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失火了——快救火!”

    “快来人啊!”

    ……

    此夜丑时,淮王府的侧院火光冲天,这火来的蹊跷,像是凭空而起,接着便熊熊燃烧,顷刻间将院子烧的干净。

    不时传来的坍塌声骇人,一时间,淮王府兵荒马乱。

    天还没亮,淮王正在床上熟睡,听到外面下人叫嚷,猛地坐起身,推开身边的妾室爬起来。

    “谁!怎么回事!”

    下人赶快从外面进来报备:“王爷,是侧院那边失火了!”

    淮王怔住:“侧院?那个侧院?”

    “是月苑附近的锦渝阁,三小姐以前住的那间!”

    淮王一听,心想那不是安顿那妖修的院子?顿时吸了口气,披上衣服往外走。

    等他一路风风火火的到了锦渝阁,火已经熄的差不多,只是面前的院子烧的太过干净,平地起了一层厚厚的灰烬,也不知道是灭了火,还是这院子没什么东西可烧了火才灭掉。

    好在这锦渝阁与别处不接,是个单独的院子,这才没让火烧到别的屋子去。

    这场面有些诡异,淮王收了收肚子,终于抽出空将衣服系好,一走进去,便看见小妖修正瑟瑟发抖,蹲在院子角落,哇哇大哭。

    江无一看着地上哭成球的小奶龙,忽然生出种束手无策的感觉。

    而龙崽崽哭的委屈,眼泪金豆子一样往下掉,仿佛受了天大的惊吓,让人忍不住心疼,饶是淮王也有些心软,走上前问:“这孩子是被烧到哪儿?”

    江无一摇头。

    “没有。”

    “那可能是被火吓的。”

    淮王松口气,皱起眉回头对人喝道:“今晚在锦渝阁当值的是谁?这火是怎么回事!”

    他正大怒,江无一指了指查尔斯道:“火是他放的。”

    淮王愣住:“这……他放火做什么?”

    江无一:“吓着了。”

    淮王奇怪:“吓着?被什么吓着?”

    江无一想了想,淡淡道:“许是梦魇。”

    淮王:……

    被吓着了就去放火?

    这什么毛病?

    淮王不说话了,他看看地上哭成一团的少年,又看看这被烧成平地,突兀又诡异的院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最后只能客气开口:“人没事就好……”

    江无一点点头:“嗯。”

    淮王干笑了笑:“本王去看看情况,夜深了,这么折腾不是办法,稍后本王叫人给这孩子再准备一间屋子。”

    说是这么说,淮王心里却嘀咕着,可别再给他将院子烧了,然而心里却对这小妖修重新估了估。

    果然是个厉害的。

    江无一蹲下身,轻轻抚掉小龙身上的灰烬,道:“不用,他与我一起便是。”

    淮王心中一喜,矜持道:“也好。”

    心里却庆幸:简直好极了!

    江无一从来不会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小龙能掉下来这么多眼泪,最后想了又想,伸手拍了拍他的发顶,安慰:“住口。”

    查尔斯怕他,下意识伸手捂住嘴,却哭的止不住打嗝。

    世界终于清静了些,江无一深吸口气,将小孩挖回了自己屋里。

    小奶龙哭到眼前发黑,这会儿停住了才觉得晕,抱着水杯喝了几大杯水,眨巴眨巴眼睛,接着打了个嗝。

    他情绪不稳,打个嗝也能喷出簇火苗来,江无一眼疾手快的抓住,将那火掐灭在手心,微微挑眉:“还想烧了屋子不成?”

    小龙后知后觉的捂嘴巴,眼睛扫到窗子,心中的恐惧再次升起,忍不住伸手去扯江无一的衣摆。

    江无一倒是开始好奇,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查尔斯深吸口气,压低声音说:“我好像看到了怨灵……”

    怨灵二字被他说得又轻又快,接着更加绘声绘色的形容:“真的!他的眼睛都要烂了,离我那——么近!从上面吊着,脸皮都化了……”

    他说着打了个寒颤:“太可怕了!”

    江无一沉默。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有龙怕鬼怪的。

    于是他忍无可忍说:“你是龙。”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