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人间绝色)(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出现在她视野,只有一个背影。

    模糊,挺拔,即使隔着浓郁的雨雾,也能看到极佳的身材比例和清贵气质,像黑夜的月光,不灼热,却耀眼。

    比星河还夺目。

    南浠一直目送着老人被送进医院才收回目光,她觉得自己大概是饿昏了,居然对着一个背影看出了“人间绝色”四个字——天天在圈子里见过的帅哥还不够多吗?怎么突然闯入的一个背影就让她轻易走了神。

    可这个,好像又和那些把帅字写脸上的男明星们不一样。

    南浠自嘲地扯扯嘴角,转身离开,身后隐约传来女孩的声音,难掩兴奋,“......真的好帅!以前从来没见过,不知道是不是新来的医生,没敢偷拍啦......他好像有什么急事,刚下完单就不见了,连伞都忘了拿,诶,你说他点的这杯冰美式还会不会来取啊?要不,我偷偷喝了?等他来了我再给他重新做一份.......”

    雨声裹挟着嘈杂渐渐远离,这是锦西再寻常不过的一个夜晚,有温馨的万家灯火,有看不到的晦暗阴霾,也有无数不为人知的平凡角落,支撑起城市流淌的血液,生生不息。

    南浠回到小区时,安静的楼栋已褪去白日喧嚣,风声静止。

    昏黄的光从头顶洒落,映出南浠走向电梯的身影,突然,宁静被打破,“汪,汪汪!”

    不知是谁家的狗从楼道旁边冲出来,脖子上还拖着一根此刻失去作用的牵引绳,看到南浠,立刻冲她狂吠,似乎还很想冲到她脚边。

    只一瞬,南浠浑身的血液直冲大脑,僵硬在原地,指尖不受控地微微颤抖。

    她快吓疯了。

    平日天不怕地不怕有仇报仇高冷毒舌的南浠,唯独怕狗这种生物,确切来说即使是猫猫那种很可爱的带牙小动物,她也不敢太过亲近,总觉得下一秒它们就会咬人——南浠对狗无法克制的恐惧源自小时候曾被咬伤的噩梦,即使她现在早已长得比狗高多了,但还是怕,这种害怕无关狗的大小品种家养野生,只要见到狗,她就会一秒从女王变怂货。

    南浠已经开始双腿发软,只能硬撑保持着僵硬站姿,靠一口仙气吊着,不敢与狗对视。

    她平时并不怎么回来,每年有一大半时间都是在外拍戏,即使回家也经常宅着不出门,对小区除了私密性好安保好其他一概不了解,没想到就今天心血来潮下趟楼,还遇到这种事。

    那狗还站在与南浠几步之遥的地方,也没走,汪汪地朝南浠低吠,直勾勾瞅着她。

    此时门外飘雨,门内一人一狗对峙,狗主人连个影子都没有。

    南浠隐在口罩下的脸几近苍白,血崩的大姨妈和同样充血的大脑在迅速消耗她的体力,她终于撑不住,小心翼翼迈开脚,孰料她刚一动,那狗也跟着她一动,吓得南浠立刻秒变标准军姿。

    啊啊啊她会不会成为第一个被狗吓晕上热搜的女明星啊!

    南浠强迫自己恢复镇定,很轻很轻地活动着几乎发麻的手指,一点点蹭向衣兜,她心里已经做好打算,如果狗主人再不来,她只能打电话麻烦小朱过来一趟,不过这次大概是狗主人听到了她的心声,没等她摸到手机,姗姗来迟的狗主人终于出现了。

    “宝宝,宝宝,快来妈妈这。”远远瞧见一人一狗对峙的狗主人冲狗招招手,站在那儿没过来,笑眯眯和南浠说,“小姑娘不要怕,我家宝宝很乖的,不咬人,是吧宝宝?”

    南浠却笑不出来,瞅着对面近半米高的狗宝宝,心说熊孩子他妈都不觉得自己孩子熊,狗不咬人也改变不了有人会害怕的事实啊。

    但此刻她还在危险区,依然很怂的南浠没敢张嘴。

    听到狗主人的呼唤,狗宝宝摇着尾巴站起,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撒野上了瘾,非但没奔向主人,反而又往南浠那挪了几步。

    浑身血液再度直朝南浠脑门涌,她牙齿都在发颤:“您能先把您家宝宝牵走再和我说它不咬人吗?”

