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开工采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明小丫以往与外人很少接触,每天除了出工干活,挑水洗衣之外,大部分的时候都被前婆婆拘在家里,忙着没停没歇的活计,整日脚不沾地,还是被她前婆婆成日骂成吃白饭的。

    她在村子里其他人眼里,存在感极低。身上最大的标签,就是游全树家一连生了五个丫头的倒霉媳妇。

    前段时间,如果不是游家闹出铁屋村第一场新时代离婚的破事,游香美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这个几乎不说话的游家童养媳。

    不过,走回村里这段路,游香美倒是没有想到,以前就像是锯嘴葫芦一样的明小丫,跟自己还蛮聊得来。

    虽然聊得话不多,但可以看出来,离开了游家的明小丫,并不是扭捏沉闷的性格,说话做事,还是蛮得体大方。

    因此,游香美带她干活的时候,不免多提醒了几句。

    “大花她娘,等到了前面的岔道,我们就要分开,我要去那边山岭,大队正开荒新田,你自己去茶山,摘够了一篓子的鲜茶,马上就带回村里给游七叔。”

    “游姐,谢谢你,你别喊我大花她娘了,我前两天给自己想了一个名字,就叫明霞,就是晚霞的霞。”

    游香美是铁屋村难得有念书的女子,尽管只有小学毕业,但也是完完整整念完小学课本。

    她扛着锄头,听到明小丫的话,还挺意外。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村里生了娃儿的女人,还会给自己重新起个名字。

    “明霞,明霞……”游香美琢磨了两句,点点头,说道,“我觉得这名字挺不错,行吧,明霞,你摘完今天的茶芽,就直接找发云叔记录公分,然后他会告诉你去哪块田除草。”

    发云叔,就是村里的老会计,也就是大花口中的二伯奶奶。

    游香美该说的话,都交代清楚了。

    到了分叉口,她朝明霞摆了摆手,潇洒地看着肩膀上的大锄头,加快脚步,一眨眼功夫就没影了。

    明霞看她大脚飞奔的速度,估计之前是在照顾自己的速度。

    在现代常年跑步锻炼身体的明霞原本速度也不慢,不过现在接手了明小丫的身体,营养不良,又过度生育,到底是亏损的厉害,想跑都跑不起来。

    既然迟了,她也就没着急,按照明小丫关于茶山的路线记忆,保持节奏,往铁屋村的茶园赶去。

    铁屋村的村民,种植白毛茶的年岁非常悠久。

    那成片的茶山,都是铁屋村祖祖辈辈精心照料,一点一点开垦出来,上百年没有荒废过。

    种植茶树的位置,远比其他粮食讲究。

    明小丫日子苦得就像被黄连水泡过,而唯一能给她生活带来一点愉快和光明的事情,就是听村里的老人唠嗑讲古。

    而茶山作为铁屋村最重要的生计来源之一,难免是大家想当年的时候,最喜欢聊的话题。

    明小丫知道,村里最好的茶田,那些老茶树产的茶芽,能炒制出品质最上等的银光白毛茶。

    而这些茶田,当初就是游香美的大爷爷的爷爷,选定的茶园。

    这也是游香美这一脉,在铁屋村地位一直很高的原因。

    明小丫听老人们所说的话,常常是一知半解,但平日阅读范围比较杂的明霞,综合以前阅读过的书籍,猜测铁屋村茶山所产的茶叶,品质一定不差。

    比起平原地区,完全是山区的铁屋村,空气湿润,常年雾气缭绕,有较为明显的昼温差,应该是生长好茶叶的地方。

    明霞一路琢磨着明小丫记忆里关于茶山的内容,终于赶到了茶山的位置。

    这里的茶田,与种植稻谷的梯田一样,依附在山上,层叠而上。

    铁屋村周边山林的环境,在明霞这位现代人看来,山色秀美,景致天然,而远看茶山,丝毫不逊色当初自己旅游时所住的高价茶园民宿。

    虽然她目前处境尚且不能温饱,但却不影响自己用欣赏的眼光,去接触自然之美。

    明霞顺着上茶山的路继续走,很快就看到两个挽着发髻,穿着靛蓝色粗布衣的妇人,正在埋头摘着茶树树梢上的嫩叶。

    村子里无论男女老少的衣服,极少去城镇的供销社里买衣服,大部分穿得是农家织布机自己编织的老粗布,大部分用一种靛蓝色果实来染色,所以村子里的衣服,是清一色的深靛蓝色。

    除了近处这两名妇人,明霞看到更远的茶田上,还有远远近近的许多靛蓝身影。

    两个妇人感觉到明霞走过来的动静,抬起头发现是刚刚被赶出婆家的明小丫,互相使了一个眼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