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犯错)(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卡!过!”

    骤然响起的喧嚣打断了黎霏沉思,片场即刻活跃起来,夹杂着细碎的赞叹,“妈呀演技真好!我都被带进去了,要是大家都跟南浠似的演技这么好,得省多少事儿。”

    “想啥呢,影后又不是菜市场的大白菜,一抓一大把,咱剧组能请来一个就不错了。”

    嘈杂声隐约传入黎霏耳中,她撇撇嘴,乜斜着眼去看南浠,不想恰好对上她漫不经心的眼睛。

    那双眼已经恢复往日的高高在上,全然没有戏中时的凄苦无助,此刻无意中撞上黎霏,冷淡地勾了勾红唇,像嘲讽,又像没把人看进眼里。

    黎霏一张嘴瞬间撇得比刚才更厉害了,直到和南浠的对手戏正式开拍,这才恢复正常。

    这是俩人进组拍摄以来的第一场对手戏,也是整部电影的戏眼之一,黎霏卯足了劲儿准备好好发挥一把,结果,啧,理想有多天高任鸟飞,现实就有多少冷冷的冰雨打她脸。

    “卡!黎霏注意眼神,再来!”

    “卡!动作,黎霏动作没跟上!”

    “卡!再来!”

    随着刘凯川一遍遍地喊卡,黎霏起初还妄自尊大的自信心,瞬间像被针戳破的气球,倏然瘪了下去,到后面甚至直接忘了词。

    对比此时只是配合黎霏发挥,连一个镜头都没有却一直在戏里的南浠,刘凯川也开始没了耐心。

    他恨铁不成钢地瞅着这个被南浠气场碾压得渣渣都不剩的关系户,先是在心里抽了当初给资本下跪的自己好几巴掌,这才抽口烟压压火,招呼俩人过来看回放。

    “这场戏是你们俩人矛盾激化的分水岭,一个是从隐忍到失控,一个是从爆发到脆弱,所以前面几个镜头会多体现在小黎的爆发上面,南浠你可以再稍微收回点情绪,不用一次性给小黎这么多,把她带入戏就行了。”碍于俩人都不敢得罪,刘凯川只好尽量把黎霏接不住南浠的戏说得委婉。

    但回应他们的却是一句极其轻描淡写的实话:“我已经克制很多了。”

    “咔、嚓!”气急败坏的黎霏眼睁睁看着自己本就碎成一地的自信心,在南浠这句话里彻底被碾成粉末,寒风一吹,散了个灰飞烟灭。

    刘凯川假装没看到俩人之间的汹涌暗潮,清清嗓子,生硬地结束话题:“那行,南浠你歇一会儿,我再给小黎分析下人物。”

    十分钟后,从刘凯川那重新找回一丢丢自信的黎霏回到镜头下,终于进入了状态。

    “《云烟》十场二镜六次,action!”

    黎霏怨毒地盯着南浠,一字一句说:“......总有一天,这些现在属于你的一切都会被我拿走,它们本来就是我的,我的!”

    “啪!”面对女人不知廉耻的挑衅,愤怒至极的南浠再也忍不下去,高高扬起的手朝着黎霏脸上狠狠落下,不过在即将扇到的瞬间,巧妙地擦着她的下颚滑过,收了力度。

    按照剧本,此时应该是黎霏被对面突然爆发的南浠扇懵了一瞬,反应过来后,立刻尖叫着发起反击,却在和南浠推搡的过程中不慎将不会游泳的南浠推入深水,吓傻了的黎霏呆滞地看着她在水中拼命挣扎,直到人渐渐没了动静,这才惊慌逃离现场。

    表面上看,黎霏也是这样演的。

    实际上,呵呵。

    在不会传递触觉的镜头下,南浠无比清晰地感觉到黎霏抓着自己胳膊的双手,指尖用力地几近扭曲,随即伴着眼底一闪而过的得逞,用力将她推入水——她不是演出来的失手,她是假戏真做。

    “扑通——”实景拍摄的水面即刻激起了千层浪花,池水冰冷,刺骨的寒凉朝着南浠肆意侵蚀,钻入撕扯的小腹,南浠疼得本能弓起背,眼前一阵晕眩。

    嘶,这已经不是把肠子扯出来打蝴蝶结,这是海底捞在扯面基础上新推出的“扯肠”表演。

    疼死个人。

    南浠不得不用力咬下舌尖,大口呼吸,勉力集中精神回到刚才差点儿跑偏的戏中情绪,力求一条过。

    “卡!过!”

