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馆(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2024年,全球全面暖化,植物枯死,海洋干涸,动物急速灭绝,各种疾病接踵而至人类数目锐减,各国开始暴.乱,暴力和死亡无处不在。

    2125年夏,陨石雨来的始料不及,地球大面积的被摧毁,死亡人数高达二十亿。末世的预言光速席卷全世界,人类陷入恐慌。

    2126年春,‘冰雹’下了十日才停,但两个月后‘冰雹’孵化出幼虫,那哪是‘冰雹’?而是千亿的虫卵。

    幼虫以鲜活血肉为食,群居,生命力顽强。它们捕杀人类,不单身体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智商也在进化,末世真的降临了。

    尸虫占据了地球大面积的土地,人类可生活的地方一减再减,最后分裂出三片大区,蓝区,黑区,和红区。

    蓝区由军政中央驻守控制,黑区阴暗不见光,大大小小的黑暗势力不计其数,而红区被隔离在沦陷区外,是一片暴.乱的区域。

    生活在红区内的是一群最底层的人,他们在沦陷区中艰难求生,也有人想去黑区或蓝区,但中间隔的四千里沦陷区无人可以穿过。

    血色元年十五年冬。

    狂风呼啸,白雪皑皑,红区中一个小镇上,破败的房屋埋在大雪中,放眼望去几乎和天地一体。

    一间隐蔽的酒馆中,一个壮汉推门而入带入一阵寒风和冰雪,靠门坐着的人冷的哆嗦下开口骂了几声粗鄙的脏话。

    “来了?”酒馆老板是一个清俊的青年,看见来人后开口和他打招呼。

    “给。”壮汉把一个黑皮袋扔在前台桌上,酒馆老板也不看,伸手把黑皮袋提到柜台下,随后从柜台上取一个酒杯倒酒。

    这种酒是由一种尸虫的血和一种植物根茎酿成的,味道呛鼻入口苦涩,但酒劲很大。

    名叫马平的壮汉灌了口酒,半天才长舒口气,“那些虫子又聪明了,竟懂得合作设伏,这一回折了十二个人。”

    “又进化了吗?”马平的话让酒馆中的人大惊失色。

    酒馆老板听着嘈杂的议论声,嘴角始终噙着抹笑,对酒馆中所议论的话题并不插话,只是眼睛却不由的向一个黑暗的偏角处瞟了一眼。

    酒馆中一个大胡子中年人狠啐了一口,“这操.蛋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咱人类还真能让虫子吃光咯?瞎闹!”

    “你们说如果哪天人类真叫它们吃光了,它们会饿死吗?”有人突发奇想的问。

    大胡子中年人嗤了声,嘴里含糊不清的嘀咕一声,“鬼知道。”

    一群人正天南海北的胡侃着,酒馆的门又从外推开了,这回进来的是一个五人小队,身上披着相同的大斗篷。

    所有人顿时静了下来,一只只眼睛盯在五人身上。和落魄散漫的他们不同,这五人无论从衣着亦或走路上都有着很强的纪律性。

    五人小队中的一人走向酒馆老板,从口袋中取出两个虫核搁在桌上,“请问,这里可以住宿吗?”

    酒馆老板看了眼桌上的虫核并不伸手去拿,“两位是从别的镇上来的?我们这只以物换物,不收虫核。”

    “抱歉。”男人温和的点下头,跟着收起虫核又取出一包压缩食物,“这个可以吗?”

    压缩食品可是个稀罕物,至少在红区是很难见的,酒馆老板神色如常的收起,“地下一层有两间房。”

    “谢谢,一间就可以了。”男人道,礼貌的态度和自身的气质跟阴暗潮湿又狭隘的酒馆显得格格不入。

    五个陌生面孔的闯入并没让酒馆中的人太在意,议论几句后又聊起了别的。

    谈起外面猖獗的尸虫,大胡子中年人叹口气,“自从肖神战死,人类跟尸虫的战斗……”

    “咣!”酒瓶掉在地上的声音在寂静的酒馆中清晰的有点刺耳,一时间所有人都循声望去,包括五人小队。

    偏僻的酒馆一角里有个破旧的沙发,上面四仰八叉的躺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男人身上裹着一件破旧的黑色大棉衣,邋遢又颓废。

    酒瓶掉地声把男人也惊醒了,他慵懒的坐起身,两手搭在腿上垂着头似乎酒还未醒,他的脸因埋在阴影下而让人看的不太清。

    坐了两分钟左右男人踉跄的站起,一步一趔趄的走出黑暗,外面刺目的灯光让他不由的伸手挡了一下。

    小队领队的男人敏锐的注意到,酒馆中的人虽都沉默着,但眼中的尊敬和惧意却很明显,这个男人不简单。

    醉鬼男人走向酒台,过长的黑发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个消瘦苍白的下巴和一个薄唇,乍眼一看就是一个颓废沧桑的普通男人。

    “凡哥。”酒馆老板从柜中取出一瓶酒递给男人。

    “下回再结账。”男人声音暗哑的说了一身,跟着便提着酒走了。

    酒馆老板习以为常的拿出一个皱巴巴的小本,郑重的在其中一页画了一杠,小队领队用余光瞥见,那上面画着满满一页的横杠。

    记上账后的酒馆老板把账本慎重的收起,然后看向五人小队,“先生,我带你们去看一下房间吧?”

    “谢谢。”小队领队冲他颔首道谢。

    邵平凡出了酒馆后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雪地中,狂风夹着冰雪砸在脸上,如同刀子一般刮的皮肤生疼。

    邵平凡拢了拢棉大衣,挡住往衣领里钻的冰雪,那瓶酒也被他塞进了怀中搂着,以防再让寒气把酒瓶给冻裂了。

    脚踩在雪上留下一个脚印,但很快又被新的冰雪掩盖住,邵平凡步履蹒跚的走了很久,最后拐进一个小胡同中,胡同的尽头是个矮砖房,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

    邵平凡进了屋,昏暗的屋中四壁萧条,一个桌子,两个凳子,一张小木床,然后便是一地的垃圾,脏的几乎不见落脚处。

    “咣当!”邵平凡踢开挡住路的破铜烂铁,身体一歪倒在了床上,张嘴咬开瓶塞灌了一口,挡在发后的眼也不知睁着还是闭着。

    “凡哥?你在吗?我是小圆。”房门被敲响,是个很稚嫩的童音。

    邵平凡瘫痪似的躺着也不应声,但房门很快还是从外推开了,一个小男孩抱着一个大包钻了进来。“凡哥,你回来了?”

    “我爸让我带点吃的给你,你快点起来趁热吃吧。”似乎早已习惯了邵平凡半死不活的模样,小光仍自顾自的说着。

    邵平凡像断了骨头似的爬起来,见他坐起小圆迅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