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不一样的植物(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由于一路走走停停,明霞今天下山花费的时间,比昨天多了大半。

    不过,收获也多了许多。

    她眼界大开,很多植物的用途,甚至连这种植物,明霞先前都从未听闻。

    大花和二花知道很多铁屋村村民打小就知道的野外知识。

    比起曾经的明小丫,这两个丫头虽然经常挨饿,时不时被游老婆子抽一顿竹枝,但因为年龄尚小,干不了太多活计,平日里被管束得不算特别狠。

    大约因为在游家待得艰难,她们反而经常带着三花在村子周围晃荡,靠着帮其他村中的大婶大姨们,弄些需要的植物根茎果实,换一点地瓜米吃。

    明霞并不因为成为她们的抚养人,而将她们当成什么都不知道的傻丫头。

    事实上,与她们相比,明霞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更为无知。

    明霞隐约的猜测,在与大花二花说话中,几乎已经得到验证。

    这个世界,不仅历史与她上辈子颇有出入,就连许多生物,可能也有差异。

    大花二花虽然年龄小,不过因为经常给一些村妇帮忙,她们从村中有经验的婶娘奶奶们口中知道了很多山里植物的知识。

    她们说不出专业植物研究者的学科术语。

    对植物的了解,就是村里流传的不知是否正确的植物用法,以及极富有乡村特色的俚语传说。

    这些东西,明霞也听得津津有味。

    “为什么要挖它的根?”

    “村长家的二叔说,我们可以用玛瑙草的根,找他换吃的。他隔段时间就会去县城换钱呢!”

    大花口中村长的二叔,是村长的二儿子。

    明霞猜测,这估计是一种药用植物,中草药的店铺有长期收购,而村长家的二儿子用零食,小玩意儿,从村里的孩子那儿收集来,再卖到县城中草药店去。

    “我们现在挖是银草根,这么一小把,村长家的二叔,最多拿一个地瓜跟我换。上次二花挖到了红色的玛瑙草,用二叔的话说,就是它们的根,像红玛瑙一样漂亮,那个值钱多了,二叔用了两个白面馒头和两块姜糖跟我们换呢!”

    大花看了一眼娘,回想起那天吃过的食物味道,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她在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却始终在观察着明霞的神色,似乎在猜测她娘会有什么反应。

    如果此时换成明小丫在这里,她估计要酸溜溜地想,自己这辈子都没吃过一口白面馒头,没想到自己生的赔钱货,还能吃上白面做的馒头?

    不过,现在给大花当娘的人,是年轻时对美食阅尽千帆的明霞,她背着微微发沉的竹篓,笑眯眯地看着大花,说道:“你们觉得白面馒头好吃吗?”

    “好吃,最好吃了!”说话还不怎么麻利的三花,牵着明霞地手,突然开口嚷嚷道。

    说完,她还用亮晶晶的眼睛,满是渴望地看着明霞,嘴角一抹可疑的哈喇子,迅速流下来。

    “这就好吃啦?”明霞仿佛回到上辈子拿着一个彩虹棒棒糖逗朋友娃玩时的有趣心情,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你们吃过酱香大肉包子吗?”

    不知道是不是本能,三个小家伙听到肉这个字眼,都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明霞。

    “像雪花一样洁白的面粉,揉成一个一个胖乎乎的大包子,每个都有我拳头那么大,戳一下,软乎乎的,拿在手里,热腾腾地散发出大白面的香味,我们用手微微撕开一点,皮真薄呀,里面除了几根香葱,一点菜叶都没有,全是香喷喷,满是肉汁的猪肉馅,瘦肉和肥肉混在一起,看起来油汪汪的,咬一口,吱吱地冒着油……”

    明霞的小小恶趣味还没开完,眼前这三位小家伙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口水分泌,拼了命地咽口水,咕噜咕噜声此起彼伏。

    就连看起来十分稳重的大花,听着明霞的描述,肚子里的馋虫就像真的闻到了那个皮薄馅大的大肉包,全都钻了出来。

    “娘,真有这种肉包子吗?”二花眼巴巴地望着明霞,期盼地问道,“哪有人舍得拿这么多的肉,做个包子呀!”

    二花天真的疑惑,说出了姐妹三的心声。

    她们的小脑袋瓜子,根本无法想象出来,怎么会有人拿那么多的肉,放进包子里,还不加一点儿菜!

    真的有的。

    在物资丰富的上辈子,随便哪一家有点名气,有点传承的包子铺,都不会在用料上偷工减料,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

    看着这三位小朋友,性格一向豁达的明霞,也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

    她此时也失去了玩笑的心情。

    当年她身边的孩子们,哪一个会吃不起一顿肉包?

    自己的朋友圈,同事朋友的带娃动态,不是在海岛五星级酒店的亲子俱乐部轻松度假,就是搭乘豪华游轮自由享受自助餐厅的各国独具魅力的美食,尝遍全球各地的山珍海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