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陈标(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一次少了五两,陈广生去找了他,对方补了点,结果一秤,还是少了二两。

    虽然这对陈广生来说不算什么,他也不在乎这点钱,但对方这种行为,他绝对无法容忍。

    找对方理论后,没料到老板的态度更嚣张。

    “哪来的小子,看你人模人样的,倒有几分老板的派头,怎么像个娘们儿一样斤斤计较?”

    对方是个三十出头的汉子,比陈广生高了半个头左右,瞪着个大眼,凶狠的看着陈广生。

    这一幕,很快便引来了其他人围观。

    正好之前那个卖豆腐的妇女也在,并在一旁对陈广生冷嘲热讽。

    见此情景,陈广生气极反笑。

    “正是可笑至极,怎么,你们卖东西缺斤少两还有理了?之前少了五两就算了,我都和你说了,结果还是少二两。

    难道欺负我是外地人?我告诉你,今天这事还就没完了。”

    对方这咄咄逼人的样子,彻底惹恼了陈广生,他今天还非得分一个是非黑白。

    对方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满脸讥讽的看着陈广生。

    “没完?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和老子没完?”

    就在这时,陈广生的胳膊被人拽了下,是个七八十岁的老阿婆。

    她眼神带着些害怕,低声对陈广生说。

    “小伙子,你赶紧走,大龙子很凶的,还有人照顾,再不走你要吃亏啊。”

    “哪来的人敢在这闹事?跟我们去办公室。”

    似乎是为了验证阿婆的话,陈广生还没反应过来,人群之中,就涌来了几个人。

    领头的那个,是个四十来岁的光头,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大金链子,嘴里叼着根烟,看上去像个老混混。

    他身后的几人,瞧上去也不像是什么好东西,可偏偏,他们胳膊上,都佩戴着“执勤”的红袖章。

    见到这几人,原本在这看热闹的,有不少立马就散去了,只剩下少数,不知道这几人身份的人还留在这。

    先前那老板立刻笑眯眯的走了过去,掏出烟递上。

    “标哥,这小子也不知从哪蹦出来的,买个东西非要在我这闹事,这事还请标哥管管。”

    光头唤作陈标,是这家菜市场的负责人,属于公务外聘人员,菜市场的许多事,他都有权利插手管。

    在这年代,像这样的人很多,除了菜市场之外,商场,批发市场等等都有。

    这是一个很多人,挤破头都想干的事,原因无他,油水非常足,没有强硬的关系,是不可能干上的。

    就比如这个菜市场,陈标做为管理菜市场的主任,凡是在这做生意的老板,哪个不得对他恭恭敬敬的?

    每月不仅要上烟上酒,除了原本的摊位费之外,还有一笔丰厚的管理费,另外连同他的亲戚在内。

    不管想吃什么,都用不着花钱,会有人自动将东西送给他。

    陈标在这菜市场的威望很高,除了他的关系之外,也因为他本人很凶。

    这人以前坐过牢,来到这以后,手下又养了一些马仔,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闻言,陈标先是打量了一眼陈广生,和这摊位老板不同,陈标的脑筋很聪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