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恋2(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次比赛是全球直播,航拍的无人机少说六架。童择保险起见,出了人堆在观赛席那里还是把墨镜口罩鸭舌帽乖乖戴好,像个犯罪分子一样看着领奖台那边。

    付景旬最终总积分排名第三,是这次全球挑战赛的季军。

    他今年才二十岁,是一个过分年轻的挑战赛得奖车手,甚至在这两个月里童择多次在体育赛事报道的推送中看见付景旬的名字,说他是天赋少年,是今年最有希望进入F1的一名中国赛车手。

    童择远远的看着领奖台那边出神,想到了平常聊天的时候付景旬曾讲过的赛车经历。

    十七岁出国进入车队,学习之余风雨无阻日复一日的训练,跑遍了全世界的赛道,十八岁年龄够上了参赛。

    付景旬告诉他,他们车队规模大声望高,所以雷诺挑战赛给了他们车队三个名额。那一次名额争夺赛里,他在他们车队排名第七,连加赛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他因为实力不够而错过了人生中第一个世界级比赛。

    而第二年埋头苦练拿到了名额却又因为与车队高层发生肢体冲突把人家打进了icu没去成。那个经理清醒后第一件事就是跟国际赛车手协会举报了他的恶劣行径,禁赛一年。

    再来就是今年,付景旬拿到了路雷车队近五年在雷诺全球挑战赛拿到过的最好的成绩。

    他才二十岁。

    童择其实很羡慕这种人,为了喜欢的东西拼尽全力,甚至可以放下已经拥有的一切。阳光热情朝气蓬勃,这才是年轻人。

    而他自己的人生像一捧枯草,像一滩死水,无趣至极。他至今都这样以为。

    付景旬回来的时候童择已经在路雷车队三位车手专用的小休息室等他了,付景旬看着他时眼神发亮,径直拿着奖杯走向了童择:“送你!”

    说完,付景旬把奖杯塞进童择怀里,童择被迫抬手抱住了怀中这份荣耀。

    “我……怎么能要你这个?这个多重要啊。”童择想还给他,但付景旬根本没打算接。

    付景旬:“你什么时候回剧组?”

    童择:“明天下午。”

    付景旬笑了:“巧了,我们也是明天下午的飞机回车队。”

    这时候刘经理喜滋滋的推门进来,还带着另外两位路雷车队的参赛车手。

    “功臣啊!”刘经理拍了拍付景旬的肩膀,“今晚在国内先给你小小的庆祝一下,等回了车队再给你开庆功宴。”

    “好嘞!”付景旬开心应下。

    宋祁在北京郊区有套房子,离赛场这边不远,之前赛道开放的时候付景旬偶尔会过来,所以就跟他哥要了个钥匙。小周来接人的时候付景旬把钥匙给了,让他们今晚不用住酒店。

    说是庆祝,其实就是几个人找了一家餐厅聚了聚。有个车手是韩国的,对烤鸭非常感兴趣,所以经理找了家地道点的北京烤鸭老店,要了几瓶啤酒,几个人吃着聊了聊今年F1选拔赛的事情。

    小周这边不好意思住大老板的房子,又不放心把童择单独放在付景旬旁边。纠结来纠结去想了想这几个月两个人相处的也都不错,付景旬也啥事没干,交待了一遍也就走了。

    童择一个人在小别墅里呆着,不知道哪个是客房也就没动,在一楼客厅看着自己的剧等付景旬回来。付景旬下午走的时候说了晚上回来教他打游戏的。

    直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门铃才响,付景旬本来走的稳稳当当的啥事没有,等童择一开门就突然踉跄了一下,非常自然的扑进了童择怀里。

    童择使劲把人托住没让他摔倒,问道:“你喝了多少啊这是?”满身酒味。

    付景旬不说话,只是揽着童择的腰,配合的被童择拖去了沙发放下。

    “你还有意识吗?喂,付景旬?”童择抬起一只手在他脸前晃了晃。

    付景旬懵懵的抓住童择的手,大手一揽又把人强势的按在了自己身上:“睡觉觉。”

    童择挣出来,继续问:“你还知道我是谁吗?你得告诉我睡哪个房间啊!”

    付景旬好像听懂了,站起来握住了童择的手,拉着他往楼上走,带他去了一间简洁大方的房间,口齿不清的:“这……这间有阿姨打扫。”

    付景旬眼神迷茫,说完又扑进了童择怀里。童择欲哭无泪,只能拖着大型挂件去卫生间擦脸刷牙。

    “你还能一个人洗澡吗?”

    付景旬好像听不懂他说话一般点头又摇头的,童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只好……”

    看不见的地方,付景旬嘴角微勾,期待着童择说帮他洗澡。谁知道——

    “那只好不洗了。一会儿给你换上拖鞋洗个脚吧?”

    付景旬嘟着嘴摇头:“洗,洗澡。”

    然后他被童择关进了浴室,童择出去之前交待他:“你随便冲一下水就快出来啊,别摔跤了。”

    无情!好残忍!付景旬快速冲了个澡之后穿着浴室柜子里的睡袍径直走出去趴在了床上。童择这会儿也困,问出来浴室柜子里的浴袍都是付景旬的之后也去快速的洗了个澡出来,和付景旬睡在了同一张床上。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