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口粮的大问题(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明发云一承诺,明霞可算心里踏实点了。

    昨天这位老会计说的时候,只提到回去跟生产大队的队长讨论讨论,并没有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

    现在讨论的结果下来了,明霞终于能松了一口气。

    所谓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虽然说从生产大队能借来的粮食,也就是陈年的干地瓜米,口感和品质都不佳,但无论如何,它们都是活命的粮食。

    “二伯,”明霞诚心诚意地感谢说道,“这粮食,就是我跟大花她们的救命粮。”

    她低头认真地对大花三姐妹说道:“大花,二花,三花,你们要记住,在你们亲爹亲爷爷奶奶一粒米不给,把咱们赶出来的时候,在你们姥姥姥爷亲舅舅看都没有看咱们一眼的时候,在咱们快饿死的时候,给我们帮助的人,这叫做救命之恩,以后绝不能忘记。”

    明发云的山羊胡子挺高兴地翘了起来,他听到明小丫教导女儿的话,觉得她虽然跟游白山家那糟老婆子长大,但心眼却没跟着坏了,还是个知恩图报的。

    明发云为人厚道仁义,但到了这个年龄,见惯了人心复杂,心中通透。

    他不怕在别人困境中,搭把手帮个忙,就怕碰到个眼盲心黑,忘恩负义,升米恩斗米仇的家伙。

    明小丫这番话,恩怨分明,倒是让老会计高看这位远方侄女一眼。

    “行吧,”老会计是心里藏得住事儿的人,“我还有几块田没巡看,你们在这等着。”

    说完,明发云继续将一只手背在身后,就像上辈子明霞在公园看到的遛鸟大爷一样,悠悠哉哉地顺着梯田旁边的小山道散步。

    明发云不是在散步。

    他是在统计工分。

    身为村里的记账记录工分的老会计,并不是会点算数题,会写两笔字那么简单。

    特别是生产队集体管理的体制下,会计还需要配合生产大队队长,分粮分钱,分肉分票,还有最重要的是,合理的计算每个人的工分。

    这里最难做到的,就是合理二字。

    每一个工分,是生产大队村民的命根,关系这一年能不能吃饱饭,能分到多少肉,能分到几尺布,几斤棉花,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由不得村民不分分计较。

    别说一天多算一个工分,少算一个工分不重要,那一年三百多天算下来,累积起来的数字,可是很有分量的。

    铁屋村人口不多,但就这样一个不起眼的村落,干活的人之中,必然也有偷工减料,变着法子偷懒,也有勤勤恳恳,踏踏实实。

    若是在统计的过程中,不能做到公正合理,而又赏罚分明,那整个大队的生产建设,都会受到波及和影响。

    在实行集体大队生产的第一年,铁屋村没有经验,完全按照镇政府下达的通知,一板一眼按出工算工分。

    等到年底,分前钱粮肉票的时候,发现居然那些偷工的懒汉,到手的东西,也没比勤快的人家少太多。

    这结果一出来,村子里的老辈和有点见识的人,都知道这样不行了。

    按这样安排下去,以后谁还愿意出工多干活?

    全村人糊里糊涂地糊弄,懒到最后,这地里能有产出吗?

    地里出不了粮,这是要饿死人的。

    大约因为铁屋村地处山林,每一分田地都是祖辈一个锄头一个锄头在山上开垦出来,粮食出产不易,所以村民对粮食的收成,可谓是斤斤计较。

    常见书中描述华国南方山区的农民,是精耕细作的典型。可是,在人均耕地数量很少的地区,如果种植时再不精细点,那每年所产的粮食,都养不活家里人了。

    很快,趁着农闲,铁屋村有话语权的人集中在晒谷场,一条一条定下了铁屋村如今计算工分的办法。

    以村镇政府发到村里的文件为基础,增加了许多符合铁屋村基本情况的规定。保证了工分统计过程中的公平合理,又能够调动大多数人劳动的积极性。

    但如此计算,麻烦也是真麻烦。

    因此,铁屋村统计工分的过程中,是需要严格的人工监管和审查。

    这种管理制度下,就需要负责登记统计的人,在铁屋村内,有较大的威信,受到大家共同认同的人。

    明发云就是铁屋村最适合的人。

    明霞看着这位老头子,腿脚麻利沿着田垄旁的山路快步疾走,一路没停歇地爬上山顶,又用比爬上更快的速度,走下山路。

    明小丫虽然与他有亲戚关系,但从对他畏惧的很,能避则避,不敢接触。

    因此,明霞从明小丫的记忆里,也找不到更多关于这位老会计的信息,但他平日行事,公允正直,倒是大家公认。

    明发云向明霞走过来,比先前多了几分肯定,他点点头,水烟枪的一头指了指分派给明小丫的任务地瓜田,说道:“你这田的草,倒是拔得细致,尽心齐整,我算你六个工分。”

    同样是拔草的工作,有些人做个表面,光拔那些扎根松软的小草,对付某些扎根很深的野草,不愿意费心挖根,草草拔掉地表上的叶子,就当作完成任务。

    这样除草,速度虽快,但斩草不除根,生命力顽强的野草,保留着发达的根系,依然会继续与农作物抢夺养分和水,还是会影响地里的产量。

    看到哪个人的任务田里,这种情况多了,明发云就会记下来,等村里开大会的时候,一个一个点名批评。

    明霞做事一贯小心仔细,并不会给工作留下烂摊子。

    她不仅把地瓜田里的大棵杂草连根挖起来,还把根上的泥土抖落干净,按照分类,摆放成一堆,

    明发云声音刚刚落下,明霞正准备说些什么,没想到脑子里的提示音,再次响了起来。

    “叮咚!获得劳动奖励一工分!”

    一个出乎明霞预料的工分入账,真是意外之喜,又让她看到了一个新的获取劳动值的途径。

    原来除了劳动时间的奖励,劳动完成度好,也是能够额外获得工分奖励的。

    这是不是也意味着,如果草率劳动,随便应付,也会被扣掉劳动值呢?

    对现在的明霞来说,任何一个工分都非常宝贵。

    这一个工分,可相当于自己劳动一个小时时间呢!

    明发云夸了明小丫两句,也不耽误时间,沿着山路,率先往村子里走去。

    这里是他今天巡看的最后一块地,查看完毕之后,明发云对今天村子里上工的每一个人工作情况,都心里有数,可以将工分一五一十地记录在本子里。

    因为他盯得紧,干活不仔细,偷懒散漫的人,能拿到手的工分,与勤快利落的人,能差了一大截。

    哪一个人若是有不同的意见,可以在这两天直接找他询问,明发云就会在生产队长前有理有据地将每一个扣分的原因说出来。

    到目前为止,明发云从没有失了道理。

    明发云在他们一行人中,虽然年龄最大,但走路的速度却是最快,等他走出一大截,才看到落了他一大段的明小丫母女四人。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