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讯(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基地北门入口。

    基地内外来往出入的人不多,都是士兵佣兵或在别的基地进货出货的商人,毕竟在末世,谁吃饱撑着往外跑?上赶着喂尸虫??

    邵平凡揣着袖筒耷着肩在入口一插旗的石墩子上蹲了一会,然后下地拍拍身上的土,朝入口守卫那走去。

    基地入口守卫森严,里外四道防守,两个排的守卫皆是真枪实弹全副武装。他们需震慑的可不止是非法分子,还有外面的尸虫。

    “出去。”邵平凡从裤兜摸出张信息卡递去。

    守卫验证信息卡信息,“佣兵?”

    “是。”

    末世后,除国家士兵外还有一类非正式武装,便是佣兵。

    他们可以自由外出狩猎尸虫贩卖,或在任务大厅领别人发布的任务获得相应报酬,有时也协助军方执行一些任务。

    守卫对比信息上的人,信息卡上的照片是一个蓬头垢面弯腰驼背的人。

    “两年前注册的,得更新了。”邵平凡坦然的任由他打量,心理素质杠杠的。

    “你们仪器也可以升级一下,虽然全国网络瘫痪,但不是研究出小范围的信号器了吗?研究部门有那么多天才,可以搞个指纹验证啊面部识别啥的,以目前国家……”

    让一向沉默寡言的他一口气长篇大论下来也够难为他了。

    “行了行了。”守卫头疼的打断邵平凡的侃侃而谈,“国家的事有首长们呢,用你瞎操心啊?”

    守卫把信息卡还给他,像往常一样习惯的随口叮嘱一句,“注意安全,早点回家。”

    邵平凡怔了一瞬,片刻,低低应了声,“谢谢。”

    顺利出行,邵平凡把信息卡装到口袋,回头深深望了一眼基地入口后淡然离开。

    但,只走了五十米左右,他又停下了。

    倒不是回心转意舍不得了,而是前方几十米处停着一辆军队大吉普。

    车门推开,唐博言从车上下来了,甩上车门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某人。

    “……”邵平凡有点心塞。

    “唐军长,你连我从哪个门出都猜到了?”

    “不。”唐博言实事求是坦诚的回答,“每个出口我都派人堵着了,选北门是因为离得最近,耗油少。”

    “……那咱俩可真有缘。”平凡无力吐槽。

    唐博言拍拍车身,“外面风大,换个地方谈。”

    邵平凡扯下嘴角,上前走到唐博言跟前,“你们派两个连都抓不住我,你单枪匹马一个……”

    一把枪瞄准了平凡的头。

    “……”

    僵持良久。

    邵平凡拨开唐博言瞄准自己脑门的枪口,本想打开后车门结果让唐博言的长胳膊挡住。

    “坐我身边。”

    “怕我跑了?”

    “不是,我怕你抡我黑棍。”唐博言回答。

    邵平凡噎了一下,见唐博言拉开车门,他大力收拢一下衣襟顺势爬上了车。“真暴躁。”

    唐博言拍散空气中飞扬的尘土,合上车门上了驾驶座。

    上车后,平凡裹着衣服枕在椅背上睡了,唐博言也不强求聊天,而且俩男人也真没啥可聊的,于是果断发动车子回了城。

    基地内。

    “团长,唐军长命令演习结束,立刻收队。”

    梁青歆脸有点青。

    两个连的战士抓一个人都抓不着,还被耍得团团转,灰头土脸的铩羽而归她还不得被人笑话死!?

    “军长呢?”梁青歆问。

    “在军区。”

    军队的人收队让庄离川心瞬间揪紧了,想的没他多的江旭倒是大喜,赶忙逮住一人问情况。但那战士哪知里面的情况?只说是唐军长下令停止演习任务的。

    庄离川的心一沉再沉,凉飕飕的没一点底。

    ‘真翻了船让人抓住了?’

    一辆军车在街上驶过,副驾驶上坐着的正是穿着军装威风凛凛的94团团长梁青歆。

    唐茵看直了眼,似感应到有窥.视的目光,梁青歆目光微偏淡淡的扫了她一眼。

    直到车驶远,唐茵仍一脸艳羡,“真帅。”

    “以后我也要和她一样威风。”

    大原啊啊叫了几声,比划着鼓励她。

    唐茵挠头哈哈一笑,用胳膊肘用力撞他一下,“以后你做我司机。”

    军区。

    审讯室内。

    唐博言站的笔直,目光严肃犀利的盯着无精打采昏昏欲睡的邵平凡。

    坐在椅子上的平凡环顾周围,再瞅瞅杵在屋中门神一样的唐博言心中禁不住有点狐疑。

    自己……是在被审讯??

    邵平凡忍着瞌睡打起精神问,“我犯事了?”

    “袭击士兵。”

    “自卫。”邵平凡解释。

    “潜入警卫分布,打伤司机,抢补给车,伙同醉汉醉驾上路,横冲直撞伤人。”

    “……我只认前半段。”

    “补给车我是抢了,但不认识什么醉汉。”邵平凡语气淡淡不慌不忙的辩驳。

    邵烂人不承认唐博言也不逼他,继续往下问,“来基地后你一直不验证信息卡,还盗用他人信息卡试图出城。”

    “我反社会。”

    “我质疑政.府,不信任国家,我心里有病受不了丁点刺激,我只适合做一只流浪的羔羊。”

    “……”

    当正经的唐军长遇上不正经的邵烂人似乎只有生气的份。

    邵平凡打着哈欠趴在了桌子上,遮在发后的眼睛惺忪的盯着唐博言的靴子,“唐军长,回归正题你得回答我,你们干嘛兴师动众的抓我?”

    “你有虫卵?”唐博言单刀直入直白的切入正题。

    邵平凡不明白,唐博言见状又道,“在沦陷区,有一回你前往港北大桥调查带回一只虫卵,现在虫卵在哪?”

    趴在桌上的平凡怔忪,“你怀疑我丧心病狂到把二代尸虫卵偷渡到了蓝区?图谋不轨?”

    唐博言不作声。

    平凡懒洋洋的抓了抓凌乱的头发,淡淡的道,“虫卵研究完后就留在镇上的地下室了,随后寄生尸虫人爆发,生死关头谁记得带上它?”

    停顿片刻,邵平凡又问,“你以为潘琼给你们带回的有关尸虫人的资料是哪来的?”

    邵平凡往日里极少跟人高谈阔论,今日跟唐博言唇枪舌剑了许久早有点不耐了。

    话聊到这份上再辩下去也是浪费口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