    “你这小姑娘,我都说了我家宝宝不咬人,你该走走你的呀。”狗主人这才慢吞吞迈开脚步,一脸的不以为意,“你自己胆小还怪我家宝宝。”

    南浠维持到此刻的涵养终于绷不住了,嗓音倏然变冷:“我怎么样不劳您教育。”

    见她和主人吵架,本来就离南浠只有几米远的狗立刻奔向南浠,狂吠不止。

    南浠手脚顿时一阵冰凉,反应过来的瞬间,下意识就逃向旁边消防通道,却没听到身后狗追来的动静。

    与此同时,一个温和低沉的嗓音在后面轻轻响起。

    “不管您家狗咬不咬人,您都不该不牵绳子。”半米高的狗在即将扑向南浠的瞬间,被突然出现的男人牢牢制住,呜呜呜地叫着看向气场极具有压迫感的男人,温顺下来。

    世界安静了,但南浠还在惊魂未定地闷头往前逃,怕狗给她带来的生理恐惧不仅让她忘了和人道声谢,她甚至连返回去和狗同处一室等电梯的勇气都没有,毫不犹豫地选择爬楼梯,忍着姨妈痛爬了整整十层,才到家。

    因为这场被迫多出的运动量,本来就饿的南浠差点儿没忍住开包螺狮粉,当然,她最终还是以极大的自制力只吃了半块苹果,洗澡睡觉。

    倒是没再失眠。

    翌日,雨停。

    南浠抵达片场,推门下来的一瞬,被聒噪的喧嚣塞了满耳朵,随之而来的还有雨后萧瑟的风。

    地面干净,卷土重来的凉意却比之前更甚,吹得人裸露在外的肌肤一阵寒凉。

    南浠不自觉蹙了下眉,纤长指尖轻轻按着又开始不听话的小腹,缓解此刻伴着下坠感一同翻江倒海的绞痛——这感觉,仿佛是把肠子扯出来再打个繁琐的蝴蝶结,痛得人想就地升仙。

    啧,不过仙女下次凡不容易,忍着吧。

    “小浠姐。”朱佳佳晚南浠一步下车,忙跟上南浠的大长腿,把披风搭在她肩上,又撑起一把晴雨伞,给她挡住周遭无孔不入的凉意,“我和导演说一声,今天的水下戏份换替身上吧?”

    南浠摇头:“没事。”

    话虽如此,她按在小腹的暖手宝却一直没敢松开,腾出手,从披风下撩起一头浓密的乌发,围住沁凉的脖颈挡风。

    “怎么会没事呢,你都吃止痛片了还这么难受,再一沾水,岂不是药都白吃了。”朱佳佳心疼地看着南浠,她知道南浠拍戏不用替身,条件再苦也坚持自己上,可此刻见南浠一张瓷白的脸血色全无,尤其往日不点而朱的唇瓣,也彻底失了颜色,就感觉自己的肠子好像也跟着撕扯了起来,教她不由自主也揉了揉肚子。

    南浠这会儿脸色苍白不仅仅是因为大姨妈,昨晚上没休息好也是其一——没失眠不代表睡得不错,南浠一整夜都在被狗追,感觉在梦里跑了十次八百米都没能甩掉那条狗,直到她吓得快要从床上掉下去,才被一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拉住。

    没看清脸,就连背影都是模糊不清的。

    南浠很少做与人有关的梦,即使有,也多半是身边比较亲近的好友,梦见除她爸爸之外的男性,更是第一次,她早上睡醒后回想起这个梦,自己都觉得费解,最后只能把此归结于是昨晚惊鸿一瞥的男人背影太帅。

    南浠回过神,瞥见朱佳佳动作,忍不住笑了下,忍着疼打趣:“大姨妈还能传染不成?”

    说完,见朱佳佳依然皱着眉还要劝她,眼尾微微一挑,随着上翘的弧度勾勒出一抹愈发分明的卧蚕,“好啦,我真没事,一条过的镜头,不要紧。”

    朱佳佳叹口气,攥着圆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