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而查尔斯这一醉,直到第二天下午才醒过来。

    桃儿仙酿出的是上等灵酒,所以小奶龙醒来,既没有宿醉后的不适,也没觉得浑身无力疲倦,反而精神饱满,连体内的力量都强了几分。

    查尔斯迷蒙的坐在床榻上,盯着床幔努力回忆,却想不起自己究竟是怎么到了床上的,只记得自己似乎欺负了桃儿仙,烧的他哇哇大哭。

    但能确定的就是——龙崽崽从没睡过这么柔软舒适的床!

    他好奇的摸摸被子的面料,只觉得细滑如水,清凉又舒适,伸出手指戳一戳,忍不住又在床上滚了两圈。

    若有似无的香气萦绕鼻翼,查尔斯抱着被子认真的想,这地方好像也不错……

    这念头一燃起,他立刻坐起身摇摇头。

    谁知道江衍打着什么主意,那条龙看起来就心机深沉又危险,自己绝对不能被这些东西攻陷!

    这么想着,查尔斯打了个滚从床榻滚下来,见周围没人,蹿到竹屋外,偷偷的往外溜去,走远几步便化作龙身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可没飞多远,龙崽崽就感觉脚上一沉,接着便被扯的直直掉下去,摔到草丛里。

    查尔斯晕头转向的滚了两圈,被那系在脚上的困仙索缠了满身,而这么一摔,他直接被摔回了人型,废了好大力气才爬起来,钻出个毛茸茸的小脑袋,顶着满头的往外看,满脸茫然。

    江无一扯着细绳的末端,望见这么一幕,没忍住嗤了声,笑的极其明显。

    查尔斯一看见他的脸,就知道自己这下是跑不掉了,偷偷瞪了他一眼,认命的钻出草丛,伸手拉着绳子往自己身上又缠了几圈,用实际行动投降。

    江无一摇摇头:“你倒是自觉。”

    查尔斯轻哼一声,委委屈屈的看他:“你到底要怎么样嘛?”

    江无一将双手端平揣在袖子里,挑着唇角说:“暂时还没想好。”

    他话锋一转,继而又道:“不过你……倒是该多读读书。”

    “读书?!”查尔斯瞬间呆住。

    江无一却忽然在他面前俯下身,伸手将那些草叶摘了下去,他动作轻柔,叫查尔斯有些升不起怒意,小龙不大理解他的举止,忍不住轻轻歪了歪头。

    片刻后江无一才抽回手,又开口:“不成样子。”

    说罢他才转身,扯着绳子拉着查尔斯走。

    这线是龙崽崽自己绕在身上的,其实并不紧,可他也知道跑不掉,就只能亦步亦趋的跟着,倒是有几分和谐。

    ——但这份和谐从查尔斯被江无一关进书阁后,便荡然无存。

    “在这里学习……?”

    查尔斯如遭雷劈,砰砰敲着大门:“我不要!放我出去!”

    然而外面无人回应,只有被触发后微微发亮的结界悠悠飘荡着,内里流动这金色的字符,查尔斯连一个字也看不懂。

    这书阁中的书籍成千上万,让龙崽崽感到万般压抑,查尔斯想起以往,曾在课堂外嘲笑要上学的小孩子,现在轮到自己,只觉得满心悲痛。

    这世界上再没有比学习更讨厌的事了!

    绝对没有!

    查尔斯越想越怄火,眯起眼想了个坏主意,跑到那书海前放火,企图烧了这些鬼东西,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这些书上竟有层层结界,他喷了好一阵的火,也没能烧毁半页。

    老槐树不知何时到了门外,耐心劝解:“小公子还是省些力气,这书阁可与别处不同,里面都是大人珍爱之物,还请小公子善待,安心读书,大人必不会为难。”

    查尔斯气的直在屋中转圈:“我不要学习,为什么非要我在这里看书!你告诉江衍,我用宝石赔他的结界还不行嘛!”

    “就是不要!看!书!”

    然而任他撒泼打滚,闹腾一通,老槐树就是不松口,小奶龙折腾累了,肚子里的火也喷的差不多,直接瘫在了地上,只觉龙生无望。

    龙龙委屈。

    委屈的要哭了。

    分明只是短短两天,可查尔斯却觉得比起之前的一百年还要辛苦,明明他什么也没做过,竟然就要被人圈起来看书识字!

    赔偿不要,又不讲理……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小奶龙可怜兮兮的在地上躺了一会,只能吸吸鼻子爬起来去看书。他一见这书海就觉得头疼的要命,眼圈倏地红了,可有没人搭理他,就只好再深吸口气,认命拿出本书来。

    听屋子里终于消停,外面守着的老槐树这才松了口气。

    他倒是有几分心软,可龙神大人的后族,怎能是个大字不识的睁眼瞎,大人早晚是要回到神庭的,岂不是要叫人笑话?

    老槐树算盘打的明白,可小奶龙这会捧着书本,看着隔页上明晃晃的‘江无一’三个字,心中疑惑顿生。

    他接着又翻出几本书来,可上面的名字却都是江无一,而不见江衍二字。

    小奶龙想了一阵,腹中委屈与火气又烧起来,对外大喊:“那条坏龙!竟连名字也骗我!”

    老槐树惊的抬起眼皮:“大人哪有骗你?”

    查尔斯气冲冲的到门前:“我又不傻,你也说这些都是他的东西,上面写的分明是江无一!”

    老槐树哭笑不得。

    “小公子,这无一乃是大人的字,而江衍才是大人的名,此中缘由,我可以一一为您解惑……”

    兴许是年纪大了,老槐树说起没完,查尔斯听了一会被绕的直发晕,完全搞不懂其中含义,瞬间没了耐心。

    “……停住,不要再说了,所以他究竟叫什么?”

    老槐树笑笑:“大人既是告知小公子名,小公子便接着这么称呼就是。”

    龙崽崽想了半天才品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得到了个准确的回答,立刻头疼的跑了。

    真是太奇怪了,竟然连名字都不止一个。

    龙龙不想听,龙龙头疼。

    ……

    查尔斯就这么被关在书阁足足半月。

    而江无一不仅关着他,期间还会过来抽考,查尔斯几番忍无可忍的试图动手,都被江衍轻描淡写的化解。

    两人交手数次,江无一也终于发现了些规律,查尔斯的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