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查尔斯却仍然紧盯着的那飞刀,等看到那小刀上镶满了耀眼的宝石,立刻移不开眼了,扯着江无一的衣袖喊:“江衍江衍!我想要那把小刀!好漂亮!”

    江无一摇摇头:“那个脏了,之后给你更好看的。”

    查尔斯想想,问:“有宝石吗?”

    江无一点点头,小龙这才满意,转头看向韩悦,道:“江衍才没有杀人呢,但如果你们要抓凶手的话,我倒是知道一点线索。”

    戚砚冷眼看他:“既如此,为何先前知情不报?”

    小龙理直气壮:“又没人来问我!”

    韩悦忙挤眉弄眼示意戚砚闭嘴,笑的僵硬:“大哥,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说罢他才转头,打开折扇摇摇,笑眯眯向小龙问道:“小朋友,你知道些什么,尽可告诉我。”

    小龙立刻急了:“我才不小呢!我都已经成年好多天了,才不是小朋友!”

    韩悦哭笑不得,立刻换了个叫法:“这位少爷,公子,所以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小龙这才满意,倒是没将李三要之前潜入王府的事抖出来,只是将他所说的‘传丧人’复述。

    他口齿不清,音调怪异,学起来多有模糊,可戚砚与韩悦却是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立即一改先前的松懈,打起精神来。

    韩悦啪的一声收起折扇:“小朋友,你可当真听他如此说?”

    小龙看他们神情,有些得意:“当然了,我耳朵可灵,还有!我不是小朋友!”

    戚砚闻言二话不说,当即转身便走。

    韩悦本也要跟着走,刚要离开,却动了动眼睫,扬起笑道:“既如此,可否烦劳小公子带我们去寻那李三要?”

    他对小龙说着话,可眼睛看的却是江无一。

    小龙有些不耐烦,江无一却轻轻点头,道:“也好。”

    说罢,江无一拉着小龙便往外走,查尔斯不解,出了院子便疑惑问:“你干嘛要帮他们?叫他们自己去就好了嘛。”

    江无一垂眸,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轻轻扣住小龙的手腕抓牢,他的声音便乍然出现在了小龙的脑海中。

    【抓那行凶之人只是顺带,司南役的人,此番是来寻我,我刚动了龙脉,引起地动,龙脉又是固国之本,我们不走,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小龙对着忽然出现在脑袋里的声音感到惊奇,不可思议的看向江无一,他正勾唇轻笑,从查尔斯的方向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精致的侧脸与下颌线。

    江无一的耳朵稍稍有些尖,被发冠规束的碎发偶尔会有些不听话的跑出来,小龙看了一眼,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替他将碎发拢到耳后。

    江无一怔了怔,笑意加深。

    一行人走的匆忙,完全不顾身后的淮王与太守,那太守气喘吁吁的追在后面,气急败坏的小声嘟囔:“太放肆了……目中无人,当真是目中无人……”

    果不其然,当一群人赶到戏楼的时候,众人说自喜宴那天之后,就再没见到过李三要了。

    那日爬在墙头的青衣嗤笑:“李三要那只狐狸果然捅了娄子!那斯平日就阴阳怪气,恨不得抱着那些阴恻恻的皮影过日子,平日与我们交流不多,要找他便到别处去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