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皇帝眼角带泪,看着倒在地上的美人。

    美人心口插着一支箭,身体已经冰凉。

    周围大臣都不敢做声。

    皇帝轻手轻脚地抱起美人,眼中满是温柔,就好像她还活着一样。

    ……

    空白的世界中悬浮着巨大的屏幕。

    屏幕上播放着这个完美的苦情场景。

    然而该苦情剧的唯一观众——江络,只是面无表情地评价道:“容哥哭得没上回惨。”

    系统:“上回他哭完把自己心都挖出来了,比那惨还得了?”

    皇帝,全名宿容,是江络的任务对象。

    快穿八个世界,回回任务都是攻略他,开始觉得奇怪,后面也习惯成自然。

    同一个人,性格相似,攻略起来还方便。

    系统:“不提这个,宿主你积分积满了,可以选择退休回初始世界,怎么说?”

    江络:“还好退休地点是初始世界。”

    系统不能理解:“初始世界低魔低科技,就这么喜欢?”

    江络说:“快穿八个世界,高魔高科技的都是乱世,何况每次攻略度一满我就死遁,回去要是被容哥发现了不是完蛋?”

    系统:“……言之有理。”

    系统:“那请宿主准备,传送开始。”

    失重感袭来,江络眼前一黑。

    *****

    睁开眼,周围一片白。

    头上的伤口隐隐作痛,消毒水的味道缭绕在鼻尖。

    江络坐起来,床头柜上的电子钟上显示着日期。

    2018年9月19日。

    她因摔下楼梯而死的第二天。

    真回来了。

    电子钟旁边有个果篮,里面剩下几个橘子。

    江络:【狗系统,我上次吃到橘子是什么时候?】

    系统:【未来废土,古代宫斗,一共五年零三个月,好久了。】

    确实好久了。

    江络用苍白的手生疏地剥开一个橘子,放了一瓣进嘴里。

    正品着橘子的味道,病房的门忽然被打开。

    一个娇俏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爸爸,妈妈,这里面味道好难闻,我和辛白就在外面等你们好了!”

    门外站了四个人。

    刚才出声的是江玥,几个月前刚刚找回来的江家真千金。

    江玥拉着她的未婚夫,也是江络的前未婚夫,谢辛白的衣角,看向江络的眼神厌恶又耻高气扬。

    江母连忙哄她道:“小玥,虽然现在外面都知道她不是江家亲女,但名义上她还是你的姐姐,就进去和她说句话,好不好?”

    江家父母对江络从小到大都很冷漠,但对刚刚找回来的的亲女儿江玥却十分热情贴心。

    江络一度怀疑,是不是江家父母早知道她并非他们亲女,留下她只是为了维持和谢家的联姻。

    江玥委屈巴巴地瘪嘴,才跟着进了病房。

    一进来,就自来熟地在江络床上坐下,抬了下下巴:“江络,我要吃橘子,你把上面白边剥了。”

    语气像是和跟佣人说话。

    也不奇怪。

    在江玥看来,占了她位置,做了十六年江家千金的江络简直罪大恶极。

    现在还让她住在江家,使唤她几句,就是莫大的恩赐了。

    江络抬起眼皮子。

    喉咙有点痒,她咳嗽一声,说:“你是没长手,还是在楼梯栏杆上撞骨折了?”

    江玥一愣。

    江络看她的眼神不带一丝感情,就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难道她知道是自己把她推下楼梯的?

    江络看着江玥藏不住心虚的的样子,心里冷笑。

    刚穿回来,江络的记忆还有点模糊。

    但是对于导致自己死亡的罪魁祸首,是断不会忘的。

    死后,江络才知道自己其实活在一本重生逆袭流的真假千金文里。

    她是假千金,江玥真千金。

    因为身份差异,江玥和谢辛白虐恋情深,最终也没修成正果,死前才知道自己其实是江家女儿。

    重生后,江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抛弃养父养母,找上燕京的三流豪门江家。

    江玥一来,就得到了江家父母所有的宠爱。

    之前的十六年亲情仿佛从未存在过,江家父母冷冰冰地对江络说,等她成年后,他们和她全无瓜葛。

    和谢辛白的婚约是江络最后的容身之所。

    上辈子她如履薄冰,谢辛白喜欢什么,她就做什么,然而装的小白花哪里比得上江玥浑然天成。

    最终换来的不过是嫌恶的一句“冒牌货”,和冷冰冰的退婚通知。

    被退婚后,江络在江家的地位还不如一个佣人。

    最终更是因为江玥一个不开心,就被推下楼梯,死于非命。

    江络的一辈子,在小说中不过是被寥寥带过的几句话。

    凄惨又滑稽。

    好在她没点背到家。

    死后,江络被快穿系统选中,成功度过了八个世界。

    现在坐在江家人和谢辛白面前的,是砍过丧尸,杀过逆贼,在每个世界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钮枯禄.江络。

    床头柜上放着核磁共振的报告。

    江父拿起来瞟了一眼,指责到:“江络你也这么大人了,怎么走走路都能把自己脑袋摔破?医药费要好几万,我们江家不是做慈善的。”

    江母说:“你不会是觉得用这样的手段,小谢他会回心转意?”

    “伯母!”谢辛白连忙表衷心,“您知道我喜欢的是小玥,和江络的婚约不过是因为我们以前都被蒙蔽了,不作数的。”

    说完瞥了一眼江络。

    江络脸色苍白,厚厚的刘海遮住一半眼睛,看上去很阴沉。一想到这个冒牌货竟然和他订婚十几年,他就恶心。

    还好小玥回来了。

    江玥一脸娇羞,江父江母都被逗乐。

    几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