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1991(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1991年冬,浙省阳市张家坝,除了少数几家水泥瓦房,更多的还是土屋,中间有一条土路,将村子劈成两半,分为上下两个自然庄。

    这大半个月来,陈广生终于接受了这件事,他重生了,回到了28年前。

    这是他出生的地方,在这,陈广生渡过了人生中最快乐的18年。

    19岁时,陈广生和许多青年一样,怀揣着梦想,来到了大城市打工,可很快,梦想就被现实所击溃。

    庸庸碌碌活到了46岁,临了还在图书馆做管理员,那晚他值夜班,图书馆突发大火,陈广生没来及跑,便成了火下亡魂,再醒来时,就成了这样。

    “哥哥,哥哥……”

    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让躺在草堆上的陈广生一骨碌爬了起来。

    来的是一个扎着两羊角小辫,约莫七八岁的小女孩,小脸蛋红扑扑的,边跑边哭。

    她叫陈广雪,今年八岁,比陈广生小了十岁,是他的亲妹子。

    这个时候的农村,虽说自改革开放以后,大锅饭的日子结束了,可全国农村都一样,也仅仅是解决温饱的问题而已。

    陈广雪穿着一身花袄子,又大又肥,像个皮球一样,两袖口处黑黢黢的,就像是硬邦邦的黑壳。

    这很正常,在农村袄子一穿就很久,甚至是一冬,大人们还好,但小孩儿只要一流鼻涕什么的,就会顺手一擦,久而久之,便会这样。

    “怎么了小雪,别怕,有哥哥在。”

    陈广生一把抱住了她,眼神无比温柔和疼爱。

    上辈子的陈广生活的很痛苦,并不是因为他是老光棍,而是他对不起自己的家人,因为自他离开张家坝,由于人生不顺,五年也没回过家。

    当他再次回去时,看到的却是两座孤零零的土坟,听村里人说,那是94年的一个雪夜,陈广雪突发高烧,他父亲就背着小妹去乡里的医院。

    没想到意外滑落了山崖,双双跌死,这件事,让陈广生一辈子都没走出来。

    幸好,老天重新给了他一个机会,这一世,陈广生绝不会让这种情况再发生。

    “哥,爸爸被人打了,流了好多血,呜呜……”

    小妮子满眼恐惧的说道。

    “什么?快带我去。”

    陈广生闻言,眼一下就红了,并且在努力的回忆那天的情况,可时间太久了,就是想不起来。

    陈广雪用袖子抹了抹泪儿,拉着陈广生就往家里去。

    张家坝,顾名思义,村里头张家是大姓,陈广生估算了下,约有七八成的人都姓张,他们陈家在这是单门独户。

    这时候的农村,法律意识什么的非常淡薄,什么事都是靠人,这就是所谓的“户家”。

    张家是大户,陈家是小户,所以很多事情上都会吃亏。

    陈广生家的两间土屋,在下庄的甩尾。

    等陈广生到的时候,外边已经围满了人,都是张家坝的村民,皆在交头接耳的说些什么。

    “让一让,都让开!”

    陈广生一下就急了,放下陈广雪后就往里冲,把人往外扒拉。

    “陈家大小子来了。”

    “屁大的孩子,他来又怎么样,今天谁来了都没用,这事必须得有个说法,凭什么他们家搞特殊?”

    陈广生没理会这些人,很快就冲到了最前面,可看到眼前的一幕,他眼珠子瞬间就红了。

    自己的爸爸陈长强,正捂着头坐在门口,鲜血不停从指缝流出,在他面前,还有两个三四十岁的男人,其中一个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