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钩3(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剧组的时间快得很,转眼就是九月三十,童择生日。付景旬之前回来陪童择玩了几天马上就归队了,说九月三十是他第五回合的比赛,赶不回来。

    童择期间开朗不少,不仅跟同组的几个演员搞好了关系,被司哲领去串门的时候还被隔壁现代戏的导演柳孟者看上了脸,约了今天去客串半场戏。

    客串一个只在颁奖典礼有几个镜头的影帝,简单来说,是一个只活在别人嘴里的角色。

    隔壁的导演也是个有名气的,看他西装一穿气质非凡就夸了两句,交代道:“那股子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金贵劲一定掌握好啊,先走一条。”

    童择是第一次穿西装,但自信内敛的成功人士还是见过的,举手投足是从容和威严。

    试了一条之后直接开拍,这条短,一条也就过了。柳导看他下了戏可可爱爱的白团子一个,action一喊马上眼神就变了,也是赏识,夸了一句道:“你们宋老板真会挑人,一个悦溪是个好苗子,司哲也是难得,你们三个以后这是三叉戟啊。”

    童择咬了一点下唇,笑的羞涩可爱:“谢谢柳导。”

    柳孟者拍拍他的肩:“把我们这西装褪下来赶紧回去拍戏吧,以后有机会合作。”

    童择回去的时候跟司哲说了声谢谢,司哲看他心情不错,肯定是被柳导夸了,说道:“我跟你说,柳导他拍戏喜欢在片场点人。我之前演他的戏,连他助理都上来客串。董修页你知道吧,就是柳导从群演里点出来的。”

    童择微微惊讶:“哇,他喜欢当伯乐?”

    司哲啧啧摇头:“他是抠得很,不愿意给钱。他那剧组旁边群众演员多的是,都是奔着他来的,免费给搭戏,就指望着被他看上一飞冲天。”

    听到这儿,童择想起来柳导好像确实没跟他谈过钱这事,问了个名字就直接默认他会来客串了。

    工具人童择正伤神,司哲又安慰他:“群演终归是群演,演点市井小角色也就算了,他找你客串这个影帝确实是看的上你,觉得你这颜撑得起。”

    童择其实也不难过,自己一个无名之辈能被大导夸两句也很不错了。

    司哲又说:“郑雪导演是柳导他老婆,这你知道吧。悦溪姐第一部电影就是在郑雪组里演的小配角,第二部郑雪直接给她了个女主角。她出道两年就签了郑雪的电影里的女一号,这中间工作室就只是给悦溪牵线了试镜机会而已。两口子都是愿意用新人,且相信自己眼光的,听明白了吗?”

    童择点头。

    司哲不信他听明白了,又解释:“所以说,去柳导面前晃晃有好处,说不定下部戏就来找你当一番了。就算他没合适你的角色,说不定还把你推给他老婆,这里面的事巧着呢。”

    童择这次才是真的懂了,使劲点头。

    司哲今年三十三岁,娱乐圈风风雨雨多少年走过来之后突然有了个初入江湖的小师弟,觉得还挺新鲜。他看着童择越看越觉得出息,也是第一回受李星委托多了个带娃的任务,刚开始觉得无所谓,现在只觉得童择乖的很,根本不用带。

    司哲露出了老父亲般欣慰的笑:“去化妆室吧,前几场镜头快要补完了。”

    童择从下午三点开始一口气拍到晚上九点,过生日这事谁也没说,只是期间妈妈发了一个520的红包过来,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微信。

    剧组说是这一段时间加班加点,国庆的时候给放四天假的,童择没想着今天拍到这么晚,之前订了回老家的机票,这会儿也赶不上了。

    影视城和童择的学校是同市的,童择想着回不去老家就不回吧,等国庆假期结束之后剧组把拍摄地点移到不知道祖国哪个深山老林之后他连在这儿的小房子也回去不去了,就干脆让司机送自己回了这边的家。

    路上童择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个小时,到家的时候快要十二点了。他拎着小背包刚出电梯就看见一个黑影靠着他家大门站在那里。

    童择心里一惊,把包放在胸前往前走了两步才看清这人的脸。

    “付景旬?”

    付景旬这趟赶得很累,正靠着门睡觉,被童择推了一下之后清醒了:“你回来了。”

    声音还是哑的。

    童择问他:“你看起来好累啊,比完赛直接回来的?”

    付景旬摇头:“不累。”

    他拿起脚边两个小盒子看童择开门,进屋后在餐桌那边拆了其中一个。

    童择跟过去看,是一个猫猫头的蛋糕,胡子耳朵都可爱:“哇,你专门回来给我过生日啊。”他喜欢的很,歪着头前后转着看来看去,“万一我今天不回来呢?”

    童择看蛋糕,付景旬看童择,心里也说了声可爱。

    “我问了星哥,他说你回来。”

    付景旬把蛋糕从中切开,避过表面的奶油在里面挖了点水果放进小盘子里递过去:“当初说的是里面的水果不加糖什么的,想着你也就能吃两口水果。”

    童择开心的小声啊了一下,接过盘子吃了口:“第一次过生日吃蛋糕啊。”

    付景旬问他:“剧组的人今天不给你过生日吗?”

    童择摇了摇头:“哪是随便一个小演员都给过的。”他吃了两口水果,没忍住,叉子去蘸了点奶油放进嘴里。

    付景旬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皱眉:“你要不吃点?明天带你健身去。”

    童择继续疯狂摇头,回都没回他的话,放了盘子就去拆另一个盒子,他知道这是他的生日礼物。

    童择蹲下拆大礼盒的时候付景旬也蹲在旁边兴致勃勃看他拆,付景旬之前跟童择一块开完碰碰车又玩了不少东西,他发现童择是个很爱收集一些乱七八糟东西的人,尤其是一些可爱又没用的小东西。

    比如带着毛绒小鸭子的钥匙扣,只有小玩偶才戴的上的猫咪墨镜或者任何卡通的东西。那天玩回来,光是这些小玩意就装了一个纸袋。

    童择拆开表面这层之后看见了里面透明的塑料盒子,盒子里有四个玩偶,圆手短腿,可爱的不行。

    “哇,也太可爱了。”他揭开透明盒子的顶盖,里面四个玩偶都是笑着的,有的笑得眯眯眼露着牙,有的微微笑,穿的衣服也都不一样。

    付景旬得意:“我就知道你喜欢这些个带耳朵的,比我还大两岁的人可比我幼稚多了……不对啊,蛋糕我刚刚直接切了,忘点蜡烛给你许愿了。”

    付景旬推推童择,童择不给他眼神,他又推了一下:“快许愿,再不许今天就过了。”

    童择正摸摸这个动动那个,不想跟付景旬计较,这会儿惊喜都开完了才愿意好好看看来送惊喜的工具人。

    工具人付景旬正打着哈欠强撑着眼皮陪他,童择有点过意不去了:“过了就过了吧,你快去洗洗睡吧。睡我屋里,我睡沙发。”

    十二点见面,留下来显得合理又顺理成章。付景旬非要童择许愿,不许就不睡,童择被他缠的没办法,装模做样的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念叨了几句付景旬是猪头后睁眼:“许过了。”

    付景旬问:“床大吗?”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