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吃糖)(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清冷嗓音落在莫铮庭耳边,带着疏离,内容却似乎和其他女孩儿们惯用的借口没什么区别,莫铮庭平静地看了南浠一眼,并未搭理,检查的动作没停。

    一旁的朱佳佳快吓傻了:小浠姐这是在撩汉吗?!这这这,难道她下一句就要说你长得很像我未来的男朋友?!

    呃,一向眼高于顶的小浠姐怎么可能对一个刚见面的男人说这话,虽然眼睛是真好看,但万一,万一去掉口罩是个龅牙哥呢!

    不等朱佳佳恍惚回神,就听到南浠又没头没脑说了句:“那个老人怎么样了?”

    莫铮庭眼眸终于有了片刻波动。

    他指腹很轻地挪开了一瞬,看着这个从进门开始就没说过一句话,此刻却莫名关心一个看上去与她毫无关系的陌生人的少女,眉梢微挑,打量着她——少女姿态一如既往的骄傲,暗藏戒备,疏离又淡漠,引人遐想的巴掌脸被口罩和墨镜挡的严实,打扮低调,却是普通人不可能接触的大牌。

    再想起昨晚被不孝子孙以没钱为由故意遗弃的老人,莫铮庭此刻再看南浠,似乎透过她冰冷的墨镜,读懂了她藏在眼底深处的柔软。

    莫铮庭平静收回目光:“已经安排住院,没什么大问题。”

    语毕,俩人再无他话。

    朱佳佳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感觉南浠在莫铮庭这句话后,好像很轻地笑了下,又好像什么都没做,她揉揉眼,觉得自己可能真该配一副近视镜了。

    莫铮庭指腹按压在南浠脚上,仔细摸骨:“有没有哪里疼得厉害?”

    南浠下意识摇头,长发随着她倾身弯腰的动作,有几缕蹭过莫铮庭的脸。

    很痒。

    这是莫铮庭的第一感觉。

    他身子后靠,避开南浠,但少女的头发像是长了脚,一阵轻风从敞开的后门吹过,又随之飞舞,落在他的眼前。

    这次不止是痒,还带着沁脾的香味,时不时蹭到他,犹如一只毛绒动物温顺地团在怀。

    莫铮庭很轻地看了南浠一眼,礼貌提醒。

    南浠看懂了。

    她几乎是有些惊讶地发现,这个男人,从第一眼见到她,自始至终都是一个表情。

    那些所谓爱上她美貌的,喜欢她性格的,换做其中任何一个男人,面对她此刻无意识的触碰,大概会立即就竿上爬,把无意变真意。

    但莫铮庭不会。

    他只是极其绅士地选择了一种最为温和的方式,提醒她注意分寸。

    南浠清楚地看到他看向自己的眼睛没有丝毫情绪,静如潭水,恍若所有美的,丑的,老的,少的,在他眼里都是剖开虚妄表象,只见内里骨架的病人。

    像超脱的冷静旁观的佛。

    无欲无求,理性至极。

    “抱歉。”南浠将长发撩至耳后,此刻没了遮挡,她之前若隐若现的美人骨得以展露出来,深凹,弧度精致,似乎能分别放下一枚鸡蛋。

    教人恍觉,原来少女被隐藏的风景,也如那双玉足,勾人心魄。

    不过风景好不好,都没有落进莫铮庭眼里,他收回手,很淡地看了南浠一瞬,起身,丢掉一次性手套,洗干净手坐回桌前,开始写电子病历。

    “莫医生,这就结束了?不再拍个片子?”见莫铮庭一句“没事”就打发了她们,朱佳佳对他的外貌滤镜立刻碎了稀巴烂,急吼吼说,“这光摸能摸出来个啥子嘛,内伤,内伤是摸不出来的,小浠姐,咱还是拍个片子吧?”

    被质疑医术的莫铮庭脸色平静,抬眸,直视南浠:“拍X光最快也得明天上午,我想,不到明天,你的脚已经好了。”

    若这句话从旁人口中说出,在南浠听来就和“你再晚点来医院,伤口就愈合了”差不多,嘲讽意味甚浓。

    但他却说的极其自然——南浠知道,他看出来自己在装病,又出于某种礼貌,并未拆穿。

    南浠抬手,止住还在喋喋不休的朱佳佳:“不用,我相信莫医生的技术。”

    朱佳佳张张嘴,还想再说句什么,手机嗡嗡震动。

    屏幕上方弹出数条微博详情。

    朱佳佳点开看清的瞬间,脑袋顿时炸了。

    #南浠片场又耍大牌?竟这样欺负新人#、#炒作还是事实,新人黎霏第一场戏竟遭同剧组女星借机扇耳光,脸肿成猪头#......

    “卧槽黎霏能不能要点脸!”朱佳佳气得恨不得钻照片里撕烂黎霏的嘴,“一根指头印都没留下,竟然昧着良心造谣!她要这么想当猪头,我现在就照着她的脸定制一猪头沙袋,天天拿拳击手套揍她!”

    南浠点开微博。

    未读消息999+。

    【这题没难度,谁不知道南浠拍场戏就要带好几十个助理保镖,非五星级酒店不住,欺负新人只是洒洒水啦[社会.JPG]。】

    【刚从小姐姐的微博过来,脸肿得不轻呢,黑心南浠,还不快滚!】

    【现在的营销号真是愈发有港媒特色,标题劲爆,里面啥都没写,我寻思着就一张脸都没露全的自拍照就能看出来肿成猪头,你们真牛逼啊!】

    黑粉,水军,南浠粉丝,在南浠最近一条微博下展开混战,因为不清楚事情真相,控评的西米露们一直在非常得体地转移话题,但还是没能挡住对方又是买热搜又是买水军,热度愈演愈烈。

    南浠点进罪魁祸首微博,盯着上面的配图,目光微冷。

    @霏霏公主:收工~今天拍戏受了点小伤,差点儿成包子脸,不过没关系啦,敷完冰块又是美美的小公主[自拍]。

    照片里的小姑娘,四十五度仰望镜头,十级美颜,下巴尖的能戳死人,一只手捂着左边脸颊,冰块夹在中间,隐隐露出暗红色的指头印。

    南浠冷笑。

    化妆师差评,阴影打太重,指头印画太粗,她手指没长那么难看。

    “小浠姐,要不要我发条微博,解释一下?”朱佳佳是个藏不住心事的暴脾气,说着就退出腥风血雨的评论区,准备发博,气得差点儿忘了切大号。

    却被南浠止住了。

    她径直转身,走到莫铮庭桌前坐下,踢掉鞋,从包里取出化妆工具,卷起裤脚,开始给脚踝上色,“小朱,帮我买瓶云南白药气雾剂。”

    朱佳佳先是一愣,突然反应过来南浠这是要以牙还牙,脆生生道:“好嘞。”

    一阵风过,诊室门被拉开又合拢,淡色的光勾出两道狭长的影子,隔着一张桌,轻轻触碰。

    “你应该用红花油。”莫铮庭准备摘口罩的手停了下来,看着开始伪装伤势的少女,嗓音低沉。

    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