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三要垂眼看看泛着冷光的刀刃,腿肚子顿时打起转来,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道:“官爷,您先放下剑,我知道这事,不是因为我与天魔道有关……也不能说完全无关,但……也不是我的问题。”

    韩悦白了戚砚一眼,将人拉到一边,和颜悦色道:“他脾气不好,劝你别卖关子。”

    李三要立刻交代。

    “其实小人祖上并不是鹭城人,而是江州人氏,只是四岁那年家中遭难,唯有我母亲与我活了下来,但也因此失散,辗转到十岁那年才得以重聚。”

    他说着,谨慎的看了戚砚一眼,才接着说:“我流落江湖,被师父收养继承皮影,与母亲重聚本是幸事,但也是很久之后我才发现,她竟成了天魔道的一员。”

    戚砚眼神一冷,李三要立刻大叫:“但她找到我后便已经脱离了!因此还假死一次,虽然后面也被识破,可也不知幸还是不幸,等那传丧人找来,我娘已经身患重症去世……”

    既是如此,那李三知晓天魔道一事便有了解释,如今他对传丧人又避之不及,看来也是怕自己知道的太多,被一并除掉。

    龙崽崽仔细分析着信息,忽然晃了晃江无一的手臂,问:“江衍,流落江湖是什么意思……他掉进水里了吗?”

    江无一侧头看看小龙,无奈解释:“只是比喻,不是掉进水里。”

    韩悦倒是有些惊喜。

    众所周知天魔道是当朝头等大患,但这组织的制度不同,性质也与其他邪教完全不一样,不知为何,似乎教中的每个人都坚信,天魔道会实现他们最大的愿望。

    若是为财为名,也好攻破,可这种执念却非同一般,深深的扎根在他们的心中,所以天魔道内,极少有叛徒出现。

    像李三要这种情况,自然也极少。

    于是韩悦当机立断,趁机利诱:“李三要,你可知当朝探花在众目睽睽下暴毙,若是你能协助,朝廷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你灵根通明,虽然年纪大了,可入门修行也不算晚。”

    李三要眼睛亮起来,心想真是时也命也!道:“当真!”

    他自然不敢在司南役面前耍油头,见好就收,深鞠一躬道:“小人谢过官爷。”

    “其实说来也简单,我娘生前曾告知过我,这传丧人之所以来去无踪,连大能修士也遍寻无果,便是因为这些人都是自小训练,先死后生,吃着死人肉长大的,身上毫无活人生气,自然不会被发觉。”

    而这种有违伦理的训练方式,无疑让人极为不适,查尔斯也眯起了眼,嫌弃的搓了搓手臂。

    龙族向来厌恶肮脏或是腐肉,只吃新鲜的肉类蔬果,龙崽崽想想要吃死人肉,立刻打了个寒颤,恶心的胃里泛酸。

    李三要接着道:“而他们藏匿的招式更多,不过大多藏在山林庙宇或是乱葬岗内,你们在人群中找,自然是找不到的。”

    韩悦顿悟,立刻叫太守派人去寻,转头看看李三要,笑道:“传丧人没有找到,你自己独身多有危险,还是跟着我们才是。”

    李三要点点头:“这是自然,我这藏身的地方都被劈了,也不敢乱跑……”

    说罢,韩悦转身看向江无一,客气道:“如此说来,当真是冤枉了道友。”

    小龙崽崽轻哼一声:“当然是冤枉!”

    “不过——”

    韩悦却突然一转话锋,沉声道:“我二人不远千里而来,也不止为这一桩事,前日婚宴时那场地动,着实让人担忧。”

    江无一依旧没说话,小龙崽崽听出他话里有话,忙打断他皱起眉道:“你担忧你的,我们就要走了!”

    韩悦急道:“且慢且慢!此事可比探花郎的案子重要的多,还请二位留步。”

    查尔斯冲他呲了呲牙,做出一副‘我要生气了’的样子,却一点不凶,倒是可爱的紧,让韩悦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江无一也忍不住加深笑意,可看看这周围一大堆人,心里骤然升起万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