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查尔斯期待的眼神瞬间消失:“你又没听过……”

    江无一对上他的双眼,不知为何,总觉得这龙崽崽的这么一说,好像他才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文盲。查尔斯却觉得情况不妙,一时间不知所措,左想右想,总觉得不安心。

    万一是这条龙与那老槐树合伙骗自己呢?

    不过是掉进海里,醒来怎么会天翻地覆,这种情况实在让他难以接受。

    他们一定是在骗龙!

    小龙崽崽眼珠转了又转,看向江无一的神情又带上了几分敌意,他心思浅,想什么都差不多写在了脸上,江无一抬眼便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不轻不重的将茶杯放下,沉声道:“想走?”

    查尔斯惊住,这条龙竟然会读心术!

    江无一浅淡的勾唇:“你坏了我神龙渊的结界,按理说,其罪当诛……”

    “当……猪!”

    小奶龙瞪圆眼睛,音调升了几个度,吓得一吸鼻子:“你还要把我变成猪?”

    太恶毒了!

    与故事书里的女巫一样恶毒!

    江无一:……

    江无一沉默了一瞬,缓和心绪念着他没文化没文化没文化,才又道:“是要你的命!”

    查尔斯松了口气,随即反应过来,这个后果好像更严重一点,立刻往后蹭了几步。

    江无一见状,接着开口:“不过你既是龙族,我可以暂且饶……放过你一次。”

    龙崽崽将信将疑,对江无一的戒心仍然没有消除,还是觉得先跑出去才行。

    江无一觉得累,不想再多费口舌,站起身来:“你暂时住下,我还要想想,你要拿什么来赔。”

    查尔斯满心委屈:“喂,我哪知道你的结界是怎么坏的,你也太不讲道理!”

    “道理?”

    江无一像是听到了笑话:“我向来不讲道理。”

    他说完便要往外走,查尔斯心中升起火气,立刻凶巴巴的抓住他衣袖。

    直到江无一转过身,一双纯黑的瞳孔望过来,小奶龙才又觉得害怕,再次怂了下去,将原本语气不善的咒骂拐了个弯,脱口而出:“你……你,那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龙崽崽音色本就软糯,这么怂兮兮的拉着袖子,显得可怜巴巴,尾音缠缠绵绵的拖着,和刚刚学会说话的小朋友一样爱拉长音。

    想来刚刚转换了语言,音调总是怪怪的,吐字也不太清,江无一不知道是自己在这地方困了实在太多年,或是这小龙崽崽实在惹人喜欢,倒是难得的心尖软了一下,像是被人轻轻柔柔的戳了戳。

    江无一想,小崽崽,不咬人的时候还挺可爱。

    于是他扯回自己的袖子,慢条斯理的整理,一边回道:“江衍。”

    查尔斯侧了侧耳朵:“江衍?”

    江无一点点头,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整个竹屋里只剩下查尔斯自己,小奶龙跟到门口,眼看江无一消失不见,心中奇怪。

    这就……走了?

    小奶龙眼睛一亮,看准了机会就想跑,谁知刚刚要变回龙身,就看到院子外滚进来一团淡粉色的球来,直直撞到门口的柱子上,这团球才被撞散。

    竟是个胖乎乎的小男孩,看起来也才八九岁的样子。

    小孩揉揉脑袋,像是被撞疼了,龇牙咧嘴的坐在地上,直到看到查尔斯,这才兴奋的跳起来,围着他转圈。

    “你就是新来的小龙,你叫查尔斯对不对?”

    查尔斯被他转的烦,凶巴巴的说:“别再转了,不然我就咬你!”

    小孩当真就不转了,查尔斯这才看清他肉嘟嘟的脸,以及鼓出来的小肚子,小孩笑眯眯的凑上去:“我是桃儿仙,大人让我来陪你的,查尔斯,你喜欢喝酒吗?”

    查尔斯摇摇头。

    在诺亚大陆,啤酒是相当普遍的东西,他曾在罗布斯海城喝过很多种,却没有他喜欢的,只有一种酒味道还不错,是一位神使从遥远地方带来的葡萄酒,珍贵的很。

    想想那种他又问道:“有葡萄酒吗?”

    桃儿仙摇摇头:“那倒没有,是我酿的果子酒与桃花酒,你想尝尝的话,我可以带你去挖。”

    查尔斯立刻被他的话题吸引了:“挖?去哪里挖?”

    桃儿仙说:“潭边的桃花林里,我酿了不少,都埋在那里,老槐树和大人也爱喝,可惜这神龙渊里连妖精都没几个,你喜欢的话,随时都可以去拿。”

    逃跑的事瞬间被小奶龙抛在脑后,蹲下身里,笑着看桃儿仙:“现在就想去!”

    桃儿仙也不多话,立刻带着他往桃树林走,小奶龙跟在他身后,一步不落,比起被困仙索绑着还要听话。

    这山间多是藤蔓树丛,岩壁之上的阁楼多如繁星,不细心看根本无法察觉。江无一与老槐树此刻正坐在顶端,透过这阁楼的雕花圆窗,刚好能看到一大一小往桃花林走。

    老槐树叹为观止,摇摇头道:“当真是孩子心性。”

    江无一没说话,老槐树看看他,继而又道:“大人准备如何处置?”

    淡金色的长袍虽然华美,可设计繁杂,多少也有些碍事,江无一微微调整了下坐姿,听闻他说,漫不经心道:“他是龙族。”

    “除我之外,世间只他一条龙。”

    这一句话,落在老槐树心里却如重鼓,诚惶诚恐的问:“大人……是准备除掉?”

    江无一并不意外他会这样问,毕竟若不是他,龙族一脉还子嗣繁多,族群昌盛,于是他耐着性子摇了摇头:“虽是龙,却与我族群仍不一样,就这么一条,没了怪可惜。”

    老槐树挺喜欢这小龙,松了口气,试探问:“那依大人的意思?”

    江无一终于忍不住将腰带上的繁复玉石摘掉了,想放下又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