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力不行(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空旷的街道两侧房屋火光冲天,连成一片,黑压压一片的黑粉蝶汇聚在上空仿佛翻涌的黑云一样。

    潘琼一行人躲在一个银行内,用找到的盾牌用力顶着推拉门,但门在黑粉蝶一次次的撞击下仍逐渐变形,有即将撕裂的征兆。

    “谁出的馊主意用火攻的!?”唐茵大喊。

    “命都快没了别推卸责任了!谁料到下面竟是个尸巢?”庄离川回道。

    外面绵延的大火在朝银行扩来,困在银行内的众人都明显感到温度在不断上升,体内水分在高温下逐渐蒸发。

    “不行!”潘琼开口,“再耗下去,不叫尸虫吃掉也得成免费烧烤。等火烧来后,银行就是个烤箱。”

    “SO??”江旭反问。

    “咱手牵手出门排排站向尸虫鞠个躬再客气的问候一句欢迎光临请尽情享用?”

    “……你是在幽默吗?”

    “不,我是在嘲讽你们所有人。”江旭道。

    “都闭嘴!”庄离川不耐的呵斥一声让他们别吵,继而竖着耳朵细听外面。

    “是不是有枪声?”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静下来了。

    他们都支起耳朵听门外动静,的确有断断续续的枪声响起,距离还在不断拉近。

    枪声吸引了尸虫们的仇恨值,正撞击推拉门的黑粉蝶相继都停下攻击,转移了目标。

    “是凡哥!”

    “肯定是凡哥来了。”江旭惊喜的叫道。

    外面。

    唐博言的队伍保持作战队形有条不紊的拉着尸虫仇恨值,邵平凡慢悠悠的尾随在后面,只在有人顾不上偷袭的尸虫时补上一枪助个攻,轻松的一批。

    战士打辅助,邵懒人表示很轻松。

    唐博言队伍的作战方法和潘琼他们不同。

    潘琼的作战方法还是延承了当年那老一套,对付日益成长的尸虫肯定费力。而唐博言的作战手段……

    邵平凡盯着身手狠辣悍戾的唐博言,眼中少见的闪过一抹赞赏。

    是个聪明的小伙子。

    “是护卫军团!!”

    从银行出来的潘琼王琦二人瞧见正跟尸虫厮杀的队伍身上的作战服时激动的叫出声。

    “凡哥!!”

    “凡哥……”

    江旭庄离川和唐茵他们也看见了邵平凡,相比只存在传言中陌生的护卫军,同生共死过的凡哥更能让他们安心。

    望着上空汇聚的黑粉蝶,邵平凡掖了掖围巾以防吸入毒粉,幽深的黑眸扫视四周停在一个破旧的店铺招牌上。

    唐博言快速和主动配合的潘琼等人会合,可尸虫不断增加,杀一批又扑来更多,黑色海浪一样覆盖在上空。

    “趴下。”一个声音响起。

    江旭庄离川和唐茵大原四人本能默契的蹲下,潘琼王琦他们赶忙跟上。

    而怔忪一瞬的唐博言的队伍因感知到危险刚弯下腰,只听一声巨响,烟花在头顶炸开。黑粉蝶的羽翼烧着,顷刻间火浪翻腾,灼人的热气烫的所有人.裸.露在外皮肤通红一片。

    “……”发梢微焦的唐博言。

    另一边,脚踩几箱包装褪色过期烟花的邵平凡也有点惊讶。

    “真可以用?”

    “牌子不错,保质期给力,国产货……”

    话未完,脚下的过期烟火走火炸了,瞬间把邵平凡崩飞了出去。

    江旭等人大惊,“凡哥!!”

    邵平凡头有点懵,眼前冒着星星,耳朵里嗡嗡直响听不清声音。

    挣扎着爬坐起,炸烂的裤腿渗出血。但许是过期产品威力不足,只是皮外伤不严重。

    尸虫烧成一片,街上火焰飞快蔓延,火海翻腾触目惊心。

    火焰烧到烟花店时,烟花炸的满街全是,本该是绚烂的一幕但让看的人痛心。

    邵平凡一群人仓皇撤退,一路撤到城中一座教堂内。

    教堂内一片狼藉,桌椅倒的哪里都是,随处可见支离破碎的森森白骨。想必在尸虫袭来前这儿曾进行着一场祷告活动。

    唐茵在教堂中徘徊一圈,两眼盯着墙上挂着的神像嗤笑一声,“咱国内的事拜啥外国的神?拜神不得拜佛祖菩萨一类的吗?”

    “外国神来咱地盘办事应该属于越权吧?办护照吗?”

    “可以偷.渡。”庄离川回了一句。

    潘琼王琦正向唐博言做汇报。

    他们期待可以得到救援,但护卫军军长唐博言亲自来是他们从不敢想的,见到唐军长真人的俩人内心慌的一批。

    “那位就是我们此次前往沦陷区寻找的任务目标,机械师江旭。”潘琼向唐博言介绍江旭。

    江旭正蹲在邵平凡跟前小声的讲着什么,唐博言看二人间的相处可不像雇主和保镖。

    “他呢?”

    唐博言问。

    “他……很强。”潘琼迟疑一瞬,“强到有点可怕,在沦陷区一些人中很有威信。”

    “枪法准,肉搏彪悍,开的了飞机,对付尸虫经验老道,应变能力强,指挥作战老辣……我怀疑他以前在蓝区呆过。”

    唐博言的视线邵平凡自是感知的到,只是置若罔闻不予搭理罢了。

    庄离川帮他包扎完伤口叮嘱,“伤的不重,但也得注意以防伤口感染。”

    邵平凡干嚼着尸虫肉饼点头附和。

    肚里有粮,心里不慌。

    真舒坦!

    外面的天亮了。

    激战一宿的众人谁都没睡太沉,只轮流值班换岗打了个盹,熬过了最初的困意。除了一人——邵平凡。

    围巾包着头躺在长桌拼出的床上鼾声不断,引得一帮人黑线连连。

    勘查教堂外情况的唐博言从楼上下来,视线在长桌上打鼾的男人身上扫过,眉心微蹙一下。

    身陷险境生死攸关的时刻邵平凡的散漫让他不喜。

    许是本性使然,严谨惯了的唐博言有点不知该如何跟懒散的邵平凡相处。毕竟不是自己部下,训不得罚不得。

    “黑粉蝶是飞机的克星,我们得找一个保险的位置和飞机会合。”王琦开口。

    潘琼目光试探的望向桌上的男人,迟疑的叫了一声。

    邵平凡翻个身挠了挠后背。

    “往南两公里有座写字楼,三十七层。”

    “你很了解四区的地形。”唐博言随口问了一句。

    邵平凡睁眼。

    目光幽幽的盯着墙上脱落的颜料默了片刻,伸手从包中掏出一个团成团的纸团抛给了身后的潘琼。

    潘琼接住,把皱巴巴的纸团打开后赫然是张D市的地图。

    邵懒人打个哈欠淡淡开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