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博言(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个活人掉入尸巢内无疑是一块喷香的精品肥肉掉到饿了几天的狼窝中一样,结果不言而喻。

    邵平凡深吸一口气压下浮躁的情绪,调低手电亮度,屏息凝神脚下无声的朝里深入侦察。倒不是他作死,而是刚才外面尸虫的忌惮让他有点狐疑。

    邵平凡凭感觉沿着一个洞口进入,松软的土壁簌簌往下脱落着泥土,坑坑洼洼的地上有的从地下渗出了水,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泥土和腐朽气味。

    微弱的震动在寂静的空间内逐渐清晰,前面洞口突然压低,只有一米左右。邵平凡俯身半蹲下攀爬朝里望去,昏暗的灯光扫过的一瞬间他骤然倒吸口亮起,迅速把光口压在怀里。

    尸虫!

    层层叠叠密密麻麻数不尽的尸虫,蜷缩着像一只只肉球一样攀附在土壁上,叫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真中大奖掉到尸巢中了。

    邵平凡压着亮光秉着呼吸悄悄向后撤退,在一只手搭在土壁上时沾水后粘腻的泥泞下明显的硬物让他不由一怔。

    怔忪片刻,邵平凡在手电的照亮下用刀在土壁上刮了刮,露出泥土下暗红色的……石头??

    乍一看有点类似血珀,但细看表面不平,里面泛着像星光一样细碎的暗金色。

    邵平凡试探的触碰,精神上一瞬间的酥麻让他触电般的又缩回了手。

    敛眉沉思片刻,他尝试切割下一块但因红石异常坚硬最后只用刀撬出一块指甲大小自然分离出的红石。把红石揣到口袋中后他悄无声息的原路返回。

    在邵平凡的掩护下潘琼一行人顺利突围出尸虫的包围,但牺牲了两个士兵,队伍气氛低糜压抑。

    身陷困境,食物和饮用水有限,而如今唯一可以同外界通讯的设备也在刚才的战斗中毁掉了。

    “求援信号已发出去了,基地收到信号后会派军队来营救我们的。”潘琼道。

    “自欺欺人。”唐茵讥诮。‘

    “我相信国家不会放弃……”

    “国家??”唐茵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嗤笑出声,“都末世了人类都快灭绝了还国家呢?”

    “别用你的驴眼瞪我。”

    “末世前,政.府混乱,连年内战民不聊生。末世了,尸虫快速占领人类社会,你口中的国家像一块烧饼似的四分五裂,让尸虫当食物一样圈养着,在夹缝中生存。”

    “国家上层上嘴皮子碰下嘴皮子便决定了沦陷区被划出保护区外,任我们自生自灭。”

    “单一个沦陷区近四亿人口,你们上面的领导倒狠得下心。”

    唐茵讥讽的话怼的潘琼王琦他们哑口无言。

    “末世初,尸虫猖獗,人类求生艰难。”沉默的王琦开了口。“肖晗军长用了十年才为人类打下一片可栖息的净土。”

    “人力,财力,凡是可用资源几乎全打光了。红区难民将近四亿,当时自顾不暇的国家哪有能力穿越四千里沦陷区救援四亿人?”

    “我明白。”唐茵诚恳的点头。

    “即使搁在现在,以……国家现在的兵力也办不到在四千里沦陷区完成大迁徙。所以我理解你们,但你也得理解我的……不敬??”

    “一个愤世嫉俗的愤青,一个在红旗飘飘下长成的根正苗红的爱国者,辩论纯属是浪费口水,你俩干脆干一架吧,死一个不省事了吗?”庄离川幽幽开口。

    “……”王琦。

    “……”唐茵。

    “不打吗?”庄离川笑的瘆人。

    “不打咱就和谐一点互帮互助友爱的上路吧??找到长明塔跟凡哥会合。”

    庄离川坚信邵平凡平安。

    “……行。”唐茵吞了吞口水,“听你的。”

    王琦无语,“……”欺软怕硬!

    尸巢。

    邵平凡从坍塌的坑底下爬上来后街上的尸虫都不见了,许是见猎物消失它们呆在原地也无趣遂都撤了。

    因脚下踩着一个尸巢,邵平凡爬上来后一口气都来不及喘一喘歇息一下,收回钩锁跟绳子后便火速往外走。

    在翻出橱窗时他余光在碎玻璃中瞥见一物,迟疑上前把它扒拉出来,吹散上面堆积的尘土,赫然是一个滑板。拨弄一下轱辘,还可以转。

    应该是末世前辅助橱窗模特展览用的,因外层类似橡胶材质中间夹着层钢板,所以一直保存至今没腐烂。

    邵平凡拨着滑板轱辘沉思。

    倒可以当个代步工具,只是……四个轱辘蛮平稳的,应该很简单吧?

    街上。

    唐博言领队的士兵们正检查着先前邵平凡他们战后混乱的现场,满街尸虫残骸让一队士兵看的咋舌。

    “全部是他们干掉的?”一人不可思议的脱口而出。

    唐博言在尸虫尸体中踱步,目光在尸虫伤口上一一扫过眼中闪过锐利的锋芒。

    切口很漂亮,干净利落下手凶狠足以看出在对付尸虫方面经验老道。

    有高手。

    而且是纵观蓝黑二区都难得一见的高手。

    “军长,没有发现属于人类的尸体残骸。”士兵汇报勘查结果。

    结果虽算不上糟但也算不上好,毕竟不计其数的尸虫一拥而上分食几人不留点骨头太正常了。

    外围。

    正奉命站岗戒备警卫四周的一个士兵突然瞥见一个飘忽不定的黑影在街口拐角一闪而逝,顿时吓的一哆嗦。

    “鬼!!”

    唰唰——!

    所有人的枪口顷刻间瞄准一处。

    剑拔弩张的气氛中,唐博言目光犀利的盯在街口,所有士兵屏气敛息高度紧张戒备只待军长一声令下。

    “出来!”唐博言厉喝一声。

    半响静默。

    片刻。

    一阵‘骨碌碌……’的轱辘声渐行渐近逐渐清晰,一个黑色人影穿梭在堵在街上报废车辆中慢悠悠的飘了过来。

    士兵们端枪警告威胁,手扣在了扳机上。

    拉近距离,借着月光看清一行人胸口徽章的邵平凡眸光微暗,埋头拉高围巾遮住了脸。

    现护卫军团……

    唐博言抬手让士兵压低枪口以防走火,锐利的鹰眸凝视着废车后的人肃声问,“你是谁?”

    “……人。”

    “好人。”

    藏在发后的眼睛在唐博言脸上一扫而过。

    不认识,是个生面孔。

    众人默。

    好人??

    哪个好人半夜在一座全是吃人尸虫的荒城内鬼似的飘来飘去??

    “我是沦陷区的难民,遇上尸虫和同伴走散了。你们认识潘琼吗??我是他从沦陷区的一个镇上救来的。”

    邵平凡不想惹麻烦,而在他眼中护卫军团无疑是最大的麻烦。

    听他提起潘琼,唐博言惊讶,“你是江旭?”

    “……不是。”

    “我是江旭的……保镖。”

    邵平凡一件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