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热搜)(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惊蛰那天,锦西下了入春以来的第一场雨,延绵不绝,一如潮湿的再也不会干燥的心情。

    *

    “......感谢为我们揭晓最具潜力奖的南浠,接下来,让我们有请颁发最佳新人奖的嘉宾,周牧......”

    南浠从颁奖台上下来,舞台四周的光束还在紧追不舍地追逐着她,直到少女摇曳的流光长裙隐入黑暗。

    助理朱佳佳迎上前,语气雀跃:“小浠姐,你又上热搜了呢,网友们都在夸你今天造型好美。”

    又——南浠困乏地揉了揉眉心,微垂的长睫看不出丝毫情绪,平静如常。

    颁奖典礼是直播,从南浠出现在红毯开始,#南浠生图#、#南浠口红色号#、#南浠天鹅颈#,自带焦点属性的南浠在今晚这场大牌云集的典礼,靠着网友们对她的爱和骂,依然生生杀出重围,被送上了她并不喜欢的热搜榜。

    【虽然南浠脾气差耍大牌黑料多,但有一说一,我还挺吃她这张脸的。】

    【呵呵,都是造型堆出来的,不过身材倒不错,披个麻袋都能像高定。】

    【南浠居然还没flop?天啊,还有谁不知道南浠当年就是靠花钱买的影后,高中时就各种大牌傍身,粉丝还吹什么最会演戏的小花旦,笑死我了。】

    【???楼上赶紧儿去看眼科,南浠这演技要还算不好,估计老艺术家你也看不进眼里。】

    朱佳佳边刷微博边跟着提前离场的南浠上车,看到又一群黑粉无中生有,上下嘴唇一碰就捏造出了什么“我之前在剧组跑龙套,没少见她欺负人”之类的谎话,立刻炸毛了:“你才欺负人,你全家都欺负人——不对,你才被欺负,你全家都被欺负,诅咒你一辈子翻不了身!哼!”

    这群无脑喷子,天天对着一个根本没见过的人肆意编排黑料,都不怕半夜被鬼敲门吗?!

    对比气成包子脸的朱佳佳,南浠却已经习以为常,进圈这么几年,骂她炒作的,黑她整容的,最过分的是拿她高中时照片造谣她被包养的,南浠在短短四年间见到了最恶毒的人心,也见到了最悲哀的乌合之众,起初还会想着澄清,后来就意识到,不值得。

    “好啦,别气了,生气会长皱纹,女孩子要少生气。”南浠笑着捏捏朱佳佳气鼓鼓的松鼠脸,靠回车座。

    “嗯嗯!我不气!我就是骂他们几句心情好!”朱佳佳吐吐舌头,嘴上答应,却还是忍不住继续刷微博,看到夸南浠的就跟着高兴,看到骂南浠的就切小号上去回怼,护犊子护的紧。

    但没过一会儿,朱佳佳脸色凝重起来。

    “小浠姐,好像有人在磕你和周牧的cp哎。”朱佳佳点进一个#安慕希好甜#的话题,最新发帖是一张动图,周牧弯腰提起南浠裙摆,含笑看着她的背影。

    南浠睁开眼,面色微冷:“这人是谁?”

    “去年爆红的一个男明星,女友粉挺多的。”朱佳佳开始搜周牧的过往履历。

    “我和他有过合作吗?”南浠蹙眉。

    “没有,今天晚上你俩是第一次见面。”朱佳佳摇头,给南浠看粉丝制作的动图。

    画质略有模糊,随着由远及近的镜头,勾勒出款款走向舞台的南浠,最分明的莫过于她身后一双绅士给她整理裙摆的手——是南浠上台颁奖前,长裙被台阶拖拽了下,被坐在过道一侧的周牧看到。

    除此之外再无交集。

    南浠回想了片刻,这才记起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她接过朱佳佳手机,点进超话。

    帖子不多,更像是新建的,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关于她倒贴周牧的话题已经冲到热搜榜前十,不少网友一头雾水,还在奇怪这俩人什么时候有了瓜葛,周牧的女友粉已经提枪上阵,直接冲到南浠微博下划清界限。

    【哥哥绅士,抱走不约。】

    【知道宁长得美,求宁独自美丽,真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你这款!】

    【哎哟一向眼高于顶的影后竟然纵容自己粉丝拉郎配,我家哥哥受宠若惊,承蒙厚爱,高攀不起!】

    “谁倒贴你们了?谁要你们喜欢了?!”朱佳佳在一旁看的火冒三丈,“明明是你们天天捆绑我家小浠姐,怎么还有脸反过来倒打一耙!”

