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钩4(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对不起啊哲哥,你继续说。”

    司哲继续:“都是很和善的前辈,但也都不喜欢太出风头的小辈,像你这种安安静静的乖宝宝就很招他们喜欢。所以别有压力好好表现,把你最真实这一面表现出来就好。”

    童择点头。这个节目的制作周期比较短,预计十月末就能播出,刚好能给新剧带一波热度。

    司哲问他:“你那个《急速计划》跟谁搭的戏来着?方一鹤,还有谁?”节目组给的流程他还没看。

    童择:“男一是佐习影业的方一鹤,剧里跟我演对手戏的女演员也是佐习的,冯若楠。女一是方天娱乐的海陵。这次我们四个去你的节目。”

    司哲点头。

    “方一鹤我合作过,戏一般但人不错,当了好久小鲜肉了吧。”他起身去电视柜旁边箱子里拿了点樱桃过来放进了桌子上放水果的小盆里,“佐习捧他到现在也是仁至义尽,你们这部戏要是他再不小爆一下,估计就没了。我去洗洗。”

    司哲拿着小盆走了,童择想着方一鹤人气也不错,怎么就说是没了呢?

    司哲回来的时候童择又在用食指抵着下唇想事情。他唇形好看也不削薄,看着就知道亲起来软的很,就跟童择这个人一样。

    司哲忍下心里的想法咬了一颗樱桃挨着童择坐下,表情稀松平常:“小师弟,炒cp吗?”

    童择闻言诧异的转头看他:“啊?我们俩?”

    司哲点头。

    童择觉得自己的认知被颠覆了。司哲一直走的是老干部实力演技派的路子,上了综艺节目也从来不让导演组把和他互动的嘉宾往暧昧的方向剪辑,怎么突然就想炒cp了?

    司哲笑了笑,掩盖般的解释:“现在男男cp大火,比剧情本身有意思多了,倒也不用我们两个做什么,就多同台多交流就可以。”

    童择不知道司哲图什么,司哲现在虽然不是视帝,但实力怎么说都到这儿了,也就一部合适的戏,拿个奖的事儿。

    童择摆手,神情有些尴尬:“不了不了,怎么想都是我更赚,还是别了,万一炒出事了。”

    司哲笑了:“炒cp唯一能炒出事的地方就是我们俩突然公开了,能有什么事?况且《飞渡》里我们俩本来就是相爱相杀的知己关系,就算不炒,到时候也一大堆cp粉。”

    童择还是拒绝:“对不起啊哲哥,我不想搞这些。”

    司哲无所谓的笑了笑往回找补道:“这说什么对不起,我也就随口一问。星哥让我平常有机会了帮帮你,我这也不知道怎么帮。不过回头一想这也确实是个歪招。”

    童择:“哲哥你已经帮我很多了,怎么是没帮上什么忙呢?”

    司哲揉了揉他的头:“好弟弟,懂事。”倒也不用这么懂事。

    付景旬这边送完童择掉头就往会所开,今天哥几个攒了个酒局,本来想着是陪童择就拒绝了,这会儿没事,晚上也不打算接着找童择,这才想着可以去喝一顿。

    他这一路上开着车哼着歌,嘴角翘到了天上,放都放不下来,嘻嘻嘿嘿的开着开着车就得笑一会儿,房间门一推开第一句:“兄弟们!今天我请客!”

    几个人看他高兴成这样,问道:“怎么了?这是开进F1了高兴成这样?”

    付景旬摆手:“跟开进F1差不多吧。”快开进哥哥心里了。

    上次给他介绍柯奕奕那个苏亦鹏酷爱牵线,推了推身边一个小男生,这男生马上小心翼翼地坐在了付景旬旁边叫了声小付总。付景旬看看这男生又看看苏亦鹏,想着这又是哪家合作伙伴的儿子得让他见见。

    苏亦鹏解释:“上次你不是说你喜欢了个狐狸精吗?哥特意给你留意的,看这长相清纯又妖精的还是个雏,哥可没碰过,给你了。”

    付景旬啧了一声,不太耐烦的跟旁边这小男生指了指苏亦鹏:“坐他旁边去。”又看着苏亦鹏,“早就说了你们爱怎么玩怎么玩别扯我,搞你们这些太折寿。”

    “还有,谁跟你说我喜欢狐狸精了?我说的是我喜欢那人像是狐狸变的,勾人。”付景旬拿了个空酒杯过来倒了个度数低的,想到童择又开始傻笑,“嘿嘿应该是那种刚出生的奶狐狸,可可爱爱的白团子一个。”

    可爱炸了,嘴唇像棉花糖一样又甜又软。

    大家看他这样有些不忍看:“看你这出息,高兴成这样是把人弄到手了?”

    付景旬咧着嘴一脸得意的点头:“哈哈哈哈快了!不出意外就是今晚。”

    苏亦鹏一脸嫌弃:“这点出息,知道的是你这小处男要谈恋爱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脑门挨了一砖刚出院呢,傻啦吧唧的平常那股狠劲都没了。要我说你也别去开什么赛车了,跟你那小狐狸开碰碰车去吧。”

    说起碰碰车这伙人又来劲了,七嘴八舌的吐槽他上次放大家鸽子,前脚刚在群里说自己今天有大事不来了,后脚就被人在碰碰车儿童区抓个正着还拍下来发在了群里。

    付景旬毫不畏惧,甚至骄傲极了:“那不是大事?”

    得,大家看他这德行跟中邪一样也不说了,该聊什么继续聊。

    付景旬一鼓作气,忍着一下午没回童择发过来的微信。

    童择很少主动联系他,这下午发了好多东西过来,有没话找话的,有暗暗道歉但又不明说的。付景旬把这副被夺了初吻悲痛欲绝的矫情又纯情的样子做足了,直到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才回了童择。

    童择这时候已经到家正贴着面膜,付景旬发了一个句号过来。

    还没等童择琢磨出来这个‘。’是什么意思,付景旬又发:

    付景旬:[。。]

    付景旬:[。。。]

    付景旬回了个句号过来本来是在故作姿态,左等右等等不着童择回复,自己先急了起来,怕玩脱了又发了几个句号过去。

    童择开始对着对话框思索这几个句号又是什么意思,这一思索又把付景旬思索急了。

    付景旬:[我在吐泡泡呢,我是金鱼七秒就忘,你也别放在心上。]

    好一个峰回路转,付景旬心痛极了,童择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div id="favoriteshow_3" style="display:none" align="cente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