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尸虫群的一噩耗打破了小镇自入冬以来的平静,镇中人个个忐忑不安,心中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如果真有大群尸虫来袭那他们生存的几率太低了。

    昏暗的酒馆中挤满了人,他们面如土色,气氛沉重,而邵平凡却躺在一角唯一的沙发上灌着酒,醉眼迷离,仿佛天塌下来也和他无关的颓废。

    “从马平话中可以得知,他们是在北三十里的港北大桥遇的袭,但现在不清楚的是虫群的数量和汇集的位置。”庄离川把仅有的信息和众人分析。

    “所以我们得先把虫群数量确定,然后决定是战还是迁徙。”另一个较年长的人也说话了。

    众人不语,无论虫群有多少,一旦开战必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血战。可迁徙更是可怕,这是沦陷区,外面是尸虫的天下,所以无论选哪一个都是一场灾难。

    潘琼五人呆在人群中,听了酒馆中的人谈话后也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尸虫群来袭对蓝黑两区都是重创,对在沦陷区艰难求生的人更是灭顶之灾。

    在一片压抑的沉默中,一只酒瓶掉在地上‘骨碌碌’的滚出很远,所有人的眼睛一同望向黑暗的角落,眼中带着让潘琼几人不解的期待。

    邵平凡睁开惺忪的眼,伸手用粗糙脏旧的衣袖抹了把嘴,苍白的手在黄灯下仿佛阴森的白骨般,“明早天一亮我去趟港北大桥。”

    沙哑淡漠的嗓音此时听在众人耳边仿佛音乐一样悦耳,酒馆众人松了口气,阴沉压抑的气氛似乎也放松了不少,跟着便是相继的道谢声,“谢谢凡哥。”

    潘琼五人相互看眼,都从彼此眼中看见了惊讶。潘琼心中狐疑加重,这个‘凡哥’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镇中的人对他那么尊敬和信任?

    有了邵平凡的话后,酒馆众人又说了一会话便离开了,今晚他们还得轮流守夜以防尸虫来夜袭,所以谁也不敢在酒馆多呆浪费时间。

    众人走后,庄离川走到邵平凡身边把他扶起,“衣服脱了我去洗洗,一身的血腥味如果明天招来尸虫就糟了。”

    庄离川把邵平凡沾着马平血的大衣脱了,然后进了通里间的小门,邵平凡又躺了一会后踉跄站起走进前台里,从柜中摸了一瓶酒打开灌了一口。

    “既然明天要外出调查,喝那么多酒不怕误事吗?”潘琼忍不住劝了一句。

    邵平凡瘫在木椅上两只脚慵懒的搭着酒台,醉鬼的懒散模样看的几个队员直皱眉。

    “还没死呢?”邵平凡一开口就狂拉仇恨值。

    “你!”一个队员气急,刚要上前争执便被潘琼拦下。

    “江旭是个人才,在未来和尸虫的战斗里他会有关键的作用,带他走吧。”邵平凡哑声说。

    “他很依赖你。”对江旭的身份潘琼信了七.八分,但他也看的出邵平凡对江旭的重要性。

    “打晕绑回去。”邵平凡黑发阴影下的眼闪过抹不耐,“不听话就打,打到乖为止。”

    潘琼看着柜台后颓唐的酒鬼,神情意味深长,“你能猜出我们的身份,你又是什么人?”

    邵平凡又猛灌一口酒,入喉的辛辣呛的他咳嗽了一声,“人在进步,尸虫也会进步,一个天才机械师的价值不可估量,别用人类的未来去做谋取私利的牺牲品。”

    邵平凡似在喃喃自语,又似在告诫着什么,潘琼听的出他话里的深思,这是在告诫他们不要把江旭带入争夺利益的内战中,顿时眉心不由一蹙,“尸虫侵占地球,人类危在旦夕,为了生存人类当团结起来共抗外敌。”

    潘琼站的笔直,目光坚毅,语气是邵平凡已许久未听过的坚决向上,带着对未来满满的希望。

    邵平凡总算用正眼看了他一眼,这小子天真的跟言情小说里的小白花女主似的。

    “你多大?”邵平凡突然问。

    “二十六。”段伟回答。

    邵平凡拎着酒瓶站起,走回他的专属王座——酒馆中唯一的软沙发上躺下,“我赌你活不过三十。”

    潘琼木,“……”这是在诅咒他吗?

    队员们,“……”这还能忍吗?队长快上去砍死这个一脸丧衰的家伙吧!!

    唯一的厚大衣让庄离川洗了,而且又是替马平疗伤又是部署防卫邵平凡也累了,干脆也不回住处了直接在小酒馆的‘王座’上躺下睡下。

    半夜,庄离川抱着一件旧毛毯出来盖在了邵平凡身上。“明天我陪你一块去吧?”

    邵平凡缩缩脖子把头埋在毛毯中,“不带,拖后腿。”

    被鄙视的庄离川也不气,随手拉个凳子坐下,“这些年你上哪都带着我也不见你嫌弃啊。”

    “情况不一样。”邵平凡因半睡半醒所以说话也有点含糊。

    庄离川呆坐了好一会最后低低叹口气,“今天你和我说的话让我有点慌。”埋在毛毯下的邵平凡睁开眼睛,但很快又闭上了,自始至终什么也没说。

    “我说谎了,我,我没有那么不怕死。”庄离川自嘲道。

    “人都怕死,不丢人。”邵平凡说。

    “你呢?”庄离川看向他问,“我一直觉得你无所畏惧,你怕死吗?”

    “哪有无所畏惧的人?”邵平凡答非所问,又是半响静默后,他猛地一抬脚把庄离川踹翻在地,庄离川仰躺在地上痛的倒吸口凉气。

    邵平凡扯开毛毯眯着眼坐起,一手扒了扒稻草似的头发,一手撑在膝盖上凉凉的盯着地上的人,“看来你脑子里装的东西太少,所以让你闲到半夜来找我说一堆没营养的废话。”

    “明明是想的太多才失眠的。”庄离川坐起无奈的苦笑。

    “滚起来。”邵平凡站起,左手扯掉脖子上的围巾,只穿一件土的掉渣的毛衣便朝酒馆外走去。

    盯着邵平凡的背影庄离川心中暗叫不妙,“上哪?”

    “用疼痛治治你那失眠的臭毛病。”邵平凡的拳头捏的‘咔咔’直响。

    庄离川顿时一哆嗦,“……”突然间觉得好困。

    翌日。

    邵平凡早早的爬起换上洗净血腥味的衣服,又去江旭那里拿了装备,东西并不多,对他而言过多的装备负重不单救不了命有时反而会要命。

    “我都修好了,顺便在原基础上又加强了一下,到时你试试威力不行我再改。”江旭把两个苹果大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