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卵寄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镇酒馆中,江旭修理好室内的电路后跳下板凳,嘴角带着淤青的庄离川站在前台柜后正用笔在小本上写写画画着,秀气的眉毛此时微微蹙着。

    江旭走上前在柜台里拿出一罐果酒打开,“整天在那个破本上画来画去,用电脑多方便。”

    “不习惯。”把信息记在本子上更能给他带来安全感。

    “土。”江旭撇撇嘴嘀咕,转身趴在桌上小口抿着果酒,“凡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庄离川写字的手一顿,继而歪过头问江旭,“几点了?”

    江旭看眼时间,“晚上八点十四分三十九秒。”

    庄离川简单计算了一下,“三十六个小时了。”

    “平时凡哥外出调查一般距离不远一天就回来了。”江旭忧心忡忡的说。

    “不会出事的,以凡哥的本事即使遇上解决不了的事,撤退自保还是没问题的。”庄离川说。

    “可还有五个拖后腿的呢。”提起潘琼五人江旭心情就不好。

    潘琼五人的来意庄离川已知道,他也明白去蓝区是对江旭最有利的选择,可……

    “你去蓝区吗?”庄离川直白的问。

    “不去,我只跟着凡哥混。”江旭态度坚决的回答。

    庄离川沉默,握着笔的手轻轻敲着桌面陷入沉思,但很快一个粗犷的声音随着撞门闯入时的巨响传来,“回来了!凡哥他们回来了!”

    江旭反应最快,果断扔下果酒罐子拔腿朝酒馆外跑去,庄离川则要冷静的多,他先合上小本本把它揣回大衣口袋里,然后才朝外面走去。

    庄离川和江旭赶过去时邵平凡正朝酒馆方向走,邵平凡身上沾着尸虫的血但自身却未受伤,而随行的五人小队却有一人伤的很重。

    邵平凡走过两人时脚下一刻也没停留,嘴上快速吩咐着,“安顿伤员,离川跟我走。”

    庄离川怔了下,继而快步跟上,江旭面露不满,却又不愿违抗邵平凡的命令,因此一脸怨怼的看向潘琼五人,“你们跟我来。”

    邵平凡走的很急,他隐隐中透露出的焦躁让一些想上前询问调查信息的镇民也都止住了脚步,只是远远望着不去打扰。

    邵平凡到酒馆后径自拉开暗门下了地下,庄离川表情微暗,心中对此次的调查结果充满不安。

    暗门地下是个小型实验室,庄离川跟着下去后忧声问,“出什么事了?”

    邵平凡不答,只是掏出装卵的盒子给他,庄离川打开看了眼盒中的‘小冰雹’有点狐疑,“什么东西?”

    “虫卵。”邵平凡回答。

    庄离川手一抖差点把盒子扔出去,瞳孔一瞬间因惊惧而放大,“卵……尸虫……产卵??”

    “快速检测对比一下虫卵和成虫的区别,在结果出来前对尸虫产卵一事先保密。”邵平凡吩咐。

    “明白。”庄离川沉声应后,立即开始了工作。

    庄离川才刚坐下挂在墙上的铃铛就响起了,邵平凡看眼陷入忘我境界中的庄离川,转身开门走出地下。

    拉铃的是个女生,看见走出的是邵平凡时她敛起些急色向他问候,“凡哥。”

    “出事了?”邵平凡问。

    “马平哥不见了。”女生急的攥紧了双手。

    邵平凡眉心蹙起,上回外出狩猎马平重伤,即使活的下来肯定也得残,如果不借助外力他连床都下不去,是谁带走了他吗?

    出镇调查回来的邵平凡一口水都来不及喝上,身上穿的还是那件沾满干涸血迹的脏衣服,这让他看起来更加阴沉了些。

    来到马平的住处时房外已围满了镇民,不知谁喊了声‘凡哥来了’,围观的镇民纷纷转身让路。

    邵平凡径自进屋,眼睛快速在屋内扫了一圈停在了唯一的床上。床上很乱,暗红的鲜血随处可见,一眼可以看出躺在上面的人有过剧烈的挣扎。

    邵平凡一把掀开脏臭的薄被,俯身从床缝中捏出一个黑色物体,“尸虫的指甲。”

    “!!!”邵平凡的话惊的镇民一阵骚乱。

    “有尸虫混入镇中了吗?”

    “他在猎食,我们必须尽快找出它!”

    ……

    屋外的镇民讨论着清理入侵尸虫的计划,而邵平凡则盯着床上掉落的细碎渣末沉思。

    江旭把潘琼五人带去一个空房屋,而不是带去酒馆,凡哥和离川明显是有要事要谈,他才不会给这几人机会偷听。

    看着他们把伤员安置在床上,江旭才又开口,“热水自己烧,吃的和药品稍后会有人来送。”

    “谢谢。”潘琼真诚的道谢。

    江旭盯着潘琼看了会儿,眼睛又瞄了下床上的伤员,“你们调查出了什么?”

    潘琼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床上的队员,并未直白的回答江旭的问题,“你去问你的凡哥吧。”

    “嘁!”江旭嗤了声,撇撇嘴嘀咕一句,“谁稀罕。”

    安顿下五人后江旭就打算离开去找邵平凡,但就在出门时却瞥见床上的人猛地抽搐了下,“他……”

    江旭的惊讶引得几人急忙转身看去,可床上的人依旧平稳的躺着,江旭茫然的抓抓乱糟糟的小卷发,是他看错了吗?

    江旭走后,一个队员不满的抱怨一声,“恶作剧的小鬼。”

    从马平那里离开的邵平凡并没回自己住处,而是去了庄离川的酒馆,在酒馆一角唯一的沙发上躺下睡了。

    其实潘琼不知,身处野外的邵平凡是很难入睡的,他闭上眼看似在睡,实则他的精神和全身肌肉都在紧绷着时刻准备战斗,有时他甚至几日都不眠不休。

    江旭来时见邵平凡已睡下立即放轻了脚步和呼吸,他捡起地上的衣服去了里间帮他清洗干净,而后又乖乖坐在吧台后替他检查修理装备。

    此时的镇中除了邵平凡外无一人敢睡下,镇中有尸虫,他们都害怕在睡着后被吞入腹中都不自知。

    镇中人忙忙碌碌着搜捕着尸虫,而邵平凡则一觉睡到翌日正午,明亮的阳光从窗口照射进酒馆,清晰可见空气中飞扬的尘土。

    邵平凡坐起,眯着眼抓抓脏乱的半长黑发,看似迷糊,但隐藏在发后深不见底的双眼中哪里见一丝浑噩?

    “凡哥,你醒了?”趴在柜台上的江旭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开口。

    邵平凡站起,脚下有点踉跄的走进吧台中摸到一瓶酒,正想喝时江旭递来一块肉干,“先吃点再喝。”

    邵平凡也不应声,接过肉干后一手酒一手肉的又回到自己的‘王座’上坐下,江旭早已习惯他半死不活的德性,于是也不多话。

    “凡哥,昨晚镇民们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