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乡见老乡(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黑影停下站住,潘琼打开小型手电照去才瞧清那是一男一女两人。

    “唐茵!?”庄离川意外的叫出声。

    看见是庄离川和江旭,唐茵这才把提起的菜刀又收回去,“是你们俩啊?”

    唐茵是个妹子,只是身在末世中,而且还是沦陷红区,哪还区分男女?

    唐茵剪着利落的寸头,左脸上有一道从眼睑划下的疤痕,一身粗糙棉衣,肩扛一把砍刀,右拎一把菜刀,简直比男人还男人。

    “看来你们镇上也出现半人半虫的怪物了?”见几人一身狼狈唐茵猜测的问。

    “你们镇上……”

    “一周前就有了,老娘让它们撵的像狗一样到处跑。”唐茵啐了一口骂道。

    “凡哥呢?”唐茵扫了一圈不见邵平凡于是又问,“废柴的你们都活着,那个牛人不可能死啊。”

    被嘲讽的废柴N号“……”

    “呜……”一阵沉闷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众人立即举起武器戒备。

    在众人的注视中,一辆改造的像是低配版变形金刚的车子慢吞吞的从黑暗中开来了。

    “丑八怪!?”江旭惊喜的叫道,“是凡哥回来了!”

    车子开到离几人四五米远的位置彻底熄火了,邵平凡踢开车门下车,身上的棉衣被尸虫血浸透了,脸上手上混合着的有尸虫血也有自己的血。

    “凡哥!”江旭朝他跑了过去。

    看见邵平凡回来唐茵咧嘴笑了一下,“老娘被尸虫撵了一星期都活下来了,就知道你死不了。”

    “走吧。”邵平凡全程没讲一句自己的经历,甚至没问唐茵怎么会在这里。

    在赶路途中,唐茵从庄离川口中得知了几人的目的地后,脸上多了抹若有所思。

    “喂,大兄弟。”唐茵凑到潘琼跟前搭讪,“缺媳妇不?长得丑但会砍尸虫的那种。”

    “……”潘琼的嘴角抽了下,脚悄悄的向旁挪了挪,“谢谢,不用。”

    “你也想去蓝区?”江旭问。

    “蓝区黑区都无所谓,我只想活着,多活一日赚一日。”唐茵说。

    “你镇上的人呢?”

    “全死了,只剩大原了”唐茵指了一下跟在自己身后的男人,脸上不见一点悲色,生在末世他们早将生死看淡了。

    所有人都沉默下来了。

    良久,庄离川苦笑一声,“这才刚刚开始呢。”

    在几人聊天时,潘琼走到邵平凡身边低声问,“有受伤吗?”

    邵平凡淡淡的摇了下头不作声,伤自然是有了,但都是皮外伤不碍事,几天后自己就痊愈了。

    众人一宿不眠不休的赶路,天亮后他们离小镇已经很远了,几人在一个积水坑边停下洗净脸上的血污稍作休息。

    唐茵灌了口带泥的雪水解了渴后朝邵平凡走去,“镇子毁了,以后我跟你混吧?”

    如果去不了蓝区或黑区,唐茵明白只有抱上一条够粗的大腿自己才能在红区活的久一点。

    至于脸面嘛,在唐茵的人生观中,如果必要,装孙子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否则命都丢了要脸有毛用?

    对唐茵的求组团邀请邵平凡仿佛听不见,但唐茵也清楚他的性格,因此也不气不急,“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

    “凡哥,药。”庄离川走来把一瓶药粉递给邵平凡。

    见唐茵眼巴巴的盯着自己,庄离川又掏出一瓶,“需要吗?”

    “多谢。”唐茵点头。

    看见这一幕的一名队员困惑的问,“你们红区各方势力间都不争斗吗?”

    来红区的这段时间他们去过许多村镇基地,那些人也打也闹,但好像从不会上升到两队势力利益间的大斗争。

    “呵!”庄离川嗤笑一声,“在尸虫的威胁下自己都活不下去,再搞内斗只会团灭的更速度。”

    “红区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江旭说,“你可以不团结,但绝不可以自相残杀。”

    潘琼四人面面相觑,这个红区和他们认知中的红区好像有点不一样。

    “戒备!”正坐着融雪水的邵平凡蓦地站起。

    庄离川江旭和唐茵速度极快的站起戒备,潘琼四人相比较就慢了一点。

    几人戒备着,四周静悄悄的,可是庄离川江旭和唐茵谁也没掉以轻心,这是他们对邵平凡的信任。

    约莫过了三分钟,一阵‘嗤嗤’声从西面传来,像是许多爪子一同在摩擦着地面。

    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中,一群尸虫正朝他们蜂拥爬来,其中还有几只显眼的尸虫人。

    “老子日.你祖宗的!有完没完?”唐茵爆粗口。

    “追你一星期的是他们?”江旭问。

    “前面打头阵就是看镇口的老狗,你见过的。”唐茵说。

    “凡哥,怎么办?”庄离川问。

    “撤!”邵平凡撂下一句话后就先跑了。

    几人呆愣一瞬,跟着火速跟上。

    “不打吗?老娘一刀剁的他菊花朵朵开!”唐茵嚷嚷。

    “我们的目标是飞机,不要和他们浪费时间和体力。”潘琼明白了邵平凡的意思。

    “你就是怂了,你们这些大区里出来的一看就没见过世面。”唐茵吐槽。

    段伟“……”

    一座商城顶楼内,有用的物资早让人搜刮干净,留下的只有一片看不出原型的狼藉。

    邵平凡裹着大衣倚在墙角小憩,其他人也各自或坐或躺着休息。

    大原从厕所里出来,走到唐茵跟前半蹲下张开手掌,手中赫然是一个生锈的向日葵发卡。

    “呵,小花。”唐茵乐了。

    唐茵把向日葵勉强卡到自己的寸头上,臭美的凹个造型,“美吗?”

    大原口中‘啊啊’叫着,竖着拇指配合的称赞。

    ‘哑巴?’一名队员诧异。

    一路上这个叫大原的男人一直像一块背景板一样跟在唐茵后面,一句话也不说,本以为是讷口少言的性格,没想到竟是个哑巴。

    “喉咙让尸虫割开了,人活了,嗓子毁了。”庄离川说。

    “联系上了。”操作着便携电脑的潘琼突然开口。

    一时间几人相继围上去,唐茵也靠上前凑热闹。

    “今晚九点,飞机降落的位置距离咱们只有四公里。”

    江旭看眼时间,“现在是下午四点。”

    潘琼看向睡着的邵平凡,见得不到有用的建议于是独自决断道,“五点出发。”

    庄离川转身走向邵平凡,在他身旁蹲下后试探的叫了几声。

    邵平凡眯着眼,苍白削瘦的手在脸上挠了下,嘶哑的开口问,“酒呢?”

    庄离川立即拿回自己的包,从中掏出一瓶酒递去。

    “逃命还带着酒?”一名队员气急。

    “那是凡哥战斗的弹药。”唐茵显然比段伟他们更了解邵平凡。

    “果然是酒鬼。”队员小声嘀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