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评(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休息时间。

    宿容独自一人坐在教室边上。有老师在,练习生们说话都不敢大声。

    江络想了想,拿起一瓶矿泉水走了过去。

    “宿老师。”

    她笑起来的时候习惯微微皱鼻子,看上去有点不符合她个性的娇憨可爱,“喝点水吗?”

    宿容道了声谢,接过去,但是没有开瓶盖,只是握在手里。

    宁梓潼看着这边,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人家不想理她还凑上去,真不要脸。

    其他练习生倒是纷纷羡慕:“我刚就想和宿老师问个问题,都没敢。”

    “毕竟人家是大明星啊,还是络哥胆大。”

    对着镜头,不好说以前的事,宿容想了很久才找到话题,说:“你们班的进度很快。”

    江络看上去有些愣怔,随即笑道:“您是在夸我?”

    宿容轻轻点了下头。

    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江络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讶。

    “宿老师跳舞也好看啊。”江络捧着脸看她,“以后要是有演唱会,我一定去看。”

    演唱会吗。

    宿容心里苦笑一下,大概一时半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但是又不想让自己的小粉丝失望,于是只是模棱两可道:“有机会的话。”

    然后顿了顿:“下一节课要开始了,我先走了。”

    “哦,”江络失望地说,“宿老师再见。”

    宿容走得很快,没一会就看不见影子。

    江络还望着他消失的方向出神:【哎,实现梦想之路任重而道远啊。】

    系统:【刚才你真在想这个?】

    江络:【没,我在想他的腿真好看。】

    她颇具流氓气质地在心里吹了个口哨,朝着咸鱼瘫的练习生们招手:“起来练习。”

    哀声哉道一片:“络哥你要我们命啊!”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地爬了起来。

    三天练习时间一瞬而过,最后一天,练习生们要分别在摄像机前完整表演主题曲,导师会根据这个视频进行再评级。

    导演问:“谁第一个上?”

    练习生们面面相觑,大部分目光都落在江络身上。眼看她就要众望所归地打头阵,宁梓潼忽然举手。

    宁梓潼为抬着下巴,傲慢道:“导演,我先来吧。”

    开玩笑,她练习时长整整三年,怎么能让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家伙一直压着风头?

    她大步地走到镜头前,介绍自己的公司和姓名,然后开始表演。

    《pick me》的主旋律非常甜美,但是动作幅度不低,音调也很高。

    宁梓潼的自负还算有所依据,最开始一段确实跳得不错。

    “pick me pik me up,让我做你的唯一——”

    宁梓潼忽然卡住,愣在原地面露慌张。

    “怎么回事,忘词了?”

    “忘动作了吧,她这两天练习不是一直不怎么认真。”

    练习生们小声议论,连连摇头。

    D班一共就这么些人,谁努力谁偷懒大家都看在眼里。

    这几天练习宁梓潼总是心不在焉,之前在队伍里还能浑水摸鱼,甚至觉得自己跳得不错,但是到了这种时候,果然现了原形。她脸涨得通红,一时不知所措,过了好几秒才想起动作,勉强跟上。

    “她之前衣服牛逼轰轰的样子,我还以为多厉害呢,不过如此。”

    “跳成这样,最好也就是留在D班,不可能升了吧?”

    一离开镜头,宁梓潼就哭了出来。

    又被D班其他练习生明里暗里刺了几句,她情绪失控,直接摔门而去。

    宁梓潼哭得整条走廊都能听见动静,同团练习生纷纷跑出来安慰。

    宋怡对江络本就有怨气,安慰时脱口而出:“是不是江络对你做了什么?”

    旁边宁梓潼的双胞胎姐姐,宁梓君脸色一下不大好看,她眼神飘向旁边摄像头,示意对友:“镜头还在拍呢。”

    两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闭嘴。

    但是为时已晚,这一段被节目组作为本期矛盾点剪进正片。

    毕竟女团选秀,谁是真的为了看唱唱跳跳,看漂亮妹妹撕逼它不香吗。

    ——这个宁梓潼真是不可理喻,甩锅给江络干什么,当观众看不出来她在偷懒?

    ——之前因为对谢氏好感还投了这个妹妹,现在路粉转黑了。

    ——络粉带节奏开心吗?如果不是江络故意孤立宁梓潼,至于这样?

    ——孤立你妈啊,不是她自己自负甚高不肯跟大部队学。

    ——呵呵,络粉不愧是控场,真是黑的都能被你们说成白的。肯定是她做了什么,不然宋怡干嘛无缘无故提她?

    ——8012了还有人整受害者有罪论,无语。

    就如导演组预料的一样,第三期播出后,江络吸了很可观的一部分女粉。

    其中大部分都有粉圈经验,做数据控评做得比谁都六,在《闪女》中各项数据一骑绝尘。

    这也引起别家粉丝不满,同时练习生,凭什么就让你赢在起跑线上?粉越多,黑就越多,一时吵得不可开交。

    拍完视频已经入夜。

    回到宿舍,宋怡就呛声道:“哟,江女王回来了?”

    江络懒得搭理她,宋怡“啪”将手上簸箕一摔,里面垃圾洒得到处都是。

    江络累了一天,心情本来也好不到哪去,皱眉道:“干嘛?”

    “梓潼的事你不该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江络觉得这人神经兮兮,“又不是我让她在录制的时候忘词的。”

    宋怡冷笑一声:“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梓潼可是全跟我说了,你故意孤立她,导致她都没时间练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