到莫铮庭跟前,“是不是美的像天上仙女?!生图随手一拍都像大片,你看和她合照的那些硅胶脸,一对比,都像是天上人间出来的,啧啧。”

    莫铮庭一直盯着书页的眼,移开了。

    入目处皆是南浠的照片——这张脸,的确如适才她摘下墨镜后的惊鸿抬眸,美的摄人心魄。

    窗外涌进一股带着花香的风,莫铮庭隔着屏幕,看向镜头下双眸冷淡含情的南浠。

    她身上有一种极度吸睛的气质,张扬,肆意,风情却不外露,若有若无地隐在骨子。

    莫铮庭收回视线,没说话。

    “我靠,哥,你这反应也太冷淡了吧?!这么个大美女站你面前,你居然连一句夸奖都没有!”许一鸣嚷嚷,此刻抓耳挠腮的郁闷完美展现了和人安利失败的样子,突然记起上午莫铮庭刚见过南浠,眼睛大睁,“难道我女神真人不好看?!不应该啊,网上爆料都说她本人不上镜,真人比照片还美,要真这样,你对着照片没反应我还能理解。”

    莫铮庭收起书,瞥眼挂钟,提醒他:“该上班了。”

    许一鸣本来还想在女神呆过的房间多流连一会儿,见莫铮庭下逐客令,只好恋恋不舍起身,离开之前,又不死心地追问:“庭哥,我女神到底好看不?我粉她了这么多年,连一次偶遇都没有,你才刚来上班都给她看病,艹,我心好痛!”

    酸不溜丢的声音配上酸不溜丢的表情,直勾勾地盯着莫铮庭,他淡淡移开,如实回答:“我也没看到。”

    许一鸣重重松口气,心里好受多了,拍拍莫铮庭:“没事儿,我女神是天上的小仙女,这地上的凡夫俗子都配不上她,你能隔着口罩看她一眼已经幸运指数超过了99%的粉丝。”

    莫铮庭不置可否,关上门。

    “嗡——”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亮起。

    莫铮庭点开,看到是他妈发来的微信:【小庭,晚上有一个商业伙伴的生日宴会,我和你爸没时间,小谢已经把贺礼准备好了,到时候你和他一起送去就行。】

    莫铮庭看眼排班,回了一个言简意赅的“好”。

    *

    南浠洗完澡出来,只穿了一件真丝睡裙,细细的吊带搭在锁骨,该瘦的瘦,该翘的翘,尤其俯身拿喷雾剂时,身前雪白诱人。

    朱佳佳一脸羡慕:“小浠姐,你是怎么做到那么瘦还有胸的?我怎么每次减肥都先缩胸,啊啊啊我都快缩到B了!”

    南浠调皮地眨眨眼,媚眼如丝:“天生的,没办法。”

    朱佳佳气鼓鼓撅嘴,端起碗喝了一大口猪蹄汤,含混不清说:“那吃不胖也是真的吗?”

    “假的。”南浠给胳膊上的淤青喷完药,披上一件厚披肩,坐到餐桌,先是吃了半根黄瓜填胃,拿吸油纸吸去汤汁上面的一层油,这才插上一根吸管,小口啜饮,“我小时候也以为自己吃不胖,后来发现那是年轻,代谢快,年纪大了就会吃多少长多少肉。”

    “你才二十二,哪里大啦!”朱佳佳知道南浠其实已经很瘦了,但为了上镜好看,还是一直在控制饮食,对比圈子里那些靠切除部分胃或者吃药减肥的女明星们,南浠这种生生靠自律和运动维持体型的,是真让她佩服。

    再看看南浠吃饭专用的小碗,和自己手里脸那么大的“银盆”,朱佳佳总算知道了为啥自己减不下肥,她哭唧唧放下勺,也学南浠,找了根吸管插碗里。

    但坚持不到半分钟,朱佳佳就彻底缴械投降。

    “哎,我果然不适合减肥。”南浠之前说这样喝汤既有营养又不会喝到油,话是没错,但没有油的汤真的不好喝啊!

    再一次宣告减肥失败的朱佳佳捧起碗,满足地喝了一大口,由衷感叹:“如果连吃都吃不尽兴,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尤其她辛辛苦苦减了这么久,人一斤没瘦,还把胸缩到了飞机场,是不是有些得不偿失?

    曾经也是个吃货的南浠听到这话,瞥她一眼,夹起一块最小的猪蹄,语气懒洋洋的,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