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修葺屋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明霞接手明小丫的身体,经过前几天的别扭和不适之后,在不断自我调节的过程中,尽可能用最快的速度,适应了这个地方与自己习惯生活的巨大变化。

    物质生活断崖式的落差,毫无疑问是前后生活里,明霞最需要克服的地方。

    她无比想念开在住宅小区对面的生活超市,里面所有的商品,都是她现在求而不得的急需品。

    她也万分怀念同城的手机购物,足不出户,就有面带微笑的专送小哥,在半个小时之内,送来她花了不到五分钟时间戳手机选择的生鲜蔬菜,粮食米面。

    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明霞尽管因为认认真真地睡前运动,每晚都睡得沉稳,但大脑却控制着她的梦乡,让她连续做了好几天美梦,都在快乐地推着购物车,在梦境里豪爽地买买买。

    只有一天晚上,明霞被自己地梦,吓得一身冷汗,猛然惊醒。

    她梦到自己在超市里,疯狂地往购物车塞东西,整包整包的大米,整桶整桶的花生油,整盒整盒的鸡蛋……

    左右手各推着一辆堆成小山,笑得合不拢嘴去收银台结账,然后面孔模糊的收银员,帮她刷完全部商品,让她付钱的时候,明霞拿出手机,惊恐地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只有七块钱。

    手足无措的时候,明霞猛然看到,对面的收银员面目扭曲,转眼间变成明小丫前婆婆游老婆子满是皱纹的老脸,阴森森的三角眼冷冰冰地瞪着自己,缓缓从身后抽出一根木棍。

    明霞被吓醒的时候,眼前还清晰地浮现出游老婆子那张不怀好意的老脸。

    明霞走出破屋,注视看着东方升起的朝阳,非常认真地考虑,要不要按照老一辈的说辞,把糟糕噩梦对着太阳说一遍,让阳光把噩梦驱散,梦里讨厌的家伙,就不敢出来作恶了。

    本来明霞是不打算做这么幼稚的事情,但一想到游老婆子那张阴沉沉的脸,已经转身的明霞,翻了一个白眼,还是决定宁可信其有。

    对着蓬勃升起的朝阳,明霞让早晨的阳光照在自己的脸上,嘴里不断地碎碎念,说完昨晚噩梦,又补充了一句,说道:“太阳大神你阳光普照,让我跟那个老婆子今生今世,永生永世没有任何瓜葛。”

    不得不说,记忆这种东西,对人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明霞在上辈子一向心中坦荡,最近这些日子,不断受到明小丫记忆的冲刷,难免对某些人,也有了一点阴影。

    转眼之间,她来到这个世界,整整十天了。

    第一次背上山的那一袋地瓜米,在明霞尽量保证大家吃得八成饱的情况下,所剩也不太多。

    大概再过个十来天,明霞又得去村集体借地瓜粮食了。

    这十天的时间,明霞适应了从一位靠脑力生存的设计从业者,转变成一位靠体力生活的农民阿姨。

    逐渐适应了田地里的劳作之后,除了采茶那天,明霞又跑到炒茶房找周茶娘学揉茶,其他时间,明溪一天也能比较稳定的赚到六到八个虚拟购物系统中的工分,换取两块钱左右的购物钱币。

    明霞对集体安排的劳动,以非常积极的态度参与。

    因为目前虚拟系统计算工分的方式,同样的劳动,集体安排的工作,工分是自己在家的两倍,还同时能登记村大队的工分。

    怎么算,怎么划算。

    铁屋村的农业劳作,分成两波人。

    第一波,是劳动的主力军,青壮年男性以及少数像游香美这样强悍不逊色同龄男性的女性。

    他们主要负责劳动强度大,对力气要求高的工作。比如,春耕翻地,夏收秋收的割稻,开辟荒地,砍伐树木……

    这些劳动需要大力气,工分很高。

    明霞如果有能力,当然愿意选择高工分的工作。但是,没那身子板,就别揽那力气活,明小丫这条件,厚着脸皮跟去,也是丢人的份。

    以她远方二伯明发云的精明程度,是不可能让一个能力不够的人,蹭工分的。

    排除掉村里的青壮年,剩下的老弱病残妇女儿童,从事的劳作内容五花八门,每天经常都不一样,由生产队长和会计具体安排。

    铁屋村山多地少,因此,除了伺候好种植水稻粮食的梯田,这里的村民,几乎不遗余力地发展各种各样的农副产业,将村子附近所有的山地,都充分利用起来。

    明霞经过这段时间的劳动,大概总结了一下,约摸每五到六天,会安排去一趟茶山,采摘新长出的茶芽。

    大概每十天,肯定有地里除草的活计,将新长出的杂草及时处理,避免作物养分被夺。

    除此之外,打猪草,打鹅草,编织麻藤袋子,编织竹筐竹篓竹席竹簸箕,这些零零散散的工作,都能换到工分。

    这段时间,因为是春末夏初,山里的气候最适合移植菜苗,生产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