    她这话并非无稽之谈,南浠长得美,又热度高,从出道开始都没断过追求者,想和她炒绯闻的男明星也是只增不减,但受限于南浠从不接感情戏,私下里的性格更是冷到不近人情,到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即便如此,依然有不少明星都在想法设法地和南浠扯上关系,什么在采访里公开宣称欣赏南浠演技,标榜南浠是自己女神,故意买南浠同款私服再秀出来,骚操作比天天搞艳压的女明星还多。

    热搜排名还在缓缓往上爬,南浠点开几个活跃的cp粉,发现全都是只关注了她——正主粉丝带头磕糖,磕的还是一个捕风捉影的动图,要说背后没人推波助澜,鬼都不信。

    “给廖姐打电话。”南浠将手机递给小朱,倏然冷下来的眼眸似霜雪,寒意料峭。

    没等朱佳佳拨号,廖羽歆的电话已经打了进来。

    “小浠,热搜我安排人撤了。”廖羽歆是南浠的经纪人,一手捧红过连南浠在内的数十个当红明星,做事雷厉风行说一不二,但因着南浠性子傲商业价值又最高的缘故,和她说话还算比较客气,“是棠娅捣的鬼,她不满你截了她一个高奢代言,就买水军黑你和周牧,她经纪人已经同意赔给我们一个上星剧本,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上星剧?呵,南浠从出道开始就走的大银幕路线,这种剧本即使制作班底靠谱,她也不可能打乱自己现有的规划接拍。

    说白了,身为公司大经纪人的廖羽歆是希望南浠吃下这次哑巴亏,给其他艺人争取资源。

    “我不接受。”南浠整个人隐在晦暗的车窗,长睫半敛,随着街边忽闪的路灯间或投下一片暗影,“大家都是品牌方的考察人选,她自己争不过我,凭什么说我截了她的代言——廖姐,小孩子才做让步,剧本你要,道歉我也要。”

    廖羽歆沉默一瞬,再开口时,语气软了几分:“小浠,我知道这事儿委屈你了,姐和你说句实话,棠娅已经决定签约我们公司,说起来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伤和气。

    南浠眸中闪过一丝讥诮。

    所以,棠娅这是拿准了公司会让她息事宁人,才这般有恃无恐。

    “廖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棠娅从出道开始就不缺资源,一番的电视剧拍了一部接一部,哪一部都把想红写在脸上,结果呢?”南浠淡漠开口,“强捧遭天遣。”

    廖羽歆当然清楚:“红不红看她命,公司看中了她背后的人脉,也会尽全力帮她,剩下的就看她自己。”

    换作旁人,面对掌管着自己生杀大权的经纪公司,顺从是最常见的选择。

    但南浠不是别人。

    “廖姐,我不管公司签她是图她硅胶脸还能继续取悦金主,还是图她靠炒作靠拉踩就能走红。”南浠看向窗外,在呼啸倒退的街景里轻轻贴近车窗,声音和呼吸一冷一热,交织出一层极浅的白雾,“她泼我脏水,我就要还回去。”

    廖羽歆眉头拧出了川字。

    一阵长久的空白。

    南浠也不催促,漫不经心地倚着车座,拿车窗当画板,吹口哈气,随意涂鸦。

    “小浠姐,你看这个。”朱佳佳兴奋地压低嗓音,和南浠分享她刚从小姐妹那挖到的新料,“难怪棠娅会污蔑你和周牧,这俩人上学时居然谈过,后来棠娅抱到大腿就把周牧踹了,现在看他走红,又想拐回来吃回头草,真不要脸。”

    屏幕上是几张亲密照,有些年头,女孩青春男孩阳光,恋爱的粉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