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先刷干净再说(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黑瘦的手,摸上刚才那位大婶带来的食物,灵活地解开芭蕉叶上的绳子。

    在这期间,这两个看起来脏兮兮的干瘦小丫头,自以为偷偷地瞥了明霞好几眼,似乎在不断确认她不会制止。

    在明小丫单薄的记忆里,对女儿们的感情并不深刻,甚至能称得上淡薄冷漠,还夹杂着许多负面不良情绪。

    明小丫自己在歧视和欺辱中长大,而她的几个女儿也在重复着明小丫的悲剧。

    明小丫并没有将自身痛苦,转化成保护女儿的力量。

    明霞依然能感觉到明小丫生命消亡前的不甘和怨恨,她反而将自己苦难命运,错误地归结在自己的女儿们身上。

    在她浅薄的认知里,她的几个女儿之中,如果有一个儿子,自己就不会被婆家抛弃,成为整个村的笑柄,生活无所依靠,凄惨死去。

    明小丫一直以来最羡慕的人,是村头的游大熊三兄弟的娘。

    那位已经年过半百的老婆子,据村里人说,当年也是一位童养媳,婆婆苛刻,动辄打骂。

    不过,这位大娘肚子争气,一连生了三个儿子,从此腰杆值了,说话也硬气了,等终于熬死了婆婆,总算扬眉吐气,当家做主。

    明霞对明小丫的想法无力吐槽。

    无知和愚昧,是可以被传承的。

    在重男轻女的疯狂洗脑和荼毒下,就连与生俱来的母性本能,都会被压制和剥削到极低的水平。

    明霞默默注视着明小丫的这两个孩子。

    游大花从打开的芭蕉叶子里,小心翼翼地拿出几块看起来蒙着一层淡淡灰色的块状食物。

    拿起来之后,她瞄了一眼明霞,抿了抿嘴,又从芭蕉叶里,取了小小一块。

    明霞估计,这些食物总的分量,还不到游大花两个骨瘦嶙峋的拳头大。

    “多拿一点。”

    明霞看不过眼,突然出声说道。

    正在拿食物的游大花吓了一跳,手里的块状食物滑落,掉在地上。

    旁边个头更矮小的孩子,立刻本能地蹲下身,飞快将掉落的食物捡起来,一把塞进嘴巴里。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明霞盯着黑漆漆的硬土块地面,吸气,呼气,将这句话默默给自己念了三遍。

    好吧,她放弃。

    等明霞的目光落在两个孩子黑漆漆的小手上时,发现自己就算念上一百遍,也无法眼睁睁看着这两个孩子在这种卫生条件下吃东西。

    明霞努力克制身体上的不适,这种不适除了接二连三的咳嗽气喘之外,还有这具身体本质上营养缺乏引发的虚弱。

    这几个孩子肚子饿,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肚子里空荡荡的感觉,仿佛要将身上最后一点油脂都要彻底搜刮干净。

    很难熬,但她还能撑住。

    明霞在年轻时,热爱美食,对食物充满了热忱,但慢慢步入中年,新陈代谢逐比不上青春时,就慢慢开始克制对食物的需求。

    三十五岁之后,明霞在每周都会抽出一天时间,进行有规律的禁食,与一日三餐暂时告别。

    如果说,当初禁食的饥饿感,能让她头脑更清醒冷静,那现在的饥饿程度,简直可以称为冰封千里的严寒了。

    游大花小姑娘看到她慢慢站起来,犹豫了一下,用拗口的地方方言说道:“娘,二花和臭花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嗯,”明霞没有理解大女儿的小心思,打起精神,按照明小丫的记忆,慢慢走出房间。

    破旧漏风的房屋外面,是一个长满野草的荒芜小院子。

    土坯围成的矮墙,早就倒塌,只剩下矮矮的碎石墙基,只像一个大台阶。

    身后的小破屋,用黄土和发黑的木头搭建而成,完全是摇摇欲坠的模样,。放眼过去,一目了然,只有两间房间,以及一个快要坍塌的厨房。

    “大花,二花,过来。”明霞看了一眼环境,就往破屋之后走去,顺便让两个小姑娘跟上。

    游大花不太放心地看了一眼另一个房间,然后顺从的跟上去。

    而年龄更小的女孩,则是姐姐作什么,自己也学着做什么,嘴里还津津有味咀嚼者自己刚刚从地上捡起来的食物。

    明小丫母女几人现在居住的房屋,是原本村里老猎户的居所,老猎户无儿无女,年老之后,这屋子就几乎没有整修过,等他离世,这一处屋子就荒废了。

    屋后与前院一样,满是杂草,还有长着硬刺的低矮灌木。

    明小丫前一阵被赶出游家,搬到这里的时候,精神几乎崩溃,满肚子的怨气和绝望,哪有功夫来收拾屋前屋后的环境。

    明霞不确定将来是不是能回到富饶有趣,属于自己的时代,所以,她和明小丫不同,就在这里生活一天,就不愿意委屈自己。

    即便是破屋荒地,也要收拾的清清楚楚,踏踏实实。

    明霞领着游大花姐妹两人,来到一簇青嫩青嫩的杂草堆前,蹲下来,将生长旺盛的密集青草拔了几把,然后侧身让游大花姐们俩过来。

    透过草根的间隙,能看到长着水苔的光滑青石。最主要的是,还有清澈的流水,缓慢从青石上流淌而过。

    这里原先是老猎人取水的地方。

    从山上引下的底下泉水,顺着沟渠和石缝,被老猎户引入自家屋后的青石撑起来的水池里。

    水池大约两米见方,因为无人打理,早就被荒草淹没了。但从山间引出的泉水,却没有停止流动,十几年如一日。

    老猎户当年还在世的时候,明小丫在上山捡柴火,拔猪草的时候,见他在这里打水,所以拥有明小丫记忆的明霞,能一下子在半人高的荒草中,找到小水池确切的位置。

    “你们过来,把手洗干净。”明霞说道。

    游大花和游二花蹲在明霞身边,大概从来没有听明小丫跟她们讲过这句话,一时间愣住,眼神呆滞地看着她们的娘。

    “手伸到水里,一定要洗干净。”明霞目标明确地再次重复一句。

    明霞承认自己目前对这具身体的几个女儿,暂时没有母女之情,也没有深情的母爱,但并不妨碍自己以一个成年女性的角度,承担起对几个未成年的责任。

    反正,无论如何,只要将来跟她生活在一起,那种手心手背全是黑垢,指甲缝里全是泥土,还面不改色抓东西往嘴里塞,在她面前想都别想。

    明霞催促一句,率先把自己的手深入浅水中。

    因为,她发现自己的手,也没比这两个小丫头好多少,应该说,更糟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