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娇吗(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旭到审讯室时邵平凡正趴桌上打着盹,江旭火急火燎的撞门声惊的他瞬间清醒。

    江旭仿佛打出的炮弹一样扑向平凡,上下检查打量,生怕‘人面兽心’‘衣冠禽兽’的唐博言私下用上些惨无人道的酷刑在他身上。

    确认平凡是囫囵的后,江旭又炸毛了,“你真打算冷酷无情的抛弃我啊!!”一副控诉大猪蹄子的语气,不清楚真相还以为当中有什么奸情在呢。

    邵平凡用袖口蹭了蹭有点痒的鼻子,语气苍白的辩解了一句,“出门溜达溜达。”

    “溜达到了城外?”江旭信他才有鬼了。

    平凡本不是个体贴的人,江旭不信他也懒得再费口舌扯谎。

    温声细语的哄人??抱歉,技能尚未点亮。

    “只因我不见了,所以你让军队满基地抓我?”

    “我……”江旭一时语塞,“我只是让潘琼帮忙找你。”

    邵平凡扶额,狗皮膏药似的甩都甩不掉的江旭让他倍感头疼。

    “凡哥,你再忍忍,我很快救你出去。”江旭信誓旦旦的承诺。

    “别,你可别折腾了。”邵平凡阻止。

    “凡哥……”

    “我的事我自己有主意,你别再节外生枝。”

    这一次他闹的满城风雨肯定已引起上面的注意,再由着江旭折腾只怕他的存在是彻底捂不住了。

    江旭皱着眉一脸苦相,邵平凡似记起了什么一只手伸到口袋中摸索片刻把一颗指甲大的红石抛给了江旭。

    “什么?”江旭问。

    “不清楚,你研究一下。”

    石头是在D市那个尸巢下发现的,当时因土壁层下埋着的石头给他一种古怪感应所以在离开时撬了颗随手揣兜里了,但后来又遗忘了。

    在被唐博言抓住时,他身上所有东西全被收走了,而红石比较小又塞在里所以成了漏网之鱼。

    办公室。

    梁青歆拉着脸语气生硬的要求,“我可以见一下演习任务目标吗?”

    在74团两个连的抓捕下不但逃出生天还把战士们耍的团团转,一败涂地的结果仿佛一根刺卡在嗓子眼让梁青歆难受的很。

    “心里再不服气,输了就是输了。”唐博言语气淡淡道。

    “我没不服气……”梁青歆辩解的声音在唐博言的注视下噤了声。

    “我错了。”梁青歆道歉。

    “有机会会让你见的。”唐博言松口。

    唐博言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梁青歆再不情愿也只有服从命令。“是!”

    江旭闹了很久,早烦他坏事的邵平凡不耐的把人暴揍一顿后踢了出去。江旭依依不舍的走后不久,他也从审讯室搬到了禁闭室。

    禁闭室。

    邵平凡躺在只铺了一个褥子的硬单人床上沉沉的睡着,在没酒没零嘴的情况下似乎只有浑浑噩噩的睡觉才让时间不至于太难熬。他以前性感的八块腹肌或许就是这么消失的吧。

    唐博言来时床上的人不见丁点动静,依旧蜷着腿,脸朝墙,鼾声打的很有节奏。

    盯着床上邋遢落魄的男人,唐博言蹙了下眉,记着上回他的救命恩情于是脱下大衣盖在了似乎很冷的他的身上。

    唐博言走后,仍闭着眼的邵平凡当即两腿一夹用身上的大衣裹住了自己。

    残留有唐博言体温的大衣带着淡淡的清香,邵平凡扯了下唇角,一个高大魁梧的强壮男人身上香喷喷的,真够……有情调的。

    军区。

    唐博言在和钟涛讲话,话题自然是昨个闹的满城风雨的‘抓捕演习’事件。

    得知74团团长梁青歆在任务中阴沟里翻船栽了跟头,钟涛非常不地道的笑了,“梁青歆脾气犟,自尊心强,把人刺激的不轻吧?”

    “她那个脾气吃点亏受个教训不见得是坏事。”唐博言道。

    “那个叫邵平凡的有点真材实料呐,我都有兴趣见一见他了。哎,你准备把人关多久?”

    “江旭刚调来,你转脸抓了人家家属不合适吧?何况计划沦陷区收集实验样本一行还得有求于人,低调点。”钟涛劝道。

    “无论是谁,犯了错都得按规矩来。”唐博言语气严肃不容置喙。

    钟涛扫了他一眼,“真的?”

    唐博言他了解,虽办事果断手段凌厉不通人情,但也不是块真一点不懂变通的木头疙瘩。

    “那你咋不把人关监狱里?锁你禁闭室干什么?金屋藏娇吗?”

    “……”唐博言。

    “咳!”

    “……开后门也不能开的太明目张胆。”

    钟涛乐了。

    唐博言一向冷静沉着的脸上划过抹窘迫,“向导一事我有计划,我和他谈。”

    “可别刑逼啊,那可过分了。”钟涛调侃。

    听出他打趣的唐博言无奈,不愿无意义的争辩便岔开了话题,“出访黑区的人和时间定了吗?”

    “定下了,下周四,我请自去。”钟涛回答。

    唐博言蹙眉,“你是军区最高首长,不合适。”

    “正因为我职位高才显得有诚意,并让他们忌惮。如果换别人……他们可不会守着规矩不斩来使。”

    钟涛喝了口水目光凝视着窗外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阴沉天气,叹口气,“什么蓝区黑区红区,不都生在一个国家的同胞?”

    “会议上主席回回都在提和平收回黑区一事,特别是在二代寄生尸虫人出现后更拖不得了,关于合并黑区计划主席势在必得。”

    “如果可以收回黑区,有了足够的资源,那解放红区的计划也可以提前了。”

    “现在局势一天比一天严峻,人类再不团结共同御敌只有死路一条。”

    “这次出访黑区主席有明令,全力促成和平收回黑区计划。”

    “博言,人类应付尸虫已精疲力尽,人类和人类之间不可以再打仗了。”

    “不堪重负的人类已经不住折腾了。”

    唐博言沉默。

    气氛一度有些压抑。

    窗外一道闪电骤然劈下伴着声惊雷,憋了一天的暴雨下来了。

    禁闭室。

    邵平凡在禁闭室内关了三天,除了喝不上酒和食物限量外倒也清静自在。

    在第三天的下午,唐博言带着目的来了。

    唐博言道明了前往沦陷区收集尸虫人实验样本计划,让平凡同行戴罪立功争取宽大处理。

    倚着墙坐在床上的邵平凡默默啃着尸虫肉饼,唐博言的话让他微不可察的勾了下唇,“我不戴罪立功,你还打算关我到寿终正寝?”

    “呆在这也不错,活着时有得吃有得住,死后还包埋。”

    “……”唐博言。

    “求人得有求人的态度。”教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