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钩4(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付景旬硬是要赖着一起吃午饭,说下午要送童择去了再回家。

    免费司机不要白不要,童择中午的时候为了谢谢付景旬,给他做了糖醋里脊和小酥排骨。在老家的时候他也经常做饭,手艺不错。

    付景旬连米带菜吃了个净光,吃完的时候童择还在慢悠悠的吃碗里的水煮生菜。

    付景旬看他挑挑拣拣的样子问:“不饿吗?”

    童择摇头:“太难吃了。”说完又吃了一根。刚开始那几天还好,现在吃时间长了越来越受不了。

    付景旬有点心疼,做演员的每天都这样控制饮食的话,那什么时候才能吃点好的?

    付景旬:“我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童择恩准:“讲。”

    “你下部戏演个圆嘟嘟的大漂亮不就能吃了?”付景旬说完还觉得自己很牛的样子,一脸期待的看着童择。

    童择:“……死罪,自己去领罚。”他突然想起来个事情,“你今年才二十岁,不上学吗?”

    付景旬:“上啊,就路雷车队在的那个州。不过我今年为了好好准备比赛就办了一年休学,等明年开春才上学。”

    童择又问:“学的什么啊?”

    付景旬看童择开始对他的事情好奇了,也乐了:“学的金融,要是赛车没开明白这不是还得继承公司嘛。”

    饭后依旧是付景旬洗碗,童择不习惯别人忙碌的时候自己在别处悠闲的做什么,所以就跟来了厨房。左看右看也没什么帮得上忙的,他又靠在了门边。

    付景旬趁机揩油,行动上不敢了,但言语上还是能冒犯一下的:“怎么又靠在那里看我了?又想让我壁咚你啊童童?”

    童择骤然红了脸,反驳他说:“不是……我就看看,看完了走了。”

    童择说走就走,去卫生间用水冰了冰脸。他看着镜子里的人心想,付景旬该不会误会我对他有想法吧?

    应该不会……想到这儿童择突然意识到自己对男生似乎没什么除了喜欢与不喜欢之外的更抗拒的想法,这说明自己也是个gay?

    糟糕完蛋偶买噶,妈妈救命,我是个弯的。

    童择不想了,觉得自己说不定会遇上喜欢的女生也不一定。他回屋换了一身衣服,准备等付景旬收拾好之后一起出门。

    付景旬出厨房的时候童择刚走出卧室,带着嘻哈元素的白底色长袜包裹纤细脚踝,配上白色低帮帆布鞋和简单的卫衣九分黑裤,付景旬觉得童择像个十六岁的高中生,嫩的出水。

    忍着捏捏童择小脸的冲动,他走到门口开了门,双手插袋没什么情绪:“走吧。”

    嘶,童择脚踝也太细了吧,感觉一手就能握住。付景旬在电梯里偷偷观察他,腿又长又直屁股还翘,脸也是那些老男人喜欢的清纯男大学生类型……不行,那个老男人肯定喜欢他。

    保护童择从我做起。付景旬给司哲打了一个不怀好意的标签,问童择:“下午就你们两个人吗?有谁助理什么的在吗?”

    童择摇头:“又不是工作,还要玩玩游戏。”

    付景旬:“那我也想去和你们一起玩游戏。”

    童择开始套娃:“又不是单纯玩游戏,还要工作。”

    付景旬突然就阴沉下来了,语气不悦:“那你们今天下午两个人约一起是要干嘛?谈恋爱?编这些借口,不就是不想让外人去吗?”

    童择没注意到付景旬不高兴,正低着头给李星回信息,头也没抬说了句:“工作加放松,哪编了?”

    童择竟然没一口回绝他问的谈恋爱,付景旬气炸了,面上表情没变,下了楼后一句话也没说就去开车了,中途还顺便把副驾驶安全带的锁扣给扣上了,再温水煮青蛙就跑别人锅里了,得加把火。

    不对,说不定童择已经快跳进别人锅里了。

    无所谓,换个锅多大的事,他可不管什么人文道义。

    童择上车之后拉了两下安全带没拉动,付景旬看过去:“怎么了?我看看。”

    付景旬拽了一下也没拽动,干脆趴过去看上面锁扣。童择在他压过来的时候就不敢动了,僵硬着身体问:“坏了?”

    两人上身紧贴,童择余光刚好看到付景旬的下巴。这人正认真的在掰扯着安全带上面的带盘,可能没工夫回答他的问题。所以童择自己扭头去看了,刚转头,付景旬不知为什么也突然低头转过来看他,两个人的唇冷不丁的就擦在了一起。

    一瞬间,童择脑子里放了一排礼炮,劈里啪啦的火气冲脸。在红了耳朵的瞬间童择准备推开付景旬,谁知付景旬反应更大,像是碰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弹回了座位上。

    他捂着嘴,宛如被玷污了一样委委屈屈的说:“这是我的初吻啊!你扭头做什么?”

    童择面红耳赤也说不出来什么话,再加上今天付景旬在厨房的时候还说了‘过来是不是想被壁咚’这种话,倒真显得像是自己图付景旬这个人了。

    “我……我就是看看你弄得怎么样了,我真不是故意亲你的。”

    付景旬装作生气:“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无所谓,你亲过很多人吗?”

    童择赶着话解释:“没有没有,我……我也是初吻。我们就当两清吧,都把这件事情忘掉。”

    付景旬没再说话,沉默的开着车。他怕自己一开口就乐出来。

    真可爱,真想再亲一口。

    送到之后付景旬毫无留恋的走了,他成功的让童择一整个下午不管做什么都能想到他。

    司哲教童择玩了一会儿手柄游戏之后开始给童择讲《星空野饮》的注意事项,三号的时候《急速计划》的四位主创都会参加。司哲是节目的主C,说话还是管用的。他不打算把童择当副咖,有他带着镜头再交待一下导演组,要求的是主镜头至少要跟这剧组那个男一号一样多。

    “……这节目就是挺简单的,大家一起野炊,每个嘉宾带点自己喜欢的吃食。但是到那里之后一定要勤一点,但不要过分殷勤,太假,你拿捏一下那个度。还有就是……”他说着说着看童择又走神了。

    “你今天下午总摸你嘴唇干嘛?破了?”司哲凑过去看,童择往后躲了一下。

    “没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