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各找关系,各方态度(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京城西城第三人民医院,vip区,一间豪华的单人病房内。

    钱少军已经苏醒过来了,但他嘴上还带着氧气瓶,无法说话,可是双眼一直在流泪。

    床边坐着一个华贵妇人,不停的抹眼泪。

    “少军,你放心,打你的人不管是谁,他一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爸爸妈妈一定帮你出这口恶气,你好好养伤。”

    她是钱少军的母亲王雪,知道儿子被打成这样后,立刻从家里赶了过来。

    “妈,打人的是那个陈广生,他是卢振山的儿子,只怕这事不太好办啊。”

    屋子内除了他们母子外,还有一个二十五六的年轻人,他和钱少军长的很像。

    正是他的亲哥哥,钱少阳,刚从大学毕业,目前是京城公安局的一名警察。

    “陈广生又怎么了?我不管他是谁,你弟弟的肝脾本身就不好,医生都说要注意保养,这回被他这么一踢,直接破裂了,你知道这意味什么吗?

    哪怕你弟弟以后能康复,身体也算彻底废了,你懂吗?”

    见钱少阳竟然还帮陈广生说话,王雪一下怒了,指着钱少阳就是一顿痛批。

    甚至她都忘了,自己此时在病房里,这话钱少军可是完全能听见的。

    本来还算平静的钱少军,一听自己以后竟是这般下场,就像是疯了一样在床上乱动起来,还要伸手拔自己的氧气罩。

    “少军,别动,千万不能动!”

    王雪见此脸色大变,赶紧过来安抚钱少军,可作用并不大,钱少军依旧在挣扎。

    “还看着干嘛?赶紧过来按着你弟弟,医生,医生!”

    病房内乱成了一团,病房之外,也同样如此。

    陈广生已经被西城分局,抓了快一个小时了。

    在这期间,也没什么人来审问他,也没把他关禁闭,就是找了个没人的办公室,把他关了起来,不给他出去。

    陈广生看似坐在椅子上很平静,可实则内心并非如此。

    他很担心,自己会因此而坐牢,若真是如此,后果将不堪设想。

    另一边,卢振山已经动用了他的一切关系,一方面托人打听情况,一方面托人,想去和钱家那边说说。

    只不过取得的效果微乎其微,卢振山的几个朋友都告诉他,现在钱家那边很生气,想要赔礼和解,只怕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振山,这事我帮你打听过了,钱少军的确是肝脾破裂,但医生说,他的肝脾本身就不好,所以这次被广生踹破,完全是个意外。”

    此刻卢振山,正在和沈丛通电话。

    沈丛做为中央党校的领导,在京城人的人脉关系很广,他已经托人找到了,治疗钱少军那家医院的院长。

    对方告诉他,钱少军的肝脾,是本身就有旧伤,所以才会被陈广生这么一踹,直接就给踢破了。

    “也就是说,他的肝脾,的确是广生踢破的,那可以治好吗?”

    卢振山的语气非常沉重,他很清楚,这件事想要息事宁人,只怕已是不可能了。

    “由于送来及时,破的不是很厉害,还可以治,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