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病根(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持续长时间的采摘茶芽,这份工作对明霞现在来说,真是一点儿也不轻松。

    如果换成明霞现代的身体,还不至于这么虚弱。

    但是比自己年轻十几岁的明小丫,怀胎生子的次数太多。

    又因为每次生孩子之后,没有好好休养,更是把她的身体都掏空了。

    尤其是后面几胎,因为没有生出男孩,为游家传宗接代,因此饱受冷落,不得不强撑身体,在催促、打骂和嘲讽声中,继续负担起了沉重繁琐的家务。

    年过四十没生过孩子的明霞,感受到明小丫生孩子之后的惨烈。

    拥有这种记忆,明霞可以很肯定地说,她将来更不想生孩子了。

    用惨烈来形容明小丫的生育史,是一点儿也不夸张。

    明霞甚至觉得,明小丫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活下来,坚持到现在,真是生命如野草一般顽强。

    虽然常常把生完孩子称为卸货,但女人生完孩子之后的状态,绝不是真的像卡车卸货那样,货物一放,轻松出发。

    单纯从生理上考虑,生产之后的一个月时间,又被称为产褥期。

    产褥期的女性,要恢复怀孕期被挤压变形的内脏,骨骼,子宫,要面对持续一个月不断排出的恶露,还有因为喂奶而胀痛的胸部。

    而明小丫在这种情况下,却要继续承担并不轻松的劳动。正是需要营养恢复身体,依然吃着全家最差的伙食。

    “想当年,我生完孩子第二天,就能下地干活!”

    这句轻飘飘的话,似乎很耳熟,没有生过孩子,难以深刻体会到其恶毒。

    明小丫生了五个孩子,每次都会有很长时间从她前婆婆口中听到类似的话。

    “真没用,我当年一口气生三个带把子的,也没这么娇气,连下地干活都拖拖拉拉。”

    “身上真臭,别靠近树子,带着赔钱货滚去柴房。”

    “喂什么奶,赔钱货吃什么奶,赶紧断了,生下一胎,可别再生个赔钱货!”

    所谓磋磨,不过如此。

    对于游老婆子语言和行为上的暴力,明小丫习以为常,默默忍受,而接受了明小丫记忆的明霞,却这样的场景深恶痛绝。

    也就是明小丫现在的身份,已经与游家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而明霞现在首要关注的重心,承担明小丫最重要的责任,带着三个小丫头摆脱温饱困境,暂时无心与前婆家人纠缠。

    来日方长,这口恶气不出,明霞这辈子都不会爽快。

    明小丫的身体因为产后过度劳累,落下的病根,现在已经让明霞深受其害。

    但又因为生计所迫,不会因为缺衣少食饿死,明霞不得不撑着出工赚取工分和劳动值。

    “叮咚,开启劳动时间计时,劳动时间六十一分钟,获得一工分。”

    卡着时间点,明霞终于赚得了一个小时的采茶叶劳动值。

    只要休息超过两分钟,脑子里的购物程序就开始中断计时,统计劳动时间,发放工分。

    这次提示音里,让明霞觉得惊讶的是,参与集体采茶劳动,获得的公分居然是自己在院子里拔草的两倍。

    这到底是因为采茶工分高,还是因为是参加正式的集体劳动而获得两倍工分,明霞暂时无法判断。

    不过,等下午去地瓜田里除草,就能知道答案了。

    这种区别,也给明霞带来一个好消息。

    劳动值的获得并不是固定的。她想要获得更多金钱购买淘宝程序里的商品,肯定要尽可能选择公分更高的劳动方式。

    从村生产队仓库取出来的竹篓子又宽又大,竹篓子的底部快到明霞的大腿,而顶部篓子口高度也超过明霞的头顶。

    茶叶软嫩,不占分量,想要采摘满一竹篓子,其实很花功夫。

    没看见其他来采茶的村妇,比明霞早来了大半天,也就刚刚摘了不到半篓子的分量。

    明霞受这具身体拖累,速度就更慢了。

    铁屋村茶山成片,面积很大,各自采茶的农妇,要赶着采完一竹篓子,早点回去登记公分,个个都争分夺秒,没有功夫闲谈。

    明霞待在茶田整整工作了三个小时,在自己的虚拟淘宝账户上,增加了九毛钱的收入,才背着还不到七成满的竹篓子,咬着牙,顺着来时的山路,慢慢走回去。

    实在不是她不想继续把公分任务完成,而是这三个小时已经消耗了明小丫八成的体力。

    明霞不是一个没有成算的人。她心里估计,若是真老老实实将整个竹篓子全部填满嫩茶芽,那回程那段山路,明霞就没有体力走回去了。

    她可不认为,以明小丫的人缘,谁会愿意将她带回村子。

    回去的路,真不好走。

    除了体力已经不支这个重要原因,当然还有下山路本来就难走。

    明小丫下山回村的路上,已经有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