    漫长的煎熬过后,南浠终于虚脱地浮出水面,谢绝旁人的搀扶,硬撑着上岸,水珠沿着她踩过的地面留下一道潮湿长痕,乌发愈黑,冰肌愈白,脆弱如摇摇欲坠的瓷瓶。

    朱佳佳赶紧儿抱着毛毯裹住南浠,扶她去休息。

    有娇柔声倏然响起。

    “导演,我刚才没发挥好,再拍一条吧?”黎霏勾着长发,闲闲地睨着不远处脚步微踉的南浠,一脸的敬业精神装的跟真的似的。

    朱佳佳快气炸了,有充足理由怀疑黎霏就是故意的,想口吐芬芳但又不敢冲撞她,急得只能拿眼睛巴巴地瞅着导演。

    “我觉得南浠这部分没什么问题,不过你要是想精益求精,那就再拍——”刘凯川盯着回放看了会儿,话音未落,听到一声低低的嘶痛。

    南浠揉着脚腕,脸色苍白:“导演,我脚扭了。”

    “脚扭了?”刘凯川诧异。

    南浠“嗯了一声,不冷不热地瞥黎霏一眼:“刚才被人拌了下。”

    黎霏脸涨了涨。

    她没想到南浠会这么堂而皇之地说出来,但转念一想,她不一直都是这性格,吃不得亏。

    想到这儿,她下巴一扬,尖声说:“我那是入戏了,没注意,你不也扇我了一巴掌,咱俩扯平了。”

    说着捂住脸,边喊疼边催促助理给她拿冰块。

    南浠乌黑的眸子沉沉盯着黎霏,讥诮,冷漠。

    气氛降至冰点。

    刘凯川一个头有两个大——他可是看得清楚,南浠那一巴掌是借位,扇黎霏脸上连指头印都没留下,这小金主怎么这么能作妖。

    “行了,别耽误时间,既然扭到脚了就赶紧儿去医院,南浠下午的戏份推后。”刘凯川不欲多管闲事,摆摆手,准了南浠半天假。

    “小浠姐,伤到哪儿了?疼得难受不?”上车以后,朱佳佳连忙吩咐司机开车,摸出手机登录省医院app挂号。

    南浠已经重新换了身干净衣服,柔软的白色毛衣削弱了她身上的疏离感,她猫成一团,一米七还高的人因为骨架纤细,蜷在那和初长成的少女差不多,她摇摇头,掌心揉着小腹:“我没事,送我回家。”

    “那怎么能行?!”朱佳佳比南浠自己还宝贵她的身体,说话的功夫已经一个个筛骨科医生介绍和号源,拧开保温杯递给南浠,“万一伤到骨头了,可得卧床休息一百天呢。”

    南浠喝口甜腻腻的红糖水,正要笑小朱想法太过天真,手机屏幕一闪。

    【徐月华】:浠浠,最近拍戏忙吗?今天是你黎叔叔生日,你要是有空,能不能回家一趟?

    【徐月华】:我听小霏说你俩现在在一个剧组,挺好的,彼此还能有个照应。

    照应?徐月华是低估了黎霏作天作地的性格,还是高估了她对这个毫无血缘的继妹的容忍,不当众甩黎霏脸色已经是她的底线。

    南浠眼底闪过一丝嘲弄,直接打下一个“忙”,正要发,倏然想起黎霏,又删掉,重新输入【嗯,知道了】——让徐月华从黎霏那知道她今天没有拍戏,只怕又会觉得她是故意给黎家人难堪。

    调成静音的屏幕渐渐变暗,不等对方回信,就被主人丢进置物架,南浠拉过毯子,蒙上脸。

    “......刚入职,靠不靠谱啊,简历倒看着怪高大上,又是国外名校又是博士毕业的,emmm搞不好又是个秃头大叔。”省医挂号向来难,这会儿看病,只剩下最后一个可预约的医生,明显是因为资历最浅没人挑被剩下的——没有照片,级别显示只是一个主治医师,但寥寥数笔过往介绍又分明极其优秀,教人半信半疑。

    朱佳佳脑海里先入为主地浮现出了一个谢顶眼镜的刻板印象,挂完号,正要和南浠说一声,却见她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

    毛毯顺着纤细的长腿微微下滑,她头歪到一侧,尖尖小小的白皙下巴没入领口,眉头紧蹙,似乎睡得并不踏实。

    在朱佳佳给她盖好毛毯的瞬间,南浠眼皮很轻地动了动,像是要醒来,但很快,又重新紧紧阖上,浓密的长睫在玉做的肌肤,落下一层阴影。

    黑,伸手不见五指。

    南浠独自一人站在空旷的荒原,茫然四顾。

    “浠浠。”有人喊她。

    熟悉而遥远的嗓音模糊落入南浠耳中,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