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红3(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付景旬是凌晨四点走的,没惊动童择。体检用了三天,第五天就是一场接着一场的定级初赛,一走走了十七天。

    童择该拍戏拍戏,该出通告出通告,直到自己在《飞渡》中的戏份圆满杀青。

    他是杀青的第二天去的南方,赴郑雪导演新戏《观音》的试镜。郑雪最开始给他递的这个角色是个小配角,童择读完剧本之后倒觉得自己更适合演主角李东。

    九十年代背景,李东出生于上海的普通人家,出生没几个月就被扔在了孤儿院。孤儿院不够正规,孩子们都是管口饭吃活着就行,小孩在这种环境里长大,性子自卑敏感又恶劣,刚被人领养走,养父就死了。

    这家人原本有个女儿,大李东九岁,叫李茵茵。家里人重男轻女,女孩从小到大也是当个男孩穷养的。

    养父死之后弄堂里的大人背后嚼舌根的时候总是说这家男人是领养来这小鬼克死的,邻居也不怎么待见。来了没两年养母又跟着别人跑了,扔下两个孩子不管了。

    李东来了之后就爱戏弄李茵茵,家里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李东也因此变本加厉,直到后来两人相依为命,靠李茵茵打工养家的时候两人关系才缓和起来。

    李茵茵欣慰,但李东却是面和心不合,装出来的。而后,老房子失火着了半个街区,李茵茵在外打工,回来的时候李东已经被送进医院了。

    至此,李东人生的前十年画上了一个丑陋的终点,他毁容了,从脸到身子,骇人可怖。

    之后,就是青年李东的戏份了。

    工作室这边打听到有消息说是李东童年时代的演员已经定下了,这段大概会占剧情的四分之一,但青年时代的演员目前还没拍板。

    童择跟李星说自己在郑导那里试完李东的玩伴裴可之后,想再试试主角给郑导看看。

    别的导演或许难开这个口,但郑导是不介意让新人挑大梁的,李星跟郑雪工作室说了这事,那边也应下了。

    李星从没想过童择能试上,连裴可这个配角他都是抱着试试的心态让童择去的。答应童择跟郑导说这个也只是想给童择多几个在外面现现的机会,也算个历练。

    谁知道试镜那天试到最后郑雪跟童择还真看对眼了。

    李东这个角色比较复杂,他敏感脆弱,不相信别人对他的示好,但又渴望着大家关爱他。但一场大火死里逃生,心理和外表的双重压力彻底压垮了他,出院之后连表面的恶劣都不愿再装,彻底成了一个自卑敏感抬不起头的小孩。

    因为外表,他的玩伴也都孤立了他。自此,他把自己封闭在了二楼的房间中,只是偶尔坐在窗台上看看外面。

    就这样过了三年。

    这个年代大部分人还不知道抑郁症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这孩子被火烧傻了。姐姐李茵茵也这样以为,所以去寺庙里拜了好几天,花了一个月的工资给他求来了一个绿观音。

    李东拿到观音的那一天,第一次愿意出门跟着姐姐一起去买菜。

    两人相依为命,依然住在被火烧过的房子里。别的房子都重新修缮过,只有他们的房子依旧远看近看都像是危楼。

    童择当天去,试完裴可之后等到最后试了李东。试的第一段是李东收到观音的那段戏。

    演少年人最忌浮夸,痕迹过重。童择本就灵气十足又被雷老散养着细细雕琢自由生长,小半段戏下来郑雪导演觉得真的不错。

    李东那种脆弱感演的真切,接到观音那一刻绝望中带着一丝希望的破碎感也让人感同身受。

    郑雪看完连说了三个不错,接着又让他演了一段后来李东打工赚了钱之后雀跃的戴着口罩去市场里给李茵茵买项链的戏。能演脆弱阴郁,也要能演阳光和希望才行。

    童择给出来的远比郑雪希望的多。一路上的高兴,人堆里下意识拉高口罩遮挡脸上伤疤,买项链的时候不敢直视别人的躲闪目光,童择显然是认真的研究过这个角色的。

    郑雪非常满意。

    回去的路上天已经黑了。小周高兴的像一只两百斤的肥猫,坐在副驾上说说笑笑的拍自己的肚子,比童择本人还高兴。

    童择心里是既期待又忐忑,紧张了一路想马上拿到一个结果。

    李星本来是在给童择谈一个饮料的代言,小周给他讲了这事之后李星说话都硬气起来了。郑雪不是说话会给人留面子的人,她说好就是真的觉得好,李星觉得这样一来就算不是主角,至少能给童择留个角色。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