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万里晴空,花团锦簇,美人华服。

    三者相遇,分明是极其美好的景象,却偏被一道鞭声打破。

    “废物!”

    拿着鞭子的是个紫衣姑娘,眉梢上挑,妆容艳丽,年纪不过二八,却一身威仪,骇人的很。

    那被抽了一鞭的侍女忙跪在地上,连声求饶,一旁的蓝衣女子看不过,上前握住紫衣姑娘的手:“四妹妹不要动怒,她初到府中,对诸多事都不懂……”

    她软声细雨,声音叫人听着十分舒服,可紫衣姑娘却不吃这套,烦怒的甩掉她的手。

    “少管我,有空还是改改你那副庶女的小家子脾气!”

    她说着,又啪啪的甩了甩鞭子,地上跪着的女孩抖了抖,紫衣姑娘冷哼一声:“既是到了王府,就该做好你该做的事,牢牢记着该怎么服侍主子!”

    那侍女泪流满面,却连抽泣也不敢,生怕被生生抽死:“郡主姑娘饶命,小人再不敢大意,请您莫要气坏身子……”

    小龙崽崽三两步蹦跶过来,才听清那侍女喊得是‘郡主’。

    他看的书太少,想了半天没想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于是从假山后露出个小脑袋问:“郡主是什么?是公主吗?”

    他突然的冒出来,将众人吓了一跳,紫衣姑娘眼神一厉,一道鞭子立刻甩来,厉声喝道:“什么人!”

    查尔斯迅速躲开,便见那被打中的山石被鞭尾削掉了一块,而那鞭子虎虎生威,正打了个回旋再次袭来。

    小奶龙眨眨眼,足尖轻点飞到了山石上面,心中惊讶,回头看到江无一追来,立刻捂着龙角往他身后躲。

    果然人类总是想着打龙!

    那姑娘还想再动手,蓝衣姑娘立刻挡住她:“井容,不要胡闹!”

    井裕这才追来,皱着眉头看向井容:“井容你做什么,这二位可是父王的贵客!”

    井容还在犹豫,江无一眼神微冷,刚抬起手,那鞭子便到了他的手里。

    井容大惊:“我的鞭子!”

    她这才看清江无一的模样,心中嗤道不过是个细皮嫩肉的道士罢了,语气不善的伸出手:“这位贵客,还请将鞭子还我。”

    江无一却看也没再看她,手轻轻握了握,将那鞭子握的粉碎。

    井容脸色一变,顿时说不出话来了,有些惊骇的看着江无一。

    她那鞭子可是三品法器,竟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化成了粉末,看来这人少说也要有金丹以上的修为!

    井裕却不惊奇,转头有些炫耀的看向井容:“井容,你还是老实点,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打到查尔斯,太过分了吧?”

    井言心见两人又要吵起来,忙站到中间,先对江无一行了一礼。

    “仙师勿怪,四妹妹只是因下人失误正在气恼,刚巧这位公子上前,才错手伤人,还望仙师不要放在心上。”

    她态度谦和,温润有礼,倒是让查尔斯有些好奇,探出头来仔细看。

    只见这女子柔光和目,气华内敛,浅色璎珞垂至眉心,笑如秋水,小龙崽崽恍悟道:“我知道了,你是那个要出嫁的三小姐对不对?”

    井言心怔了怔,随即大方的点头:“没错。”

    这淮王府到处都在讨论三小姐的婚事,他昨晚在宴席上也听了一耳朵。

    淮王府上四位小姐,两位已经嫁人,只剩三小姐与四小姐,而这三小姐似乎又是什么庶女,性格温和谦顺。

    这话小龙崽崽听得懂,才立刻识出了她的身份。

    查尔斯这才跳出来,围着井言心转了两圈,真心的夸赞:“你真好看。”

    男子如此言行是十分唐突的,可查尔斯双目澄澈,语气也自然讨喜,与孩童无异。

    井言心听得忍不住笑,同样有些好奇的打量样貌服侍都尤为特别的查尔斯,打趣的回道:“你也很好看。”

    井容却别扭,冷着脸道:“登徒子!”

    小龙崽崽还想说什么,江无一却走上前,直接将他拎走了,语气不善道:“快走。”

    龙崽崽刚要反驳,却被江无一用指尖捏了捏后颈,立刻熄了火,乖乖的跟着离开,井裕没好气的瞪井容一眼,也跟着跑走。

    三人上了车辇,查尔斯紧挨着井裕好奇追问:“井裕,郡主是什么?郡主是公主吗?”

    井裕忙伸手想捂住他的嘴,可见江无一望过来,到底没敢动手。

    “不要乱说,公主娘娘千尊,哪里是井容能比得上的!”

    他说罢,叹了口气,抱歉的看着查尔斯:“不过你也不要生她的气,她人不坏,整个淮王府只有她是嫡出,她才自小就觉得高人一等。

    井裕顿了顿,接着开口:“可在鹭城人人都知,三姐才是第一美人,前几日她又跟着父王去了趟皇都,见着了真正尊贵的公主娘娘,也不知生了什么事,惹了满肚子气回来,最近整天阴阳怪气的。”

    他说了一大串,查尔斯听得云里雾里,又往他面前凑了凑,侧头问道:“井裕,什么是嫡出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