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夜宿寒桥下(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秦老三的意思很明显,让陈广生做最后一次选择,到底是和胖子干,还是跟着他混,这点陈广生心知肚明,给出的回答也很直接。

    “好吧,广生,你是个人才,到县城了记得找我。”

    秦老三心中很不爽,但也没办法,总不能把陈广生绑过去吧。

    而且他认为陈广生和自己一样爱财如命,眼下不和他走,是因为可以在胖子这赚到钱。

    等这批鞋卖完,两个人肯定是各奔东西,到时自己在把他招来就是。

    所以两人很顺利的,离开了这个屋子。

    “三哥,这胖子真不是个玩意儿,身上竟然有这么多钱,还瞒了我们这么久,根本就没将三哥您放在眼里。”

    两人离开后,王小军凑到了正在抽闷烟的秦老三跟前,目光看着桌上的钱,目光有些凶狠。

    “还有那个陈广生,也不是什么好鸟,如果不是三哥您,他哪来鞋卖?”

    “砰!”

    秦老三猛的一拍桌子,将上面的白瓷缸都震了起来,直接把烟头朝王小军砸了过去。

    表情非常愤怒。

    “你们两个要是有点出息,老子用得着在乎他们吗?就算他们不是玩意儿又能怎么样,还能去抢吗,你要不怕蹲班房就去。”

    因为胖子的隐瞒,还有陈广生的拒绝,本就让秦老三心里头无比窝火,这两人看不清楚状况,还一个劲在旁边煽风点火,他 能给好脸色就怪了。

    王小军和王小勇对视了一眼,缩了缩脖子,不敢再罗嗦什么了。

    “不管怎么说,这回还是赚了几百块,也不用担心鞋子的事情查到我身上了,收拾下,明天我们就去县城。”

    另一边,陈广生和胖子出来后,最重要的,就是要去找住的地方。

    可他们的包袱这么大,也实在有些不方便,万一出了差错,倒卖这么多鞋,足够他俩喝一壶了。

    和后世不同,这个年份,铁树岭镇上的宾馆很少,而且很多都和政府挂钩,他们两个去那,就和羊入虎口没什么区别。

    租房子又太划不来,毕竟只在这待一两天。

    “广生,我记得镇上有个人民桥,下面的地方宽敞,不如我们就在那将就下吧。”

    找了半天也没合适的地方,胖子就随口提了一句。

    “去看看吧,要是行的话就在那。”

    陈广生也没什么好注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铁树岭乡的人民桥,可以说是此处的标志性建筑,下面是一条河,77年的时候建成的。

    河叫人民河,桥唤人民桥,当年为了挖河造桥,凡是铁树岭乡的人,家家都要来人干活,这是当初的马王公社负责的,每个人还会发放工分。

    人民桥是一座拱桥,长度约20米,距河有四米多高。

    “嘶,广生,咱还是换个地方吧,这太冷了。”

    桥下的地方着实不小,南北通风,可华国南方一到冬天,基本都吹东南风,加上这温度也将近零度了,他们两个身上又有汗。

    被冷风一吹,就像是被扔进了冰窟窿,胖子冻的直打哆嗦。

    “我们又不是没找,我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